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云燕城外,远离了尘世的纷扰,有这样一处山清水秀的钟灵之地。

云燕山脉,是一座连绵不断、纵贯数千里的大型山脉,其内植被葱郁,终年绿色覆盖,千奇百怪的生物出没往来,时有悚人的听闻从中传出,为云燕这座幽静的山脉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在这群山环抱之中,却有一座闻名遐迩的书院—云燕书院,它是南域最顶级的儒家学府之一,是读书人的净土。

在这里,只要一心向往儒道,不仅修士可以在此潜修儒法,不具灵脉的凡人也可在书院研习儒典。

这一日,天如碧波,万里无云。

一条百转的小路盘徊在深山之中,这是通往云燕书院唯一的道路。

这条路漫长而又孤僻,却又不乏行客,稀稀零零的人走在上面,净是些前去书院求经问道的儒生。

钟楠和胖子也在这行人之列。

不过他二人可不是去拜访书院的,而是别有目的。

“为什么我们放着遁术不用,要走过去?”

“听说这是一种习俗,代表了对儒道的尊重。”

“我靠,去******风俗,我又不是腐儒,管那么多干嘛?”

“入乡随俗吧,别惹麻烦。”

“那你自己走吧,我飞了。”

胖子身形一动,化为一道流光飞上天空。

钟楠无奈地叹了口气,虚空步迈出,一步就追上了胖子。

他打出一道黑色法诀,周身几丈处立时涌现了一团黑暗光芒,包裹住了两人。

“既然都不顾忌了,那索性放开点,我用虚空法术带你一起走。”

下一刻,两人在原地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却是几十里之外了。

这条通向云燕书院的小路上空,闪过一连串的黑光,速度骇人听闻,仅片刻间便走过了一半的路程。

两岸山峦叠嶂,山路崎岖坎坷,若是一步步走来,实是艰难。

但对于施展瞬移神通的钟楠来说,却是小菜一碟,没有任何难度。

又是在几个黑光闪烁之后,前方的视野骤然开阔。

在大山之中出现了一块平沃的腹地,林木葱郁,大片的建筑矗立其上。

这群建筑中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风格灵秀典雅,想来定是云燕书院无疑了。

果然,两人落到地面,步行临近,看到了一座古朴的石梁前挂着一个硕大的牌匾,上面飘逸灵动地写着‘云燕书院’四个大字。

这里环境清幽,适合潜心修行。

可以听到,一阵阵隐约的诵经声从书院内传出,使人浮躁的心在不知不觉中平静了下来。

见到有人拜访,有一身白袍的儒家弟子上前迎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欢迎二位拜会我云燕书院。”

钟楠两人忙上前施礼。

“兄台客气了。”

云燕书院乃儒家大派,南域顶尖势力,两人自然不敢无礼。

“今日是我书院阳荀大师开坛讲经,两位若有兴趣可随我前去一观。”

“呃……不必了。”

钟楠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门见山。

“我二人此次前来并非是为了拜会山门,而是有事相求。”

“哦?二人何事需要求我儒家,尽管说来。”

白袍儒生诧异。

“这个……需要面见书院的长老方能告知。”

钟楠此话有些无礼,但那儒家弟子显然是个修养极高的人,毫不在意,仍是客气的道:“那请二位在此稍候,我这就去通报书院长老。”

“有劳了。”

……

不多时,儒生引着一白眉老者来到了钟楠二人面前。

儒生先是向两人介绍道:“这位是我云燕书院的白贡长老。”

见这老者仙风道骨,周身有种大道返璞的韵味,钟楠便知定是了不得的大能者。

当下便对老者拜了一礼,“晚辈钟楠拜见白贡大师。”

胖子原本不是多礼之人,但鉴于对方是前辈高人,又在人家的地盘,也是有模有样的行了一礼。

“便是这位兄台有事相求于我书院。”儒生又是指着钟楠对白眉老者道。

见儒生介绍完毕,钟楠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白贡长老打断了。

“门庭之外,不是说话之地,两位小友请书院来。”白贡长老平和的说道。

……

一处环境清幽的水榭之上,几人正在交谈。

“哦,你竟然就是钟楠?”

“那这样说来,你是欲将无极图交予我云燕书院,再由我们通告天下,组织拍卖?”

“正是。”

“小友好算计。只是我云燕书院为何要帮你这个忙?此等招引祸乱之事,怕是没人愿意做的。”

白贡长老淡淡的道。

“望前辈恕罪,以晚辈能力,难保神兵不说,还会给自身引来杀身祸患。在下也是久闻儒家仁善,救济世人,这才在走投无路之时前来寻求帮助。”

“儒家虽以仁为本,但也不是天下之人的避难所,此事恐怕我云燕书院难以做到。”

“大师言之有理,但晚辈认为,此事对云燕书院来说并非有害无利,书院可以借此扬振声名,更加提升儒道的影响力。还望大师能够详加考虑。”

钟楠手心捏了把汗,内心十分紧张,能否说服儒门中人,是此事的关键。

“这样听起来也有些道理。但无极图乃远古神兵,价值无量,你就很放心我云燕书院吗……”

白贡长老话锋一转,别有深意的说道。

钟楠还未回答,一旁的胖子抢先说道:“儒门中人以信义为先,这是举世皆知的道理。如果连儒家都不能信过,那这世间就再无可信之人了。”

“说的好!信义确是我儒家教条之一,任何儒门中人都不可违背。”白贡长老赞赏的道。

钟楠心里暗赞胖子机智,但眼下仍不是放松之时,接着说道:“儒家晚辈自然信的过。况且我也有将无极图献与儒门之意,此等神兵威力莫测,若是落到奸恶之人手中,定是危害无穷,但由儒门保管,在下自当安心。届时拍卖会上,书院尽管出价便可,晚辈事后分文不取。”

“看不出你还是个博爱之人。”白贡长老似笑非笑地望着钟楠。

钟楠面上故作平淡,心下却是有些尴尬。他这样说,完全是为了让对方产生好感,可不是真的有什么博爱之心。他现在都自顾不暇呢,哪有心情去管别人?

“呵呵,小友心意我领了,无极图乃道家法器,我儒家是不会沾染的。”白贡长老风轻云淡的道。

“那……此事大师应允了?”钟楠最关心的是这个。

“事关重大,我还得与其他人商议一下。”白贡长老扬手飞出十几道信符,化作道道流光飞往四面八方。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所有信符陆续飞回,白贡长老一一查看,脸上露出了沉凝的神色。

钟楠内心忐忑,小心翼翼的道:“大师,结果如何了?”

似看出了钟楠的紧张心理,半晌后,白贡长老收起信符,笑着道:“你的运气不错,此事可成。”

“晚辈钟楠在此多谢大师,以及云燕书院诸位前贤!”

钟楠忙施大礼,他心悬的大石终于落地,这时喜不自胜。

“我观小友头脑聪慧、资质上佳,可有拜入我儒门之意?”

白贡长老突然这般说道。

“啊?这个……”

钟楠面露踌躇。他现在的志向已非书生,可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

“无妨,我儒家不强人所难。”

白贡长老看出了钟楠并无入儒门之心,当下摆了摆手,似不在意的道。

“晚辈心系儒道,但凡尘俗事牵扰。入儒道,只恐败了儒门声名,还望大师谅解。”

尽管对方并不强求,钟楠还是解释了一番。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