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五十章

一直到再度回到家,林景颜都没能回过神。

反应迟钝是一点,有些事情就算隐约能感觉到,也因为林然的冷淡反应而不敢确信。嫉妒吃醋并不能代表感情,有时候可能仅仅代表着独占欲。

以她现在和林然的关系,如果会错意,就实在太糟糕了。

可此时此刻,林景颜什么也不想想,什么也不想去猜测。

她沉浸在林然的话里,脑子也像中途烧短路了。

相较起来,林然就冷静的多。

吻完林景颜,他直接牵着林景颜的手上车,一路开回了家,只有在等待红灯时,不自觉牵住林景颜手的动作泄露了他的心情,也并非看起来那么镇静。

察觉今晚的林景颜格外的乖,林然停下车后,靠近她的脸颊吻了一下。

林景颜转过脸,张扬美丽的面容露出些许迷茫,像是从发呆中回过神,实在是很可爱,林然忍不住又吻了一下,才牵起她回家。

到家的时间也已经很晚。

“你先去洗还是我先?”

林景颜愣了一下,说:“我先吧。”

澡洗了很久,林景颜才姗姗来迟出来,躺在床上感觉没过多久,林然也从浴室里出来。

平时大概是工作需要,林然的头发都会梳的一丝不苟,有时候还会故意向后梳露出额头,这样能让他那张年轻的脸显得更成熟可靠一些,但现在他穿着棉质的居家服,湿润的黑发擦得凌乱,发梢还一滴滴落着水,看起来和念大学时没什么分别。

林景颜看着他,慢慢坐起来,问:“要我帮你吹头发么?”

林然愣了一下,干脆回答:“好。”

吹风机插上电,吹拂起嗡嗡的热风,林景颜梳理头发的动作轻柔的就像爱抚,一根根缓慢穿过林然的黑发,让水分顺着风被蒸干。

气氛宁静而安谧。

林然的发质很好,无论什么时候,摸起来都像丝绸一样柔顺。

洗发露的味道混合着林然身上清新的气息蔓延过来,林景颜很想就这么静止下去。

“我以前……”她犹豫着开口。

“嗯?”

“……好像偶尔也会这么做。”

“嗯,我记得。”这次是含着笑意的。

林然没有吹头发的习惯,洗完头都是任由水顺发梢流淌,性感是性感,但林景颜总担心他会感冒,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只要有机会她就会顺手帮林然吹干头发,举手小事,后来连回忆都变成了奢望。

不后悔,但终究还是有遗憾,有亏欠。

直到把林然的头发吹得干燥清爽,胸口跌宕的情绪让林景颜忍不住趴在林然背上,脸埋进他的肩窝,低声开口:“对不起,当年的离开。”

重逢这么久,也没找到机会诚恳的道过一次歉。

愧怀太多,便觉得语言十足苍白,但也不能因此去逃避自己该承受的事情。

“那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有问题,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怎么赚更多的钱,却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林然温和的声音沉沉说着,“我很恨我父亲,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话,那时候的我还不是能负担起一个家的男人。”

林然的声音越是平静,林景颜就越是难过。

“你已经很努力了。”连轴转拼了命的在工作。

林然轻轻摇头:“让你和我在一起,原本是为了给你幸福,结果却让你越来越痛苦……”

“不是的,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幸福,哪怕是父母反对我们的事情,我也从来不后悔和你在一起这件事。”手臂收紧,林景颜在林然的肩窝蹭了蹭:“我后悔的只是为什么不能早点察觉到你的感情,早点在一起。”

再年轻一点的她肯定会更有勇气和林然一起承担这件事。

林然握住了她的手,温度由掌间一直传递过来。

事到如今才发现,之前在纠结的自己有多么愚蠢,与其猜测痛苦,不如老老实实坦率的说出自己的心情。

因为对方可能和你做着相同的事情。

有些事,不说出来,谁也不会知道。

更何况,林景颜在心口轻叹了一声,自己原本就是坦率直接的性格,只能说身在局中,身不由己……爱情果然是会让人变得不像自己的。

“这四年来,只要一闲下来,脑海里就会不自觉的想起你。能回来再见到你,和你结婚,其实我很开心。”林景颜低声说,握住她的手紧了紧,“林然,我们真的在一起好不好?像对正常夫妻那样。”

