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美女的衣服2

三个月后。

林星宇把若水堂桃花林圈起来,以林氏的名义用三个月的时间打造了一座四万多平的别庄,号“桃源·清莲酒家”,并亲笔题名牌匾。

樟清县中,清莲酒家经过三个多月的经营,早已声名远播,因地处四省之交界,来往客商众多,一直客似云来,口碑极好。

如今城外全新的清莲酒家开业,官道上可谓车水马龙,游人食客络绎不绝。

新清莲酒家还是由夏欣设计,林星宇顾忌会被有心人猜出,将他的“华而不奢,张而不扬”的风格全然改了一遍,按章珩的跳跃式风格为主,夏欣的风格为辅,重新设计一遍。

至于一大家子,也不住酒家内,而是把若水堂扩建,作为起居之地。

夏欣为了能留在樟清县,对自己的设计被随意改造,根本没有任何怨言。

金满堂这个只管吆喝的主,更加舒服了,把日常交际应酬扔给章珩、陆鸣和姚飞霞,把内务扔给林小花全权管理,还真别说,林小花可是个后勤管理的人才。

金满堂也就使计哄林小花把她情朗的相貌仔细描述一遍,托夏欣画下来。夏欣也是神了,画出来后拿给小花看,居然看得她双眼通红。后来金满堂拿着画像拜托林星宇帮林小花寻夫。

至于曲无商那个断腿修仙老头,居然让徒孙把自己被皇帝斩下来的双腿拿进空间中,并成功接上,如今白天在酒家喝汤,晚上在空间修炼。

夏欣美其名为了避嫌,在空间中建了两间小木屋。

曲无间一间在荷花池之上,而另一间还在小晶的晶柱旁边,里面有两张小床,他和金满堂一人一间。

夜里金满堂和小晶一起入眠,待她睡熟,小晶就去找曲无商讨论修仙大计了。

夏欣每晚都以看守为名,和金满堂挤在一张小床上,但又不让她知道,还严令不许小晶泄露。

分店开业如此大喜的日子,少不了锣鼓煊天,炮仗震山。

大门前,水泄不通,林星宇还出动了三十名捕头维持治安。

金满堂穿上姚飞霞为她精心挑选的高腰襦裙,配上一整套凤头白玉佩饰,俨然大家闺秀,只要她不说话。

“我点炮仗?你们确定?”金满堂望着高高悬挂的大炮仗,有些心虚。她一直很捣蛋,可是不敢点炮仗,这是她死穴。

久未露面的夏欣,今日正经八百的换上全新的暗花云水纹白地锦袍,说不出的俊雅高贵。眼看金满堂手上的香要燃尽了,吉时将过,他一把抱起金满堂,跃向炮仗引子,再轻轻一带,那香就将药引子点烯。

“噼呖啪呖……”响声震耳欲聋,从南韶国请来的两队武狮队热烈地舞动,于浓烟滚雾中攀登高峰摘取彩头,犹如瑞兽下凡,喜庆吉祥。

最后由红色狮队胜出,金满堂亲赏纹银五百两,再请八方宾客进入酒家游玩。

穿着得体的小婢和小厮穿梭于客人当中,有条不紊地先引他们到定席,再由他们各处观赏。

大门外,金满堂远远望着门内,感觉如梦似幻。

很久后,她才问身边人,“这是真的呢,地契是我的?”

夏欣柔声答道:“是。”

金满堂挽好披帛,学着姚飞霞的样子,缓缓步入酒家,坐在大堂中,夏欣特意为她设计留白的屏风隔断内。

夏欣还将桃花林中,最美的一处圈了出来,建了一座两层高的阁楼,起名逢君阁,专门留给自家人作膳堂。

后来,来了两个大人带着一个男童。

他们没有订雅座,被林小花安排在大堂,娟儿得了空悄悄告诉金满堂,是自家大爷和太太来了。

因这座别庄修建前后,他们不许金满堂踏进来一步,为了享受建成后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金满堂也就信守诺言,没有偷看。

如今她正云里雾里,闻言不过探身张望,但见金松偕徐氏及金子贤于堂上坐,金松神情谦卑、晦色全无,徐氏眼神温婉,胞弟精神奕奕,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满堂。”夏欣坐在她旁边,凝眸而视。

“嗯。”金满堂这几个月没和徐氏会面,正寻思要不要出去相见。奶奶王氏正由梁嬷嬷陪着,在细细欣赏庄内风景,说不出的高兴。

“我真名不叫夏荣。”夏欣有些微紧张,声音越发清冷,像雪山上掠过的风似的。

“那叫什么鬼?”金满堂早知他是个骗.子,不过也一直没打听他到底是什么“皇兄”,也没问林星宇、章珩这哥俩的私事。

据说章珩画的图纸被工部采用了,这个夏天的大洪水应该不会造成什么灾难。

夏欣希望她说话时能像安静时一样,灵动可人,偏偏她一开口就如此粗鄙,习惯后好像也没什么了。

“我姓夏,名欣,字春荣。是大楚朝今上第四子,多年前因一桩意外,我假死离开皇宫,一直在民间生活。”夏欣吸了口气,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来,静待她的回应。

“表哥!”金满堂好像没听见,一看到章珩就追了出去,走过金松那桌时,突然停下,故作惊讶地道:“咦,娘,你今个儿也来了。”

金松一头雾水,怎么有个千金小姐管自己老婆叫娘?

徐氏连忙将金松拉起来,“满堂呢,这是我们女儿满堂。”

金松大吃一惊,不敢置信地望着金满堂,这怎么是他女儿?昔日皮包骨,脸色腊黄、头发枯干的孩子现在摇身一变,变成个标致美人了。

金满堂讪笑几声,“这个,爹,没办法,咱们酒家的伙食养人,你看娘不也年轻貌美吗,作为她的孩子,我漂亮是应该的。”

夏欣掏出手帕,抹了抹额上的细汗,老定地看着这一幕,心中盘算应该什么时候和她说才合适。

可是他一整天都寻不到机会和金满堂说话,因为厨房忙不过来。

金满堂进了后厨掌舵,为她推出的镇店之宝——清补凉老火汤掌勺去了。

后记

世人听说新皇的亲兄长,汉王向王妃求亲,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六年时间才求亲成功。

据说汉王妃离经叛道,大婚不在大楚宗庙举动,而是在二人相识的小县城摆了流水席宴请十里八乡所有老百姓。

得到这个消息时御史台极力反对,后来皇帝说汉王妃有功于大楚,不止曾救汉王一命,更于帝、后有救命之恩,特赦她遥逍法外。

御史台中丞也就罢了此究,在礼部尚书的主持下,全国赞颂皇后、汉王妃女德之美,令天下女子效仿之。

大楚国势日渐强盛。

“爹,我不想自己一个人,我想要个妹妹,或者你带我回皇城跟表哥玩儿吧。”

“你娘亲要在这住一个月,还人二十九天,你忍耐下。”夏欣严肃地教训四岁的儿子,再一脸宠爱的凝望着雪地上嬉戏的金满堂。

他想下个月再告诉儿子,其实娘亲已经怀上小宝宝了。(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