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厨房双飞

一旁,娄欢提醒:“三天后将有日食发生,殿下届时应该还在海夷岛域,据闻海夷人不畏黑日,海童将军,真夜殿下与天朝使臣就请你尽力帮忙了。”对一名储君来说,能在日食发生时避开全蚀的片刻,还是比较令人安心的。

“相爷请放心,海童知道该怎么做。”

海女尊夫、尊地、尊海,对大自然的变化再熟悉不过。她们明白天象的变化只是某些必然的现象,日食不必然代表君王失德。但大多数的国家对日食都有些忌讳,天朝应该也不例外。

真夜倒是不怎么在意,他笑道:“我天朝对日食的处理确实相当慎重,但我个人以为,日食的发生未尝不是好事,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往往,比天灾更可怕,唯有时时省察自身的作为,才能避免无谓的灾祸。”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此时,沐清影带着岐州的水师将领一道走了过来。“陛下、相爷,船已经准备好了。”

娄欢点头。“有劳州牧了。”

“这是应该的。”沐清影恭敬地说。“小司马会代臣护送明光太子到海夷岛域。”他抬起头看了海童一眼,又道:“海童将军,后会有期了。”

“州牧心里想说的,应该是后会无期吧。”海童语带嘲弄,正想撇开脸时,就见到真夜身边那位美公子急匆匆往这儿赶来。

真夜也看见了。只一瞬间,海童就明白这位太子是如何看待那名女公子的。

这才是真正记挂一个人在心上的表现。

瞧,黄梨江才刚现身,真夜眼底的神采已跟前一刻完全不一样,只不知他自己知道否

匆忙赶到甲板上的黄梨江,一到场就发现自己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不禁有点严谨起来。“呃,殿下,您召见小人”

“可不是,”真夜凝视他仓促理装的美侍读,调侃道:“哪有主子都起身好一会儿了,带在身边的侍读却还在呼呼大睡的道理,更别说,我们是客,皇朝君臣是主,如今主人要离开了,客人怎能够不出来道一声再见”

尽管,她若真的睡晚了,也是因为他让她一整夜心绪不宁。

然而这些理由都不能成为借口。没反驳真夜,黄梨江恭顺地向皇朝君臣行礼问候:“陛下、相爷,请恕小臣来迟。”听说沐清影也将跟随麒麟返回岐州,她又首:“沐大人,这段时日,承蒙您照顾了。”

沐清影微笑颔首。

麒麟则笑道:“小梨子,你确定不归化我朝么以你这般人品,在我皇朝定能飞黄腾达,一世显贵。”

“承蒙陛下厚爱,但小臣在天朝一样能有飞黄腾达、一世显贵的机会。”

尽管早知道黄梨江会这么回答,可麒麟还是想逗逗她。

“要不,真夜你留下来,我是皇朝第一位女性帝王,应该也有权力像过去的国君一样,坐拥后宫众多美男。”话还未说完,连娄欢都微微皱眉,但麒麟丝毫不以为意,只笑着问:“如何你若愿意留下,我就在后宫里给你留个位置。”

真夜不答反问:“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问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美侍读黄梨江。

“说实话,殿下在天朝未必能像在皇朝这般逍遥自在,若能成为麒麟陛下的后宫男宠,必然十分惬意。“她这席话说得过于轻松了,这不是平时她会讲的话。果然,她接着说,“可惜身边天朝陪使,我们有责任护送殿下平安返国。”她回头呼喊:“带缘”

众人顺着她视线望去,只见带缘与龙英、朱钰站在一块,手上还拿着一捆粗绳,仿佛随时准备冒着死罪“以下犯上”。

“殿下是要随我等回国,还是留在皇朝,当一名后宫男宠”

“呵。”真夜笑了出声,忍不住伸手揉乱少女头发。“麒麟开玩笑的,你也当真”

黄梨江怎会不明白麒麟与真夜不是在开玩笑。可是身为随从,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转过身,她再度恭身行礼道:“小臣逾矩了,请陛下见谅。”

麒麟大方笑道:“真夜身边有你为他设想,我很替他庆幸。“不喜欢打官腔,她走上前,握住黄梨江双手,低声说着悄悄话:“小梨子,好好照顾他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会。”

“呃,陛”

“叫我麒麟。”

黄梨江叫不出口。麒麟用眼神再三催促,她才勉强喊了一次。“麒麟”

“好听极了我就爱自己名字从别人口中喊出来的感觉。”麒麟乐道,不意探触到一个绳状的东西,她了然于心道:“啊,是如意环呢,你可知道绳环的功效”

