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动态图

百花县人民医院。

"这就是白豹子吧?"

看到一身泥,快要死的白豹子,黄得熵大惊失色:"黄书新,到底发生什么事?"

黄书新按着自己受伤的肩膀,连忙就说:"昨晚我和白豹子准备去烧白逸的茶园,没想到突然下起了大雨!"

"所以我们只好走了,不过白豹子坚持要到山里打猎,结果自己摔到山坑了!"

"我去救他自己手臂都摔伤了,还好命不该绝,我把他拉回来了,不过他一直昏迷不醒。"

……

听到黄书新这样说,黄得熵不禁怒气冲天地骂道:"妈的,黑袍子是个没长脑的,想不到白豹子也是猪脑袋!余家安排的都是什么人啊!"

"哼。"

黄书新看到黄得熵只考虑自己,一点也没关心自己断了手臂的痛楚,心里暗骂:"白逸果然没说错,在黄得熵看来我们黄家村的人就是他的狗!"

但是黄书新牢牢记住白逸吩咐的,强压心里的愤怒问:"得爷,那接下来我们怎样搞白逸?"

"还搞啥啊!"

黄得熵更在气头上:"白豹子在我的地方出了事,余家肯定会问责的!老子这回得挨骂了!"

讲完,黄得熵气得呸了一口,生气地对黄栢萬呼呼喝喝:"黄栢萬!你将白豹子拉回余家去!"

黄栢萬不禁恐惧地问:"我负责送回去?"

"你不去,难不成要我去?"

黄得熵面露凶光,牙齿咬得咯咯响:"这件事你最好办妥了,要不然你村长的位置就不保了。"

讲完,黄得熵掉头就走了!

……

看到黄得熵盛气凌人的身影,看着黄书新一脸差异地看着自己,黄栢萬脸上一阵阴沉,心里憋屈极了。

"爹,黄得熵让你负责送白豹子到余家去,岂不让你替他背锅受罪吗?"

黄书新气鼓鼓禁不住冲口就骂:"再说了,你才是我们黄家村的村长,为什么要听他的指挥啊?"

听了儿子这番话,黄栢萬满脸的无奈:"黄得熵是地方首富,整个家族就是恶霸,我这个村长不过是挂个名堂而已!"

"怎么会是挂名堂?"

黄书新狠狠地说:"爹,你是全村人投票公选出来的村长,你是我们黄家村的代表啊!"

"不要说了!"

黄栢萬立马就制止黄书新:"黄得熵有钱而且心狠,老子不可以跟他对着干!我们跟他一起干也有钱赚啊?!"

"钱是赚到了,不过如果只是为了赚钱可以有其他办法啊?!我们家的农家乐不也赚钱吗,干嘛一定要听命于黄得熵啊?"

黄书新急起来:"我们家还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想回头还是可以的!你想想那些跟白逸过不去的人,谁有好果子吃?"

"这!"

想到黄家村不停地有人白白逸送进了大牢,黄栢萬有些害怕:"你说得对,黄得熵根本不是白逸的对手,这才想出些下三流的方法来!"

看到父亲有点心动了,黄书新接着劝:"父亲,不如让我去送白豹子回余家吧,以免余家的人对你动手!你回想一下,自打你跟黄得熵一起做事之后,被人打了多少次了。"

“爹,其他的就不提了,光白逸和白宥乾就打了黄栢萬两回。”

黄书新咬牙道:“为什么黄得熵干坏事,被打的却是你,你可是我爹啊!”

"这……!"

看到儿子这么孝顺,黄栢萬心里顿感安慰:"儿子啊,你懂事了!但是你刚才说的话,千万别提了。"

"如果黄得熵听了你的话,我们一家人肯定没办法再呆在黄家村了。"

讲完,黄栢萬离开了病房,但是他脑海里一直在思考着黄书新刚才说的话。

……

"喂,白逸!"

黄书新抓紧时间打电话给白逸,把这边的情况跟白逸交代。

"行!你爹要是肯回头,那我们想打倒黄得熵就简单多了。"

然后,白逸又仔细地给黄书新下了几个新的任务。

过了不久,黄书新又给白逸回报新的情况,原来黄得熵安插了人员装作旅客,计划在傍晚的时候到山满香楼偷树苗。

喜欢超级小神医请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超级小神医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