“好。”

几乎是即刻就收到了回应。

林然的声音如此温柔,和窗前流淌的月光一样,温温和和侵入心脾。

***

灿烂明媚的大晴天,光线射落在被褥上有种被阳光烘烤过的味道。

一场好眠,一夜无梦。

林景颜大大伸了一个懒腰,头脑还有些迷糊,手却先触碰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随后身体也被卷过去抱住,自然而然的蜷缩在林然的怀里。

对着近在咫尺林然的脸,林景颜足足愣了三分钟,才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因为太过美好,她还一度怀疑是梦境。

直到林然扑朔着睫羽,睁开双眼,对她道了声:“早安。”

她才确信,这是现实。

林然的眸子已经完全温柔下来,是当年她所熟悉的样子。

他们是真的和好了。

她凝视着林然的容颜,觉得一直以来萦绕在心头的愁苦担忧全都消散开,是真的很喜欢他吧,林景颜再次确定。

林然的手顺着林景颜的长发抚摸而下,轻轻触碰到林景颜的脸颊。

温柔的,深情的,小心的。

若有温度的视线让林景颜不自觉的身体温度上升。

想接吻,好想接吻,重逢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念头,就算连床都上过不少次,可那不过是身体需求,而现在才真正是感情需求。

刚想到这里,就发现唇被覆盖住了。

心脏在一瞬间抽紧。

周身全部感官都是属于林然的气息,带着他的温度,有一点强势,但更多是温柔,唇舌交缠,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紧绷的连脚趾都蜷紧,林景颜觉得自己仿佛要融化了。

闲散的周末,早餐自然是睡过去了,午餐林然下厨,林景颜本想打打下手,遭到拒绝之后,她灵机一动,从画室搬来了画板,放在厨房一角,对着林然忙碌的身影勾勾画画。

眯着眼睛用铅笔丈量林然的身材比例,林景颜不知不觉的扬起了嘴角。

“在笑什么?”林然切着菜问她。

林景颜直接道:“笑你好看呗。”

林然也忍俊不禁。

明明也没有过多的亲昵与对话,说通之后,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的气氛却截然不同,不再冷漠压抑,反而若有似无的弥漫着甜蜜的氛围。

等林然做好,林景颜的速写也画的差不多。

林然擦干净手指,走过来看了一眼,画面上的人半垂着视线切菜,侧颜的轮廓清晰而优美,窗外的光线洒下了大片的高光,看起来慵懒又美好。

林然牵起林景颜的手,吻了一下,笑:“吃饭吧,我的画家。”

饭后,林景颜坐在客厅,看一部古代绘画的纪录片,林然坐在她身边。

节目她看得兴致勃勃,其他人却未必感兴趣,她转头对林然道:“你要是不喜欢看,不用勉强陪我,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不会,很有趣。”林然冲她笑笑,“不过我有些地方不太明白,比如……”

“那里啊……”林景颜兴致勃勃的替林然讲解起来。

原本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习惯关系的变化,相处下来才发现,那些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转变起来也自然而然。

不论是什么事,和爱的人在一起,就会开心好几倍。

看完纪录片,是怀旧的电影剧场,两个人都没有离开沙发的意思,就顺着继续看了下去。

中途林景颜还去冰箱拿了两罐啤酒,边喝边看,实在太过慵懒,她渐渐靠向林然的身上,直到最后枕上林然的膝盖。林然安然受之,边看电影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林景颜的长发,他的动作让人觉得很舒服,林景颜的脑袋蹭动,轻声叹喟。

就在二十四小时之前,她绝对想象不到,能和林然变成现在这样。

回想起重逢以来,这长久的互相冷淡折磨,林景颜仍觉得有些后怕。

如果不是有安安把他们两个人维系在一起,如果不是林然的坚持与主动,如果他们没能说清楚……那么可能误会不会解开,他们的关系永远都不会缓和改变。

现在简直有种幸福过头的感觉。

她又在林然的身上蹭了蹭:“林然,我现在好庆幸。”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我也是。”