黄梨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

麒麟附耳低语:“戴上这环,可以长命百岁、退煞阻厄,运气好到挡都挡不住。你好好保管,日后定然能验证它的神效。”说罢,她带着掩不住的笑意走回娄太傅身边,愉快地道:“可以回去了。”

娄欢不自觉流露出一丝宠溺道:“谢天谢地。”

再三告别后,他带着麒麟与沐清影一起登上另一艘船,准备返回歧州,预备救日的行动。

而这头,分道驶往海夷岛域的船上,真夜有点无奈地看着带缘、龙英和朱钰一道卷起袖子,露出他昨晚送给他们的绳环。

四个人围成一圈,仔细比较着绳环款式的差异。

此时他们压根儿没想到,皇朝的如意环会在不久后,成为天朝王都最流行的奇物。

五日后,当他们穿过海夷岛域,来到岛域极西的临波港时,张将军已经在港边恭候使臣一行人。

真夜才上船便注意到。”张将军,为何船员们耳朵里都塞着棉花”

那将军回答:“启禀殿下,海女的歌声太难抵抗,不塞住耳朵,只怕船员们会弃船私逃。”

“原来如此。”真夜又问了一些天朝水师在海夷岛域发生的事,张将军治军严谨,因此尽管海女歌声动人,但仅有两个船员想留在海夷,不回去了。这两名船员在天朝时并未婚娶,家中也没有人等着他们回去,因此真夜叫来了那两人,仔细询问后,同意让他们留在海夷,与岛上女子共组家庭。

最后,真夜又问起:“我交代的事呢”他们希望这趟回航的路上,又发生先前那种脱衣验身的事。

“末将已将那鸟祭师移送到另外一艘使船上了,回程路上,殿下不会再看见他。”

“很好。那么,准备返航吧。”

返回天朝,去面对未来即将掀起的变数。

即将年满二十,在太庙前行冠礼的他,没有一件事情能逃避得了。该来的,总是会来。这段此生不会再有的海上旅程,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小梨子”他突然喊道。

“殿下”黄梨江飞快地出现在他视线内。在人前,她总习惯不叫他的名字,划清主徒的界线。

“小梨子。”他笑嘻嘻又喊一声。

只见他美侍读略拧起眉,方要正色以对,真夜却道:“真好,你在这里。”

“呃”什么意思黄梨江疑惑地看着真夜眼中一闪而逝的伤感。

“我有时忍不住会想,若有一天我回过头时,你不在我身后的话,我该怎么办”

“”

“小梨子。”他轻唤。”小梨子,你别恼,我只是有点儿”寂寞。

“有点儿怎么”黄梨江难掩关切地问。

“我头有点疼,你可以过来扶着我么”他可怜兮兮地说。

“是晕船么海童将军的定海丹很有效。”黄梨江边说着,边要从腰际的小药包里取丹药出来。

真夜微笑地按住她忙碌的小手。”先不要忙,丹药珍贵,这一趟回程的航路还要好一段时间,你和带缘容易晕船,那定海丹你好好收着。”

“可是,你不是说你有点头疼”

“也不一定就是晕船啊。”

“那,我去叫随行的太医。”

“不必,我知道该怎么治。”

“怎么治”

“你肩膀借我。”

“做什么”她警觉起来,迟疑地看着有过太多劣行记录的太子爷。

“你先说清楚要做什么。”

真放觉得他美侍读那略带防备的表情非常有意思。

真怕以后会看不到这么有意思的表情,怕她没办法永远都站在他的身后,让他一回过头就能看见她。

“我想回舱房躺一下,床枕不舒服,想借你肩膀靠一下。”他离开甲板,果真往舱房方向走去。

黄梨江追在他身后。”你床枕是从东宫里带出来的。”

当初就是怕他会认床,才会连同他惯睡的床枕也一并带出门。之前可没听他抱怨过床枕不舒服的事。

“所以说,以前就睡得不好了呀”真夜抱怨道。

“啊,是么你睡不好”所以才老是想要夜游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真夜耍着太子脾气,娇惯起来,大步走进他专用的船舱里。

“你不讲,我怎么会知道”黄梨江一路追进了舱房。

“我以为,你常陪我睡,应该会知道才是。”真夜往后坐在铺着软被的床榻上,耍着性子拆掉绑痛他头皮的束发,任黑发披散而下。”可见你根本没关心我。”

“我没关心你”这话他怎说得出口她黄梨江自四年前入东宫以来,可说为他尽心尽力,鞠躬尽瘁,就连陪睡这种事,她也都做了。已经做得这么多,而他竟然嫌不够,竟还敢在她面前如此傲娇

“不然你怎么不知道我会头痛的事”

“你说话老是颠三倒四,谁会信你。”

