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禁忌校医

店长唯唯应是,还没动手,沈安宁已经气得甩门而去。

方锦然又交待了几句,跟了出去。看到沈安宁气鼓鼓地走在前面,他好气又好笑。

这丫头就是被纵坏的大小姐,一不合她的意思就闹脾气。她也就是命好,撞上他这么一个脾气好的老公。

“沈安宁,你多大岁数了,还跟小孩子一样闹脾气?我也是为你好,你每天穿成那样出门,不觉得有伤风化吗?”方锦然冲着沈安宁的背影说道。

沈安宁冷哼一声,加快脚步往前冲。

方锦然很是无奈,快步跟上她,拦住她的去路:“我才是一家之主,你必需听我的!”

“你做梦!我妈和我哥都不管我,凭什么我要被你管着?”沈安宁有自己的傲气。

每天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这是她最大的爱好,连爱好都被这个臭男人剥夺了,她活着有什么意思?

“从嫁给我的那一刻起,你的人生就已经被我接管了。我放纵了你三年,现在开始你得听我的!”方锦然也有自己的坚持。

他绝不能容忍自己爱的女人每天穿得这样花枝招展,被其他男人用眼睛吃豆腐,他受不了。

“你放屁,我才不听你的。”沈安宁被动地跟在方锦然身后,被他拉上了车。

“方锦然,我要休了你!”沈安宁气急败坏,朝方锦然吼道。

“你觉得你进了我的贼窝,还有可能出去吗?”方锦然好笑地反问。

“咱们走着瞧!”沈安宁冷哼一声。她就不信了,方锦然能一直在家监视她。只要他一走,她立刻换上自己喜欢的衣服。

她没想到的是,方锦然居然是个变态。如果她不换上长衣长裤,他就守着她,哪里都不去。她在家里不只一次看到秘书和主管来回奔跑,就是因为方锦然不去上班的缘故。

在家闷了好几天,一向坐不住的沈安宁有点受不了。可是对方锦然妥协,她又不甘心。

好不容易又憋了两天,她终于熬不住,乖乖换上方锦然准备的衣服。

方锦然看到她的一瞬,眼睛一亮,满意极了:“这样不是很漂亮吗?以后要穿暴露的衣服,在家穿给我看就行了。”

她的美丽,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观赏。

沈安宁冷笑一声,只当他在放屁。

在家闷了好几天的沈安宁一出家门,就跟被放出监牢一般,兴奋得快要跳起来。看她兴奋雀跃的样子,方锦然失笑摇头。

这丫头被沈家人保护得太好,就跟没长大的孩子一样,虽然娇纵任性了一点,但其实为人很单纯,是个缺心眼儿的丫头。

想到自己以前并不喜欢沈安宁,最后却因为跟她有了一夜的缘份,而被迫走进婚姻的殿常,便觉得人的缘分,妙不可言。

他又怎么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栽在这个自己曾看不起的女人手里?

“你干嘛笑成这样?”沈安宁一回头,就看到方锦然傻笑的模样,很是不解。

“只是庆幸当初被阿言抓奸正着,所以我才娶了你。”方锦然心有感慨地说道。

沈安宁也想起了当年那件乌龙事。如果说,那次她没有喝醉,没有跟方锦然睡在一起,没有被沈妄言逮个正着,她就不会和方锦然结婚了吧?

她偷偷看了方锦然一眼。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各方面都挺优秀。除却过去丰富了一点,在婚后对她还算可以。

如果生一个像方锦然这么好看的小男孩,是不是也挺好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头,她吓了一跳。她才不要生孩子,生孩子身材会变形,而且养孩子好累,看到游泳池那三个小不点就知道了。

可是吧,真要生一个好看又可爱的小宝宝,好像也不错?

“方锦然,要不咱们要个孩子吧。”这话没经过大脑过滤,就从沈安宁嘴里冒了出来。

方锦然一愣,看向沈安宁,“你愿意为我生孩子了?”

他以为,是因为她忘不了林落,她才不愿意给他生孩子。

“说得我以前好像不愿意为你生似的。我是怕怀孕身材变形,我这么爱漂亮,你又是个肤浅的,如果我胖了,身材变难看了,你在外面打野食,那我找谁哭去?”沈安宁的视线定格在方锦然的下面:“真不是说你,我觉得你就是这种不靠谱的男人。”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肤浅的男人?”方锦然眸色复杂地看着沈安宁。

“少来了,你敢说你不肤浅?你们这些人呐,除了我哥,没一个好的。我不只一次看到你左拥右抱的情景,当时我就在想,这么恶心的男人,换作是我,我才看不上。”沈安宁说完,上了自己的跑车。

在家里被关了几天,她第一次觉得上班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儿。

沈安宁开着跑车走远,方锦然怔在原地,还在想刚才沈安宁说过的话。

他以前并没有把沈安宁的话听进去,只道她是说说而已。如今回想自己过去的那段风流公子哥儿的岁月,他自己都觉得太荒谬。

哪怕后来沈安宁出国了,但她在没出国之前,经常到北安来找沈妄言。

沈妄言甩不开沈安宁的时候,就会带上沈安宁一起玩儿。那个时候,他们也没有在沈安宁跟前避讳。

所以说,他荒唐时的那些画面,都被沈安宁看在眼中,也记在了心里,而且一记就是这么多年。

或许这才是沈安宁不敢对他交心的真正的原因,哪怕是沈安宁对他有一点好感,她的心门也不敢对他完全敞开。

如果是这样,事情就大条了,他的前景不甚光明。

又怔站了许久,方锦然才驱车前往公司。这天他的工作效率不好,一心想着沈安宁那个女人。

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不可否认,他不只想要沈安宁这个人,更想要的是沈安宁的心。

他要她心里只装着他方锦然,完全抹除林落那个人的痕迹。

这天他早早下班,去到帝业集团等沈安宁下班。

沈安宁见到方锦然的一瞬,有点错愕,低声问:“你怎么又来了?”(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