有些事情总是后知后觉。

“林然,我好像一直没告诉你一件事。”林景颜仰头凝视林然,忽然觉得一阵轻松,想说的话也顺理成章的出口。

从前至多是在林然表白的时候,说一句我也是,却没有勇气直截了当的表达感情。

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实际上林景颜对于感情相当敏感,总觉得有些话一旦脱口而出就仿佛将主动权和真心都交付到对方手中,宛若承诺,所以格外郑重。

然而,就连当年和季铭交往被恋爱冲昏脑子时也没有说过的肉麻话,此刻……

“我爱你。”

林然震了一下,猛地低下头。

林景颜的呼吸瞬间被剥夺了,和之前的温柔完全不同,强势、激烈、侵占欲浓烈,除了林然铺天盖地的吻,她感觉不到任何其他。

心脏承受不能般的剧烈地跳动,吻焦灼而热切,林景颜被林然压着倒向沙发,窒息且大脑昏沉。

沉醉在欲望里,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

晚餐时间因为太迟,最后还是林然去便利店随便买了点三明治和奶茶。

林景颜想起床,反倒被林然按进怀里,他举着撕掉包装纸的三明治送到林景颜嘴边。

这动作实在有点肉麻,林景颜老脸一红,抬手准备接过:“我自己吃就行了。”虽然体力告罄,但拿个三明治的力气还是有的。

不料,遭到了林然的拒绝。

他的声音低低柔柔:“我想喂你。”他补充,“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

林景颜纠结了片刻,自暴自弃地张嘴在三明治上咬下了一口。

这生活真是糜烂啊。

吃东西的时候,林景颜想起另一件事。

“你是真的打算辞职么?”

林然点头:“嗯。”

“什么时候?”

“就这一两个月,交接起来可能会耽误一段时间。”

林景颜在心里欢呼,之前林然的工作有多忙她也见识过,就算现在还是三天两头要出差,而现在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和林然腻着。

她转头偷瞄林然:“如果我说我很开心,你会生气么?”毕竟林然要放弃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而且再怎么说他也做了三四年。

林然笑:“当然不会,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份工作。”

“那你有……新的安排么?”

“目前还没有。”

林景颜爬起身,抱住林然,冲他笑得开怀:“那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工作也可以,没钱我养你。”

林然笑得眼睛弯成一轮星月,他说:“好啊。”

***

最近林籽安总觉得自己的爸爸妈妈有什么地方不对。

她是个敏锐的小孩子,之前她总会看到妈妈在不经意的时候悄悄叹气,但现在妈妈对着一盆盆栽发呆都能傻笑起来。

至于爸爸,林籽安就有些不满了。

过去爸爸总是花更多时间陪她,逗她玩,但现在他陪她玩的时间锐减,大部分时间他都跑去陪妈妈玩。

妈妈之前明明不是很喜欢爸爸的,林籽安觉得有点委屈。

明明是她喜欢爸爸,所以妈妈才让爸爸留在身边的。

但看着爸爸妈妈关系缓和,她又有些开心,之前她一直担心妈妈不喜欢爸爸,会把爸爸撵走,现在来看明显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她转念一想,爸爸一定是为了能长久的留在她身边,才这么辛苦去讨好妈妈的。

想通之后,林籽安忍不住用忍辱负重的眼光看着林然,还主动给他们留出相处时间,不去打扰他们。

三岁的林籽安,为了自己的爸妈,可真是操碎了心。

“你有没有觉得安安最近特别乖?”

林然想了想:“大概是为了不打扰我们,我们的女儿真是特别懂事。”

林景颜深以为然点头。

周末,林景颜和林然带着早就嚷嚷要去的安安去了游乐场,小女孩一手牵着妈妈,一手看地图,按图索骥的找游玩点。大概是第一次和爸妈一起出门,她兴致高的出奇,一蹦一跳,两个马尾辫在空中甩来甩去。

林然戴了帽子和墨镜,所幸游乐场人多,没被人发现。

只是他替安安买甜筒冰淇淋的时候,林景颜还是听见边上有女生窃窃私语的说那边那个男的长得好帅,和个明星长得好像,但是想不起名字。

林景颜吓了一跳,忙催促林然赶快走。

一天结束,天快黑的时候,一家三口坐上了最后一站摩天轮。

“景颜……”林然似乎有些犹豫,“你生日的时候我们来过这里,你还记得……么?”