“小梨子,我真的有点头疼。”头疼是真的,不过此刻主要是因为束发太久的缘故。但这一点,她不必知道。

见真夜脸上果真有那么一丝痛苦,绞着手,片刻,她旋过身。”我还是去叫太医”

“别,”真夜一个箭步上前,手臂圈住亟欲离开的侍读,长腿同时一扫,踢上舱门。”不要麻烦,陪我躺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好一段时间没与她同睡了,等回到天朝后,或许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被人熊抱住,又听他语气有些哀求的意味,不该心软的,但黄梨江还是叹了口气。”好吧,可是只能躺一会儿喔。”否则太子和侍读大白天就窝在舱房里睡觉的事,若被别人知道了,铁定往歪处想。

真夜没想到她竟然真的答应了。

黄梨江回转过身,催促着有些呆愣的他,往后头床铺退去。

看着黄梨江俯身为他整理被褥时,真夜良心有点忐忑地道:“小梨子,我看还是算了,你的名节”

“我哪还有什么名节可言。”该睡的都睡过了,能做的也都做了。名节这种东西对她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她又不嫁人。

“话不能这么说你毕竟是个”真夜顿了一顿,才道:“是个名门子弟。”

她哪里还管得著名不名门。当她陪着真夜走完这一趟海路后,就算出身名门也不能改变她是真夜的侍读这样的事。已经没办法回头了,尽管真夜确实是个不怎么样的太子,但他待她极好,她也是明白的。

这叫她怎么开口,说她将离开他去赴考科举,不想一辈子只当一个没有力量的东宫侍读。

手脚爽利地铺好被褥,她脱鞋上床,扯掉束发,拉开软被一角,坐在床沿。

“快来呀,你不是想躺一会儿”她催促道。赶快躺完,赶快放她走。

明知道他的小梨子心里没有邪念,纯粹只是一时心软。

然而他是个即将成年的男子,而她又是个美人,此刻不仅披垂着一头极美的青丝坐在他床边,甚至还叫他”快一点”,实在很难不令人想入非非,蠢蠢欲动啊。

“你在磨蹭什么快过来呀”等不及他迟疑,她倏地起身,拉着太子爷一起滚上床铺。

将自己的手臂与肩膀大方借给真夜枕着,黄梨江半命令、半威协道:“要是等会儿你还会头疼,我就要去找太医过来了喔。”

“小梨子,别这么急。”真夜埋首她颈边,哭笑不得地道:“慢慢来会比较舒适。”

“我跟你睡,又不是为了我的舒适。”全然没想到这番话有多么引人遐思。

“那不然,是为了什么”真夜悄悄将手圈上她纤细的腰身,略翻过身躯,让两人得以并肩躺在床铺上。

“当然是为了你的舒适啊。”不然她何须这么牺牲

若非他说头疼以前他也说过头疼,可当时她没相信真夜说起话来,有时实在难分辨话中真假,但他晚上确实睡得不安稳,也许他说早起时会犯头疼,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带缘虽然伺候得十分周到,但这位大爷不见得每一件事都会让人知晓。万一他真有头疾又不说等一会儿还是去找太医过来看看吧。

心又软了。不仅让他枕着她的肩,另一只空闲的手还主动探进他发丝里,按摩他紧绷的头皮,令他连连发出愉悦的叹息。

“啊,小梨子,好舒服。”她果真伺候得他极为舒适,让他差点就要忘记了该把持的分寸。

她以指腹细心揉摩着他可能犯头疼的部位。”老是像个孩子一样,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好。”忍不住嘀咕。

真夜从没感觉这么轻松愉快过。他由着她嘀咕,也由着她宠惯他,她的每一个碰触,都温柔得教他几乎为之心痛。假如他不是太子,不是生在看似富贵奢华、实则人心险恶的皇家里,只是一名平凡人,可以尽情一切去实现年少时的梦想,该有多好

“小梨子,你喜欢我送你的如意环么”尽管不该问的,但还是忍不住想知道。

指尖动作稍停,她没费事去看还戴在自己腕上的绳环。

“你是说那人人有赏的绳环”回过神来。指尖抚过他长柳似的眉峰。这是一对毫无霸气的眉形,却意外地符合真夜的性了。

“呃,是啊。”人人有赏

“谢谢。”

“为什么道谢”

“很好看,我喜欢。”既然人人有赏,她也决定只把它当一般馈赠来看。

“那,好极。”真夜放松地闭起眼睛,困意无预期袭来。”我睡一个时辰就好,别让我昼寝太久”这是他入睡前最后说的一句话。

我明白。她心里如是说道。但真夜已经睡着了,她不想吵醒他。

做个好梦吧,真夜。

这趟漫长的海路之行像一场梦似的,等回到天朝,就是该醒来的时候了。

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