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女乡长地的男人们

“老婆,你在想什么?”他一个翻身,将她圈在怀里,低头俯瞰着她,三千青丝垂落,扫过她的脸颊。【 】

“我在想,如果我没有被红衣男子带到这个世界,是不是等一辈子都无法见到你了!”眼底闪过一丝痛楚,他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随即握住了她放在他心口的手。

“老婆,所以,你更要让我再亲亲。”

“你……不准,我好累。”

“老婆。”笑容敛起,他露出了一副很是期待的样子,赖在她的身上,“老婆,我很不舒服。”

“我比你更不舒服。”她的脸涨红到了耳根,昨夜的一切,依稀在存留在脑海之中,彻夜的追踪和缠绵,还有那要将她吞下去的索取。

“一下下就过去了,很快你就会很舒服。”他支起了小巴,很是无赖的说道。

“下去。”膝盖本能的一顶,力道不轻,双手用力一撑,她翻身而起,将他压在了下面。

“看来,老婆真的是热情似火啊!”他调侃道,身体也瞬间变得火热起来,一时之间,春意馥郁浓烈。

“老婆,疼吗?”身体仍旧是紧紧的切合着,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出来,贪婪的索取、进出。

“嗯。”她哼了一声,有气无力,她总算是明白了,他是怎么也不会放过她了。就像是得了糖块的小孩,得到一点甜头,就一直吃个不停,甚至还厚颜的想要更多。

“老婆,你喜欢我吗?”他笑的妖娆,低下头,轻轻的咬住她软嫩的耳垂,舌尖悄然的舔舐着,怀里的人顿时缩了一下,那细小的动作,让他的心情越加的畅快,也更加肆无忌惮的沿着耳根吻下去。

本要反抗一番,却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她发出一声乞求,“够了吧!”

“不够,怎么吃都不够!”他邪魅的咬着她的胸口,喃喃的说道。

她捧住他的脸,望着他,“不是来日方长吗?你昨晚不是也说了,要跟我过一辈子的!”

他微微一笑,捏了她一下鼻子,“我们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才可以在一起,你就不能满足一下我吗?”

“可是——”

“没有可是!”他霸道的说着,但是眼眸中只有温柔,冷霜儿看着头顶上的男子,这个男子虽然没有铭介的外表,但是却有着铭介的灵魂,他现在已经是自己的丈夫,在自己迷路的时候,会找她回家,甚至会在她生病的时候,侍候她。

有那么一丝的不可思议,这一切仿若还在她的梦境之中,但是——。他的分身动了一下,让她浑身战栗了一下,这样亲密的接触,这样紧密的切合,几乎能够感觉到他的血液为她而膨胀,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你何时这么霸道了!”这话说的有些娇嗔,但是心里面却是甜甜的。

“我的霸道只对你一个!我这一生也只有你一个妻子!poison,此生对你,不离不弃!”他眨了一下眼睛,等待着她的反应,幽深的眸子里面,此刻正泛起了涟漪,他的唇角轻扬,荡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冷霜儿一时之间竟有些看呆了。在他的眼眸中,她看到了一种情绪,那便是真诚。

“霜儿,你愿意吗?跟我一辈子?”半响没有看到她任何的情绪波动,他又问道。

眼中闪过一丝泪花,冷霜儿咬着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愿意。”

她寻找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找到他,现在,她又怎么舍得放手!

这样的幸福,即便是赔上了性命,她也要保护。

*

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身侧已经空去,冷霜儿换了一身衣衫,推门走了出去,刚想去喊红衣,突然一只箭破空而至,朝着冷霜儿就射了过来。快如闪电,迅捷无比。

“有刺客,保护王妃。”站在不远处的沐清,一把抓住腰间的长剑,就朝着冷霜儿这边冲来。

身后紧紧跟随的侍卫们,顿时也齐刷刷的跟了过来。

冷霜儿眼里冷光一闪,一个侧身躲过了袭击。箭落在了门上。

就在箭头插进门的那一瞬间,王府的高墙上从四面八方飞射出无数的利箭,每一只箭头都对准了冷霜儿。杀气狰狞,快如雷电,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冷霜儿一个翻身,躲进了屋子里面,将箭全都挡在了门外。而赶来的侍卫也没有闲着,只见银光闪动,与来势汹汹的利箭对上,那些箭悉数折翼落下地来。

冷霜儿回屋子里面,取来了软剑,重新推开门走了出去。将迎面而来的利箭,斩落。

就在这个时候,沐铭带着人马从别院赶了过来,看到冷霜儿没事,便松了一口气,“王妃,王爷不放心你,让我们过来看看!”

“我没事,王爷那边怎么样了!”

“来了一伙黑衣人,王爷让我赶过来,怕您遇到危险。”

冷霜儿顿时冷下了脸,这伙人针对的是整个王府,这一次究竟会是谁呢?

“王爷在哪?”说着,沐铭带路,冷霜儿沐清跟在后面,两队人马朝着玄烨的书房快步走去。

刺客不是很多,但是绝对是以一当百,几十个侍卫在那里,犹如砧板上的肉一般,一刀下去就没了人,就在冷霜儿赶到的那一刹那,就倒下去了十几个。

刺客们,此刻几近疯狂的朝着玄烨攻击过去,书房内早已经狼藉的一片,玄烨站在最里面,满身肃杀,身上血迹斑斑,那手上的剑,几乎成了血剑。

在他的身侧,沐玄在那里誓死保卫着,周围还围着十几个身材魁梧的猛士。双方激烈的厮杀着。看来那伙黑衣人的目标,是玄烨。

冷霜儿瞬间双眼赤红,狰狞的杀气从内散发而出。长剑纵横,来势奇快,瞬间一个生命便从冷霜儿的手上终结。

玄烨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poison。冷霜儿飞速狂奔而来,满身的杀气,笼罩在她的周身,就好像是地狱来的修罗,让人发自内心的恐惧。

沐铭、沐清、沐玄震惊的看着冷霜儿,这一刻,那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嗜血气息,让人不敢深呼吸,只有屏息膜拜的份了。

黑衣刺客胆寒了,刺客无外乎就是杀手,对于杀气是最为敏感的,那种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凌冽之气,有一种遇佛杀佛,遇神杀神的态势。

一时之间,所有的刺客将目标转移到了冷霜儿的身上,齐刷刷的朝着她扑面而去。

剑锋划过,狠戾而决绝。

一地尸首,一地血色。

冲在了玄烨的跟前,冷霜儿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吧?”