“我想想……”

林然垂下眸,说:“不记得也没关系。”

“哈哈哈。”林景颜大笑,从衣领里取出一条白金项链,“骗你的,怎么可能不记得……喏,这是你那时候送我的生日礼物项链,我可是特地翻出来的。”

本来趴在窗口的安安扭过头,看着他俩,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爸爸妈妈,你们……认识多久了啊?”

林景颜想:“十几年了吧……”

“十四年零七个月。”

“诶?你记得这么清楚?”

林然笑而不语。

安安:“=口=……”那不是比我还大!

回去的路上,林籽安一路闷闷不乐。

“安安,怎么了?”

“没什么……”小女孩失落的拎着在游乐园里买的玩具兔子。

爸爸妈妈居然背着她认识了这么久……

绞尽脑汁终于从安安那里弄明白她到底在纠结什么,林景颜和林然不由啼笑皆非。

林然亲了亲自个女儿烦恼的额头,说:“没关系,安安,从今天开始,我们还会有很多个十四年,一次一次过下去,前面的十四年根本不算什么。”

“真的吗?”林籽安转头求助似的看向林景颜。

林景颜含笑点头。

***

乐极生悲的事很快发生。

林景颜觉得摩天轮真的是个flag,第一次他们坐摩天轮,没几天之后他们的关系就被父母发现,而这一次,才过了不到一天,就有人在微博上曝光了她的林然一家三口去游乐场的照片。

连个女友传闻都没有的林然居然有了妻子和孩子,不谙于一场轩然大波。

无数林然的粉丝涌到他的微博下求证,一大帮八卦者对着那张模糊的照片猜测女主角的身份,是哪个女明星、模特,又或是哪家的名媛?

林景颜跟林然说完,正准备和他商量一下怎么办,就见坐在她身边的林然干脆利落在微博上承认自己已结婚生子,还丢了另一颗重磅炸弹,表示自己不日会辞职,他很爱自己的妻子孩子,希望网友和媒体不要去打扰他的私人生活。

“别担心,什么影响都不会有。”发完,他打了几个电话,冲林景颜笑笑,完全没有在担忧的样子。

果然,第二天,一对炙手可热的当红男女明星在微博公布恋情,所有媒体和网友的关注点都转移到了那里,留在这里的关注少的可怜。而且林景颜发现,似乎主流的娱乐媒体都没有曝光这件事,网友的讨论也几乎都是站在林然这边的祝福声,并且谴责了曝光他人私生活的网友。

林然解释:“公关手段。”

还记得当年他被曝光,被不胜其扰的骚扰到学校,甚至没办法不得不住到林景颜家,现在的林然已经不用依赖逃避手段,而可以正面解决。

的确是不一样了。

林景颜看着林然那张干净俊秀的面容,他依然有温柔的微笑,依然会用温和的声音说话,但他不再是躲在象牙塔里的王子,而变成了运筹帷幄的国王。

不过这个事件后,林景颜还是收到了不少电话。

首先是许如琪的,她在电话那头,声音温婉:“你过得开心就好,安安照顾不过来,随时可以让妈妈帮你带。”

其次,是温蝶的,她笑着说:“看来我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林景颜点头。

“那你们还要补办婚礼吗?我可红包都准备好了。”

“婚礼暂时还没计划,不过婚纱可能还是要补照的。”

“那我也要陪你去挑婚纱!”

“好呀,没问题!”林景颜干脆应下,闺蜜就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让你觉得内心温暖,可惜……可惜……温蝶这么好的女孩子,却没有遇到适合的良人。

此外,林景颜还收到了久未联络的唐若言的电话。

她离职后,起初两人还会偶尔发个短信,听唐若言抱怨新上司没能力还总拿职位压他,林景颜则痛骂林深没人性,后来彼此都忙,也就联系渐疏。

“恭喜修成正果,照片上我一眼就认出是你。”

“你竟然还有时间看这种八卦。”

唐若言的声音无限烦恼:“你不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么?”

