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大叔轻一点

灵江城西郊的小院子内,程天早已经回到自己的小住处,想到今天在方家所发生的一切,真的感到啼笑不已,自己雄赳赳气昂昂去赴宴,为的就是打探一番方家的底细,为什么盯上了自己,这一去倒好,直接把自己的终生大事给搭进去了。

在回来的路上,程天也将自己身上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处理掉了,换来的都是一千一千面额的玉片子,数了数差不多七八张,还有一些零散的一百面额的玉片子和百来颗灵石。除了这些就是几瓶开脉丹,这种东西程天可不敢再出手,一个聚气丸就差点把自己坑进去,一旦这开脉丹暴露,自己当真将麻烦大了,可不是仅仅灵江城,山岳灵派也很可能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想到开脉丹,程天觉得方家应该不会那么傻乎乎的去暴露,否则一个小家族怀璧其罪的下场也扛不住,现在担心的应该是李家那主仆二人了,他们可是现场见证了开脉丹的效果。

怎么想都无解,还是自己今天太冲动暴露了开脉丹,至于那李家两知情人,程天也没办法了,只能顺其自然,见机行事。想想还是提升修为要紧,程天也就不再多想,也不去摆弄星盘了,自己现在什么也不缺,缺的是时间和实力,也就不再去浪费灵石浏览星盘。

“叮!”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将修炼中的程天惊醒,这个是自己布置在小院内的一个小机关被触碰了,程天连忙小心起身悄悄的靠近窗口。

“老大!,咱们可能被发现了,没想到这小散修警惕之心如此之强,竟然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布下暗子,都怪我不小心触碰到了!”

“没事,被发现这就对了,你也别小瞧这些三教九流之辈的小散修,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即使发现了也没事,一个小小的铸脉三重的小家伙,咱们还不是手到擒来!”

“砰……”

马勒戈壁,又是暴力破门,自家小院外的门还没来的急修好,这次倒好连房门都给你破了,程天忍不住骂道!

“你们是什么人?”

透过朦脓的夜色,程天发现来者是一高瘦和矮胖的两人,都他妹的是铸脉四重的修为,这让程天打起鼓来,不知道又是什么人盯上自己了,难道是林豹的人?

“要你命的人?”那个矮胖子一开口,露出一口大黄牙,正有意无意的打量起程天屋内的摆设,暗暗查探这小子有没有布置什么机关之类的暗算自己。

“朋友,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要是打劫请自便,看上什么兄弟尽管拿走,要人命的话就不要吓唬人了!”程天心中飞速的想着眼前这一关怎么渡过,琢磨着自己真该待在方家的,好歹自己也是方家名誉上的女婿,更何况方正毅似乎默认了自己在他家过夜的。

自己怎么就那么矜持那么贱,干嘛不留在方府,还有美人儿暖床。

“小子,想什么呢?”高个子看这家伙竟然神游天外,压根不把自己二人放在眼里,这让生性多疑的二人愣在那里,并没有马上动手。

“呃呃,刚刚做了个春梦,还没回过味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程天也发觉自己走神了,红颜祸水,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那傻妞,连忙发挥他那嘴炮的作用转移敌人注意力,争取时间想办法化解目前的危机。。

“哈哈哈,这小子竟然在做春梦,好笑好笑!不知道梦中佳人是谁啊!”矮胖子顿时哈哈大笑,一脸猥琐的笑道。

“我说是方家那位大小姐,你们信吗?”

“这个我们信,谁不知道方大小姐是我们灵江城的第一大美女,山岳灵派内门弟子,同样是我们梦中情人!”矮胖子一脸猥琐的笑道:“别他妈的废话了,将聚气丸的配方交出来,要是配合的话老子给你个痛快,要是耍花招,那就得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配方?你们怎么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派你们过来,难道是城主府的那位?”程天非常慌张的说道,像是被说到短处,连连后退,一个踉跄不小心蹦到桌边的一个小瓶子,将其打翻在地上,其中的液体遇空气瞬间雾化,一丝一丝雾气起来,但是黑夜根本没人发现。

“小子倒是聪明,稍稍点拨就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不错,我想林豹那小子已经折在你手上了吧。”

“我就想不通了,没怎么招惹你们城主府,怎么就没完没了呢?不就是卖了几瓶聚气丸,你们要是感兴趣我这里还有几瓶都拿去,至于配方我真不知道,根本没见过那玩意。”

“独家秘方是你自己说的吧?没有秘方怎么会突然多出这么多瓶聚气丸,而且是刚刚出炉的新鲜货,不是近日炼制你又是从哪弄到,真把我们城主府的当傻子?”

“老大,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拿下带回城主府再说把,到时再硬的嘴只要程序走一轮下来,看他还敢这么满嘴炮仗!”高瘦子不耐烦道,猜测林豹栽在这小子手上,未免起变故,连忙催促道。

“也对,我他妈的跟你一个三重修为的小散修废什么话!”矮胖子也意识到了,连忙示意一起动手!

“呃……”

“呃什么呃,是不是感到头重脚轻四肢无力,一口力气也提不上来?”程天也感觉时间差不多,试探性的问道。

“你…你……什么时候动的手脚?”矮胖子一口气没提上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满是恐惧的问道。

“就这,化功散听说过吗?我这应该可以叫做化功液,一遇空气就会雾化,无色无味,吸入那么一丝丝,纵使铸脉五重的修为也要废掉,何况你们这两只铸脉四重的小虾米!”

“你够狠!”高廋矮胖两人都是一脸死灰,他们十分清楚化功散的药性,像自己只有铸脉四重的修为,沾上一丁点,要是不及时发现,一身修为尽皆化为乌有,可是这无色无味的化功液让人怎么防,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感觉自己的一身修为早就化去七七八八。

“两个傻逼,炼药师的房间也竟然敢乱闯,活该你们倒霉!”程天不屑的说道;“我说的不错把,外面的朋友既然这么聪明迟迟不现身,现在总可以现身一见吧!”

“看不出,你这小散修的手段还真行,怎么,方正毅那老匹夫没有留你过夜?”李寒辉主仆二人闪出身影来,连连拍手称精彩。

见到是李寒辉二人,程天的心陡然一颤,怕什么来什么,李寒辉这小子不说,铸脉四重和自己旗鼓相当,可李福那家奴可是实实在在的铸脉五重修为,自己这一劫怎么过?(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