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做人爱视频在线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enxue6.com

席若羽走开了好久,人来人往,我在原地等着、想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席若羽已经坐在了我旁边。我站起来,告诉他:“我们该走了。”席若羽拉住了我,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精心包装过的礼盒,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里是那件价格不菲的连衣裙。

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激动,而是赶紧问他这件衣服从哪儿来的。席若羽从冥界来人界,身上肯定不会有这么多钱买下这条裙子,即使他是冥主。

“拿来的。”他一脸正经地说道。

“爷爷说过,不是自己的,一分一毫都不能随便拿。我们赶紧还回去…;…;”

“那我们该大摇大摆地走回去,告诉店主我们回来还裙子?你猜结果会怎么样?”他不紧不慢地说着。

我懵了,连这种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挠着头发,眉头紧皱着。我已经慌了,万一店主报警了,席若羽会不会被抓走关在监狱里…;…;

席若羽却笑了起来,说:“冷颜,你别这么傻了好吗?我虽然从冥界来,人界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红乔已经给了钱,是你们人界用的人民币,不用担心我被抓走了…;…;”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席若羽嘲笑我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你会不会被警察抓走?你是不是会书上说的读心术?”

“呵呵呵,我是冥主,若一个普通人的心思我都看不透,如何统领整个冥界。”

“好好好,你厉害。”

然后我们两个就一前一后的走回了酒店。席若羽在身后的感觉,有点像时城的感觉,我好想他,他会和沐风晴好好地对不对。

回到酒店,我看到床,想到了睡觉的问题。

“席若羽,只有一张床,怎么睡?”

“一起。”

我的脸红了,他却一下躺在了床上,舒服地伸懒腰。我告诉席若羽,我睡沙发就好了,他也答应了。躺在沙发上,我仰头看着天花板,窗外的游魂还没有离去,我的思绪却早已翻涌。想着想着眼泪又控制不住了,我不敢抽泣,担心吵醒席若羽,他的身体才刚好了一点,需要休息。

我小声喊了一次席若羽的名字,他没有回答我,应该是睡着了。“都已经凌晨两点了…;”我看着钟表上的时间在心里感叹。我穿上一旁的外套,准备出去透透气。

我蹑手蹑脚地走着,生怕吵醒了席若羽。酒店的走廊很空旷,我曾经在关于灵异的书看过,住酒店千万不能住在走廊的最后一间房,因为容易招惹恶鬼,而我和席若羽的房间就是最后一间。

我有点害怕,退了回房间里。

看着床上安静睡着的席若羽,我的心里也踏实了一些。我脱掉外套盖在身上,雨又开始下了,游魂也陆续离去。我也渐渐进入了梦乡,这次我梦见的人是时城。

婚礼又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成了最不堪的人。我静静地看着他,他看着沐风晴,一脸宠溺的样子。时城拉着她的手越走越远,我不停地喊着时城的名字,却没得到一句回答。我瘫坐在地上,雨又像那天一样打在我身上,我泪如雨下。

从梦中惊醒过来,睡在床上的我眼泪浸湿了枕头。席若羽坐在床沿,拿着湿毛巾为我擦汗,用手轻轻擦着我的眼泪。

“席若羽,我…;”

“冷颜。”他打断了我的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突然间他把我拉进了怀里,紧紧地抱住了我。是因为我在梦里哭的原因吗?我告诉席若羽我没事的。

席若羽的声音沙哑了,身体也轻轻地抖动着。他抱着我哭了,在埋怨自己。

后来,我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睡去了,醒来时席若羽和我一起睡在了床上。我尴尬地赶紧跑下床,席若羽没醒,昨晚的泪痕也还没完全褪去。

我垂涎了席若羽的惊世之颜几分钟,又多带了几分尴尬走进了浴室,带着朦胧的双眼简单地洗漱完,呆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逐渐地镜子里的模样变了,变成了一副老婆婆的样子。我被吓退到墙壁上,老婆婆从镜子里爬了出来,样子也变得狰狞,白发掉落了一地。我睁大眼睛看着她,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你的血,果然好香…;…;”她用一种诡异的声音说着,全身的皮肉开始腐烂,露出了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恶臭。

她慢慢逼近我,用只剩下白骨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摸着我的脸,嘴里呢喃着:“名不虚传的倾城容颜,可惜了。今天死在我手里,也算是一种解脱…;…;”

说罢她嘴里的獠牙迅速往我脖子咬去。

千钧一发之际,无名指上的戒指发出了耀眼的光,老婆婆被打飞在地。她的身上瞬间散发出一种暗淡紫光,再一次向我扑了过来。

我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根本顾及不到逃跑,一道黑色的光从我眼前闪过,是席若羽。他看着我狼狈不堪的模样,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快速抱起我从窗台跳了下去。身后的老婆婆穷追不舍,我在席若羽的怀里根本不敢睁开眼,我只感受到风的速度。

直到席若羽把我放在床上,我才觉得我是活着的。我闭着眼睛,深呼吸着,慢慢才缓和了。

“那个老婆婆是什么鬼…;…;这里是…;…;”我看着周围熟悉的摆设,泪水又再次在眼眶里打滚。这里是家,我回家了。

门被推开了,是一脸憔悴的母亲。我赶紧下了床,跑过去抱住了她,母亲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了,她摸着我的脸,眼神里不是激动,而是顾虑和担忧。接着母亲关上了房门,和我坐在了凳子上。

“小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回来的?是有人帮你回来吗?”母亲焦急万分地说着,我看着她这样子,心里很开心,因为这里还有人会担心我,还有人会挂念我。

“妈妈,小颜是刚回来的,是他带我回来的。”我指着席若羽说。

可是母亲却说我在说胡话,整个房间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我茫然地看着席若羽,他却走开了。我和母亲说了很多,看着母亲满脸沟壑,我沉默了。她也知道我在时城婚礼的所作所为,母亲什么都没说,叹气之后就离开了。

母亲告诉我:千万不能出房间,不能让别人看见我,尤其是父亲。我随口答应了。

母亲走了后,席若羽回来了…;…;

“那个是灵妖妇,面目千变万化,以嗜血为生。她是怨念极大的游魂,生前必是处子之身,死后尸体受过极大的侮辱才会变成灵妖妇。她能找到你,背后肯定受人指示…;…;”

我听席若羽的话,已经完全傻掉了…;…;,假如不是戒指,我刚刚就死了对吗?此时手上的戒指就和平常的戒指一样,平静地戴在我手上…;…;

“冷颜,以我现在的灵力,我感知不到她在那,我也打不过她。召唤红乔和阴兵也已经来不及了,这房子有结界,我才不得已把你带回了这里,对不起…;…;”席若羽自责道。

我走到席若羽面前,抱住了他。我轻轻地靠在他的怀里,心里说:“席若羽,我该谢谢你。谢谢你在我身边,谢谢你陪我淋雨,谢谢你陪我逛街,谢谢你还愿意抱着我入睡,谢谢你带我逃跑,谢谢你不顾自己安危也要救我…;…;我知道我的病也是你治好的,不然你的灵力也不会损耗到连游魂也打不过。还有手上的戒指,谢谢你。你能听到我心里的话对吗?”

“冷颜…;…;”

我抬头笑着,席若羽也笑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