林景颜秒答:“我怎么会知道!”

“你辞职之后大概不到一年我也跳槽了。”

“哦,现在哪高就呢?”

唐若言报了个业界大鳄的娱乐公司名字。

林景颜惊愕:“你去做艺人了?”

“也差不远吧,艺人经纪人。”

“……差很远好吗!”林景颜忍不住道,“不过,你在做谁的经纪人?”

从广告公司跳槽到娱乐公司,也不算太离谱,只是她比较难以想象唐若言为某个人跑前跑后操心的样子。

“一个的大小姐。”

“女艺人……?你……不是打着监守自盗的念头吧。”

“怎么会。我看起来像这么没节操的人吗?”

“像。”

唐若言在电话那头佯装受伤:“没想到在我前上司面前我竟然是这样的人,我的心碎了。”

林景颜忍不住笑:“四年过去,你还是老样子。记得当年某人就告诉我自己想定下来,现在呢?”

“已婚妇女不要持婚伤人。”唐某人在电话那端沉吟了一下,毫无节操地说:“既然这么关心我的话,我记得你是生了个女儿,要不要问小姑娘有没有兴趣嫁给一个大她二十多岁的帅大叔?”

林景颜:“……”好吧,她输了。

唐若言笑得很开心,似乎还想说什么,那头突然传来一个骄矜的女声,嚷嚷着要她的经纪人,唐若言闻言声音里夹了几分无奈却又并非全然的不甘愿:“颜姐,我先忙了……给我个地址吧,我给你寄个新婚礼物。”

最令人意外的是,时隔半个月后,她在去照婚纱照的路上,接到了另一个同学的电话,问她季铭的葬礼去不去。

林景颜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但再次确认,仍然是相同的答复。

季铭死了,一个多月前离世,死因是胃癌。

林景颜记得季铭曾经因为胃病入院过,却不知道最后会变得这么严重。

拍婚纱照的时候,林景颜始终有些恍惚,林然敏锐的发现,问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林景颜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林然,她知道对于林然来说季铭始终是个梗在喉中的刺,在犹豫的时候突然想起他们之前种种错失,都是因为缺乏沟通,便坚定下来,将事情告诉了林然。

林然听后,果然沉默了起来。

林景颜有些提心吊胆,她握住林然的手说:“我对他已经没有爱情了,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这是真心话。

又沉默了一会,林然说:“你去,我陪你一起。”

林景颜摇摇头,说:“你不想我去的话,我就不去,我就当不……”

“会遗憾吧。”林然缓缓抬头看她,眼睛里不是没有难过,但他还是浅浅笑了起来,“骗不了你,我很介意季铭,到现在还在介意。只是,我也知道他曾经对你很重要,如果你不去势必会遗憾,我知道你现在爱的是我,我不希望我们因为这种事情有隔阂,更何况……更一个死人计较吃醋,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

林景颜用力摇头:“不……”

她抱住林然,胸口闷得难受,这一次,却是为了林然心疼。

林然亲了亲林景颜的鼻子,笑:“去跟他道个别吧。”

大约是因为之前组织过活动的缘故,葬礼上去了不少同学。

看到林然和林景颜,倒都没有说什么,都是在感慨季铭英年早逝的事情。林景颜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新闻上她和林然的事情,也没好意思问。

到了现场才了解到更详细的原因,季铭的胃癌是因为饮食不规律和积劳成疾、压力过大所致,手术后几天还算恢复良好,没想到突然并发症发作,胃部大出血,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等葬礼结束,林景颜刚想走,就被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叫住:“林小姐,是林景颜小姐吗?”

“你是……?”

“我是季铭季先生的律师,季先生生前立过遗嘱,除去捐赠和慈善的部分,他将剩下的财产都留给了您。”

“他的父母……”

“季先生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他也没有妻子和孩子。”

然而这一点也无法令人开心起来。

林景颜攥紧林然的手,说:“抱歉,这些财产我不能要。如果可以,能把这些财产都捐献出去吗?以季先生的名义。”

律师先生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林景颜会是这种回答,他强调了一遍:“您确定?季先生的遗产包括他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不动产……加起来可能有八位……”

“我确定。”

回去的路上,林景颜很努力的攥紧林然的手,小心翼翼问他:“……你生气了么?”