低头看着脸色平静,但是神色焦急的冷霜儿,玄烨拭去了她脸上的血渍,浅笑道,“我的实力,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这些都是他们的血!”

玄烨在穿越之前,在杀手界也是鼎鼎有名的,只不过他弹药专家的名气更大一些。

他的poison真的让他心暖,狠烈之后,冲到他面前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没事吧。那种感觉,真的很窝心。

双手捧住冷霜儿的小脸,玄烨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冷霜儿缓缓闭上眼睛,任由玄烨温柔的亲着,一边喃喃道,“没事就好。”

夜风吹拂,血气弥漫。书房内,沐清三兄弟看着一地的尸首,很是震惊。

“王妃好厉害!”

没有等到冷霜儿的答话,玄烨搂过冷霜儿的身子,得意的说道,“那是自然!”

冷霜儿莞尔一笑,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黑衣刺客,沉声说道,“他们究竟是何人?”

“还不清楚,不过不是天祁派来的。”玄烨压低了声音,正色说道。

这杀手的身手比云天启的人,弱上了几分,应该不是他派来的。

“不是他,那还会是谁?”冷霜儿皱了下眉头,到底是谁在打王府的主意。

“身材高大,比力惊人,不是天祁的人。”沐铭揭开刺客脸上的纱巾,蹲下说道。

这样高大的身材,在其他国来说,并不多见。冷霜儿回过头看着玄烨,玄烨却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微微挑眉,“这天下要我命的多了去了。”

此话一出,冷霜儿顿时明了,玄烨在这个时代太过于出色,已经成为了其他国家的眼中钉,“没事,有我在呢!”

玄烨闻言点头微笑,“我可没怕过,不过有你在,本王更是如虎添翼。”

“王爷,我们留下来收拾一下这里,你们先行离开。”沐清出声说道。

玄烨点了点头,拉过冷霜儿,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寂静的书房内传来破空之声,几颗拳头大小的球扔了进来,朝着玄烨闪电般的扑射。

“不好,是土弹!大家快跑出去!”冷霜儿扫了一眼,脸色一变,大吼出声。

同一时间,玄烨也认出了这武器,面色一沉,抓住冷霜儿的手,身形一闪,就朝着外面跑去。

“轰!”整个书房都被炸飞了,一时之间尘土飞扬,那骇人的杀伤力让人咋舌,冷霜儿趴掉了头上的尘土,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中一丝激愤一闪而过,玄烨也从地上爬了起来,“poison,除了你和我,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研制炸弹?”

“毒蛇!!她竟然还没有死!!”冷霜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毒蛇?!”

当冷霜儿将所有的事情告诉玄烨之后,他真的是百感交集,没有想到自己生平最痛恨的女人,竟然在这个异世成为了元身最爱的女人。他为了这个女人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竟然还要招到她的暗杀,看来这个女人若不是他亲手手刃,他的气消不了。

于是,玄烨派出了暗卫四处搜查毒蛇的下落,另一边他搞起了专长,研制出最烈的炸弹,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将一捆炸弹扔进了毒蛇下榻的别馆,那天夜里,火光漫天,像是染红的布,尖叫声喧哗声吵闹了一个夜晚,但是大火并没有因为喧闹声的停歇而停下来,整整烧了三天三夜,最终才熄灭。

三天之后,清理现场的人从废墟中,抬出了一个烧焦的女尸,以及十二个身材魁梧的男士,虽说从外貌上认不出那个女尸是否是毒蛇,但是她手腕上的金镯子,分明就是玄烨所送,毒蛇死了,真的是很解气。

因为玄烨研制出了炸弹,各国对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红衣男子带着他神秘的身份离开了西凉,他曾经对冷霜儿说过,他生则她生,他死则她也死,可是,他痛苦的时候,她却在另一个男子的怀里快乐,红衣男子整日把酒言欢,消沉度日,最终在一个月圆之夜,不慎跳入了荷花池中,淹死了。而那一天,冷霜儿正好临盆,当她生下孩子之后,便气力全无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玄烨站在屋子外面,听到孩子的啼哭声,以及传出的噩耗,悲愤的冲进屋子里去,那一天之后,玄烨便将孩子交给了自己的母后养育,而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冷霜儿待过的屋子里面,久久也不肯出来。

云天启得到了这个消息,顿时了悟,要称霸这个世界,除掉玄烨的机会来了,于是便命人送去了红衣男子的七彩魔球,玄烨也是讶异,云天启怎么会这么好心给他礼物,将手掌摸到了魔球的时候,七彩霞光照亮了整个屋子,刹那间,魔球上流光溢彩,玄烨拿起魔球放在手心中端看。

便瞧见魔球里,冷霜儿一身休闲的牛仔服,坐在咖啡厅里面独自喝着咖啡,她的神色有些哀伤,甚至是孤独,玄烨紧紧捏住了魔球,大声的呼唤着,“poison,回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址:http://6665697a772e636

手机请访问:http://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