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

杀了熊老二与猫老三,陈浮神色平静,将头别过来看向顾杰,眼神里面的金色火焰刺目!

唰!

顾杰被陈浮注视,只感觉眼睛刺痛,后背惊起一层冷汗。%%%.wenxue6.com

他没想到,这次准备万全,还是没能弄死陈浮!

“要不是刘亮那头蠢猪,还能被陈浮反杀?”

顾杰咬牙切齿的看了一眼死得不能再死的刘亮尸体,暗自恼怒,在心底骂了句。

“顾杰!”

陈浮声音仿佛来自地狱里的修罗,带着无边杀意,一步一步逼向顾杰。

每迈出一步,顾杰心脏剧烈跳动,森冷的寒意打心底涌出。

“陈浮,不想死就站着别动!”

顾杰心底打了一个寒颤,急忙从腰间逃出一把枪指着陈浮的头,看见手里的枪他说话的底气不由大了几分。

之前陈浮带给他的恐惧,完全消失。

任由你再能打,武术在高,还能比得过现代武器?

然而。

“这就是你最后的底牌?”

陈浮淡淡说道,没有停下脚步。

“没错,要不是刘亮那头蠢猪,哪里还用得本少出手?”

顾杰心底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看到陈浮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额头觅出了豆大的汗珠,双手微微颤抖。

现在跟学校的打架不同,要是他一枪下去,陈浮必死无疑。

到底,他没有杀人过,心理素质并不过硬,怒吼道:“给我站住!”

“垃圾!”

陈浮见状,淡淡吐出这么两个字。

“你想死老子成全你。”顾杰眼睛里弥漫血丝,听到嘲讽直接扣了扳机,子弹‘嘭’的一声从枪口飞了出去。

陈浮目光一凝,没有惧怕的意思,在初步进入练气二层的时候,他就可以借助身法迷踪幻影步夺了林建邺的枪。

虽然其中有很大的水分存在,可到底还是做到了。

更遑论,现在他的实力快要突破练气三层,而且注意力集中在顾杰的身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眼里。

在顾杰扣了扳机的那一瞬间,他就动了起来,掠过了一抹视野不可捕捉的残影,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子弹。

“什么?”

顾杰眼珠子都要被惊掉了下来。

这是什么度?

比子弹还要快?

他心底一阵冰寒,连连扣动扳机将枪里弹夹的子弹打光。

噗噗噗!

子弹没有一命中目标,全都被陈浮躲了过去!

顾杰内心不经升出了一股绝望!

他看着陈浮的眼神,无比的惊恐。

“没子弹了?”

陈浮森寒的声音忽然想起了,眼神里面,是猫戏老鼠的光芒。

他要顾杰绝望!

“逃!”

顾杰想也不想把抢丢下往自己的车上跑去。

“想逃?你逃得了吗!”

陈浮嗤笑一声,身行一动,一米就跨越两三米的距离,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像拎小鸡仔提着顾杰。

“嘭”

陈浮将顾杰狠狠砸在坑坑洼洼的地上,对方的脑袋与脸与地面摩擦,磕破了额头,满脸血迹。

“不,陈浮,你不能杀我!”

顾杰爬了上去抱住陈浮的腿哀求道。

“在你绑了我雅姐的时候,你的下场,就早已经注定了。”陈浮淡淡道,心里面在此刻却是冷静了下来。

“我愿意拿钱买我的命!你要多少钱我都转给你!”

顾杰急忙说道,还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因为上次给陈浮转了帐的原因还有保留了对方银行卡号码。

嘟~~

陈浮的手机轻微地震动了一下,他看到一眼,银行卡的余额有将近七百多万。

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戏谑地看了眼顾杰。

“陈浮,我已经给你转了五百万,这已经是我全部的家当,用来买我的命。”

顾杰急忙说道。

五百万,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要是再多,他也拿不出来,只能向家族的人要。

“你的钱我就笑纳了,可是。”陈浮阴冷的笑了笑,停顿一下,眼神忽然射出了一道金色火焰。

这道火焰竟直接迸了出来,钻入顾杰的眼睛里面。

陈浮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啊!”顾杰急忙用手握住自己的双眼,在地面上打滚,撕心裂肺的惨叫在这片废弃停车场响彻。

陈浮听到,头皮麻。

直到顾杰躺在地面没动的时候,陈浮踢了他两脚,呢喃了句,“就这样死了?”