林然原本沉着的面孔笑了:“……留遗产是他做的,又不是你做的,我为什么要生气。”他反握住林景颜的手,说:“我就算生气,也是在气自己而已。”

“……为什么?”

林景颜听见林然第一次用恶狠狠的语气说:“我根本就不该给他机会——我应该在你上大学之前就先跟你表白。”

“可……那时候你才初三啊?”

“你父亲那时候就鼓励过我。”

“我父亲?”林景颜愣了愣:“你见过他?”

“嗯。”林然把当年他和林亦桑的对话一五一十告诉林景颜。

林景颜听完,实在忍俊不禁,没想到他爹那么早就开始误人子弟:“噗哈哈……果然是他的风格。”

林然沉声:“我现在很后悔没有早点听岳父的话。”

再深爱,开不了口也没有任何意义。

说出口,就算希望渺茫至少还有希望,不说出口,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婚纱照拍好,林然定制了一个大相框,把两个人选出来最好看的那张放在卧室中央。

谁知道安安看到后开始抗议,说怎么可以不带她拍,于是三个人只好重新找时间又拍了一套。

林景颜戴的婚戒还是当年林然送她的那个,林然有心想买个新戒指给她,林景颜却笑着表示,这个就已经足够,虽然简单,但她已经戴习惯了。

辞职后,林然闲在家。

林景颜画画,林然看书,日子过的惬意又甜蜜。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太过闲的缘故,林景颜一时兴趣还登陆了当年和林然一起玩的网游账号。

林然自然也陪着她登陆。

四年过去,游戏还依旧坚挺着,不过内容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最高级别往上升了不少,画面也优化了很多,角色形象更加符合时下的潮流,玩法上也做了更多的改动和变更……原本是大神号的rozy显然也被淘汰了。

林景颜转头问林然:“你……技术还在吗?”

林然干脆利落的干掉了两只敌对联盟的红名:“应该吧。”

林景颜笑了笑,操控着角色龇牙咧嘴的杀过去。

不过,她还有些担心,林然一直呆在家里会不会不习惯,旁敲侧击问了问,谁知道林然笑着让他不用担心。

几个月后,林然拿了一张博士的录取通知书给她。

林景颜才蓦然想起林然还有学霸这个设定在。

“原本倒没这么清晰的想过,你走的这几年我自己想了想,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在学校里。”林然笑笑,“我喜欢看书,喜欢做研究,喜欢数据分析,并不是出于任务,而是我自己觉得很有趣。”

这中途倒是有个插曲。

林然报考的导师就是他当年的研究生导师,这位教授一方面惜才,一方面又怨念当年林然的决然离开。老教授不上微博也不看新闻,得知林然来报考博士,嘴撇的老高,说他干嘛不去念mba,读什么本专业的博士,反正也不会用心的。

林然苦笑着三令五申保证,颇费唇舌解释,表示自己已经辞职,绝对不会再回去干别的,教授这才把林然收入麾下。师母私底下偷偷对林然说,得知林然要回来念他的博士,他这几天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神采奕奕,逮着人就说自己的得意门生悬崖勒马幡然悔悟,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

上次晚宴上谈的那位画廊老板,一口气买了林景颜五副画。

开展剪彩的时候,还特地邀请林景颜前来参加,林然作为家属和林景颜一路参观,林景颜就充当导游,介绍画作说一些轶事。

逛着逛着,林景颜突然问:“我回国在画展遇到你的那次,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然点点头,又摇摇头:“会去看画展的确是因为你,但是那次我并不知道你也会去。就算知道,也不清楚你具体什么时候会去。”

巧合,抑或缘分。

林景颜由衷地感谢老天。

十指交扣,林然问林景颜:“晚上回家想吃什么?我来做。”

“唔,要不这次我来做吧?”

“嗯?”

林景颜小声说:“你不在的时候我也有练习,不至于那么难吃……总让你做我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啊。”

林然微微笑了起来,宠溺道:“好。”

“我会努力的!”

“嗯。”^_^

这一生,总有些人,适合你用尽全部的生命,去爱。

——全文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