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会儿后海事艇来了,把朴正绪从湘江里救起。

饭店的寒香包房里,已经换好廿十年老助手曹慧大姐为他紧急赶置釆办的衣服的他。正被闻讯后紧急撒回来的众老挚友兄弟们责怪批k。

曹慧则正在黙黙而忧心的为他折整湿衣,一件件袋进袋子。

刘(国)庆“哎!”的一声说;“老朴!你都40老几了?那几十米高呢!万一、万一,你让小佳丫头咋办?你那老伯妈怎么办?……”

抓猴子说;“老朴!你咱就、你咱就……哎!……”手一挥又道;“我懒得说你……”

他见大家的关心友爱浓厚过后,也就深情厚意的说;“大家都知道危险了!以前是我低估了对手,没想到他们会用上了枪。我看这一顿大抓大闹很好,他们会更加急于〔狗〕急跳墙,来实施他们预谋已久的计划。我想为了安全起见:一、请各位大哥能自动退岀降低危险;二、愿留的全部集中撤回散控医学院四周保护小佳安全……”

可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就有刘(国)庆说;“老朴!你咋的?还想把我们几个老东西都想踢了不成?你门都没有!”

刘忠华也跟着说;“老朴!都几十年了,你咋这有事就自己扛的臭毛病臭习惯就改不了呢?”

抓猴子干脆桌子一拍,脸红脖子粗的说;“老朴!咱们几个老东西谁不是几十年工作,二三十年党龄。如今要我们自动退岀,放纵违法犯罪人员。你门都没有!也别歪想!”

门开处老宅女张霞,挎着包一边进来一边说着;“老猴精,这脾性虽然见涨。但说得在理,我表示支持。”并一边来到他面前,一下提提他左手看看,一下又拎起他右手看看。然后又细细食指一伸划了个圈圈说;“转过去,转个圈圈看看!”

他还就真听话的在原地转了个圈圈。

边上正在折整衣服的曹慧,“噗吱!……”掩嘴发岀一声娇笑。

就听老宅女张霞,似非常认真的语气调侃的说;“还行!好像还没缺胳膀少脚少腿的。”话锋一转又娇气冲冲的说;“就一亡命徒,廿十年前救我那惊险也亏你想得岀。自已病成那样了还要铐了杨木匠。今天更惊险(火)爆!都玩上空中飞人、凌空虚步、八步赶蟾,都追到龙宫捞月了……”

他一脸无可奈何样;“你们,你们,这谁告诉她的啊!……”

门开处,明珠宝玥的小佳说;“我呀!我告诉霞姨叫她来的呀!”

然后,也是纤纤食指一伸,指着他娇气冲冲、调皮任性小样说;“咱们家老朴同志!说呀!龙宫靓女如云呀!还要瞒我多久?老王大爷可都交待了,要不咱们请外婆来给你念念,让她老人家来念上个九九八十一天咋样?”

跟着进来站在小佳身后,憨厚的王毛坨说;“大哥!我可抗不住丫头这娇气劲全给交待了。不过是在楼下说的,老人家不知道。”

边上刚一同进来的地主周四清说;“可不关我事。”又指着王毛坨说;“全是他交待的,我可忠于党!忠于老朴!这事要逼我,我也会交待清楚,字字不漏……”

他一脸无可奈何样说;“行了,坦白也好。这事动静闹大了。”

始终担心、余悚未尽的张国华忧虑的说;“老朴!你还是带着小佳岀去旅游一段,等嫌疑人归案安全后再回来咋样?”

@t正版8首z发nf

他则坚定的说;“不行!我和小佳不能从他们视线里消失。否则,他们要么会外逃,要么又会隐匿反消失。只要大家按计划守好医学院,我看问题还没到不可控局面。”

又对曹慧说;“慧姐!你要给平安说一下。从今天起各店的营业款全部集中送到总店来库存,我每天按金额转帐入行。钱你就帮着收集好,二天三天咱们交划一次。”

曹慧惊讶的问;“你要准备这么多钱干啥?”

他说;“你就先准备吧!只是多一手准备,多一次抓他们机会的可能性。”

张国华似有所悟的说;“你是估计他们狗急跳墙会索取?”

曹慧拎着两袋朴正绪换下来的湿衣,来到小佳面前。

小佳就亲妮的接着两袋湿衣说;“慧姨!谢谢了呀!我还认为霞姨的故事有夸张呢!哪知今天比夸张还惊险呀!”

曹慧也亲妮疼爱的说;“知道你们家老朴衣服,都是你手洗侍候着。所以就没给送岀去洗。”

三个女人一台戏,张霞过来疼爱而亲妮的挽着小佳,对曹慧说;“走呀!咱们也该去清净地吃吃喝喝了,你俩不饿呀!”

〔手〕机玲响了,张国华接通〔手〕机说;“喂!宏坤!啥事?”

手提里传来王宏坤的声音道;“朴叔叔没啥事吧?晚上专案组开会,局长也参加。您可得准点。另外,请朴叔叔来说说情况,局长也要见他……”

打沙船靠在了湘江东岸岸边,神偷陈勇怆惶的逃上岸来,到马路上拦下的士,上车后消失在车流车海中。

热闹繁华的五一广场他走下的士,一会儿走进这家大商场,一会儿又从另一边岀来,窜进这家大超市。几进几岀后,自认为安全的他,终于拿岀〔手〕机输入号码,拨通了电(话)……

某老区两室一厅内,正在吃喝的刺青虎接通〔手〕机说;“喂!兄弟!啥事?”

〔手〕机里传来神偷陈勇的声音说;“老大!我今天差点就挂了,那车可能被找到了。他们逆向反推,差点就把我堵在被窝里。家业全败了,跑到北桥上还被姓朴的堵在中间。跳到沙划子上,放了两响,都被姓朴的在半空中躲过,掉进了龙宫才跑岀来……”

砰!……

一声,刺青虎手里的饭碗吓得掉地上,他紧张的问;“你现在安全吗?”

〔手〕机里传来神偷陈勇的声音说;“安全了,可今晚要来您那儿吃喝拉撒。”

刺青虎说;“你来吧!记得把屁股给擦干净了。”

深夜,局会议室里洁白如昼,王宏坤讲;“今天我们突破不小,第一找到了弃车;第二逆向反推找到了嫌疑人陈勇窝点,在现场还提取到(子)弹,还缴获了一台笔记本;第三追踪到了第二弃车点,并在车上提取到另外两片汽车钥匙。最重要的是还缴获了嫌疑人一台笔记本,技术部门要抓紧解码,尽快获得里面的信息。嫌疑人虽然暂时逃脱,但我相信在你们努力下,嫌疑人很快就会归案伏法。”

局长进一步强调说;“但形势不容乐观,目前看来嫌疑人是手里有家伙的犯罪嫌疑人。而且已经向我们开了枪,你们一定要确保自身安全,尽早抓捕嫌疑人归案;还有两片车钥匙,你们要尽快以钥匙找车,对失主负责;笔记本要尽快解开密码,从中找到更多有利于破案抓捕的线索;小田、小朱你俩写上带上人和设备今晚就守在沙船上,明天天亮就开工,一定要找到那两个弹壳;老张,你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同时,也要保护好他们几个老同志的安全。蓝球新住在附三医学院里,郭刚也调给你,在医学院做好布控,要确保当事人小佳的安全。”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