他蹲下来探了探顾杰是否还有呼吸,现顾杰没有死,但对方此刻眼神睁着,却没有任何的波动,茫然,无神,空洞……

就像是……植物人!

“那火焰到底是什么东西?莫非是我觉醒的神通?”陈浮想到了这种可能。

神通,只有突破练气境,达到了先天境,方才能诞生的厉害手段!

在练气境想要觉醒神通,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算了,暂时懒得去管。”陈浮甩掉脑海的想法,又看向战战兢兢的顾杰的手下,心底起了杀心。

若让这群人活着回去,肯定会泄露是他杀了人并且把顾杰弄成这样。

噗通!

顾杰的手下连忙跪着求饶,并且保证不会将今文学楼出去。

“你们带着人滚吧。”

这群人只是顾杰的手下,身不由己,没有直接伤害到徐雅,他也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

而且,这是一个法律社会,他的实力,也没有达到哪一个地步。

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估计会引起整个星城的轰动。

他还不想把事情闹的那么大!

“是是。”

这群人松了一口气,连忙把顾杰还有刘亮的尸体抬到商务大奔里,然后急忙开车离开,也不管那一辆保时捷。

陈浮回到车上,把徐雅抱在自己怀中,安慰道:“咱们回家,一切都结束了。”

“嗯。”

徐雅轻轻点点头,脸面残留惧怕之意,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哪里经过这残忍的一幕?

她看到陈浮与刘亮大战起来,人仿佛掉在悬崖上,提心吊胆,最后看到陈浮杀了刘亮,紧绷的心弦松了下来。

徐雅靠在陈浮怀中,闭着眼睛熟睡了,嘴角噙着有一抹笑容。

陈浮踩了油门开车离开这一处。

因为徐雅睡了,所有他开的很慢,花了一个小时他回到徐雅租的地方。

他拿出手机,看到宋嘉瑜与秦如烟打了许多电话和短信,就分别给两人回了条短信。

徐雅在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就醒了,看到陈浮拿着手机,不经意的撇了一眼,俏脸忽然一变,露出一抹黯淡,但随后脸上的表情就坚定起来。

“啊,雅姐,你醒了。”

陈浮连忙收回手机。

“嗯。咱们上去吧。”徐雅露出一个笑容,从陈浮怀中起来,然后说道。

陈浮把车停好,两人一起走进屋子里面,陈浮就搂住了徐雅,看车她眼睛说道:“雅姐,以后你还是不要去饭店了,把它关了吧。”

徐雅这次没有反对,反而是乖巧的点点头,两腮羞红,道:“小弟,我,我想把自己给你。”

陈浮一听,立马按捺不住了,腹中丹田的火焰又烧了起来,朝着徐雅的红唇问了过去,舌头滑进了徐雅嘴中,搅动她的粉舌。

良久,唇分。

徐雅两腮粉红,内心甜蜜,看着陈浮说道:“先去洗澡!”

陈浮点点头,救去冲了澡。

不多会,徐雅也洗好了,裹着浴巾,低着头走进陈浮的房间,上了他的床把浴巾揭开,露出了雪白的酮体。

陈浮虽然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眼神里面,闪过炽热的火焰。

“听说第一次,那个,很疼……你轻点。”

徐雅羞臊道,在陈浮耳边吐气如兰,处子体香让陈浮有些飘飘然。

他点点头,吻向了徐雅。

春色诱人,美人如玉在怀,陈浮哪里还忍受得了?

徐雅娇躯一颤,脸红的跟一团火烧云,双腿夹紧了几分,看得出来,她十分的紧张。

两人做足前戏,徐雅彻底迷离,声音带着魅惑诱人,说道:“要了我!”

陈浮听到这句话,心中的**激到了最大,丹田的那股火焰,化作熊熊烈火,体内的功法‘阴阳造化决’自行运转。

两人巫山**,彼此交融。

徐雅,成了真正的女人,成为了陈浮的女人。

(h.net)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