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都是肉的总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跑到殡仪馆门口时,夏知恩就看到了正往外面走的张教授。【文学楼】夏知恩气喘吁吁的抓着张教授的袖子问,“张教授,上午齐彬去过医院么?”

“他早上来了一会儿,突然人就不见了。我也觉得奇怪,他手机和包包都还在办公室里,担人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张教授想了想,“也许我刚才从医院走的时候,他又回去了?不然你打个电话他问问。”

“我刚刚打了很多遍,他都没接。”夏知恩慌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怎么办,黛,齐彬一定也出事了。。连龙母都出事了,梵子兮现在肯定也很危险。”

“你还认识谁?我指的是这件事能帮上忙的?”黛问着。

“我谁都不认识了。。”夏知恩着急的哭了起来,“怎么办,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们。。怎么办。。我的心很难受,我觉得我能感觉到三界在叫我。。”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张教授一脸茫然,难以置信的看着黛问,“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我刚刚看见你悬空接上了树枝?”

“张教授,我不是神经病,世界上真的有鬼。”夏知恩看着张教授的眼睛说着。

张教授退后两步,深呼吸着,“太奇怪了,我怎么也变得相信这些离奇的事了。”

夏知恩摇了摇头,转身向着地铁站走去。

黛跟了上去,走在夏知恩的旁边,也在想现在该怎么办,黛想着要不要去找紫塬,“不然。。哎。。算了。。”

“啊!你刚刚说认识三界的二哥!不然我们去找他吧!”夏知恩站住了,大声的说着。

“他在紫铭山,那个地方,你应该去不了。”黛说着。

“为什么去不了?只要世界上有这个地方,我就一定要去!”夏知恩摸着心口说着,“我这里很慌,我能感觉到梵子兮出事了。”

“紫铭山在东海,是个四面环海的岛屿。你们人类的地图上,应该是找不到的,所以你没有自己的航海工具,是到不了那里的。”黛想着紫塬的样子说着,“很多年前我走火入魔,跑到世界各地的沙滩上去吸食人间的阳气。紫塬一直跟着我,为了把我变回原来的样子,他想过很多方法。最后我还是一口吃掉了他的元神珠,他怕伤到我,在我体内都没有破壁而出。”

“原来是这样,所以三界才收了你,对吧?”夏知恩明白了之前黛没跟她说明白三界为什么收他的原因。

“嗯。”黛点点头,“我也想去紫铭山,紫塬应该在那里养伤。”

“我可以把房子卖了,然后买条船!”夏知恩说着,她觉得这也许是这辈子做的最荒唐的事了,但是她知道,她一定要这么做!

“买条船?”黛想着,他不了解地理,只是对东海附近比较熟悉罢了,“我只记得以前和紫塬上岸去玩,那个地方好像叫什么玉环县。我不知道那里有没有船卖,不过那里好像有渔民。”

“那我们先去你说的那个地方,然后在当地租一条船出海?”夏知恩说着,说完话后,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天真。就一个人?带着一个像妖怪一样的海草变成的男人?就这么一起去远的看不见的,连地图上都没有的‘紫铭山’?

“夏知恩,我知道你担心,但是你这样没有头绪的到处找着三界,也不是个办法啊。”黛已经想好了,他像是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定一样,点了点头说,“我去找紫塬!我去紫铭山,你在家等消息,行么?”

夏知恩也没有办法了,她咬着下唇,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

我见过的和梵子兮有关的人,没有几个。他的同事阿俊,从小到大的好兄弟白景初和韩诺,还有齐彬,齐彬是梵子兮的哥哥,还有谁呢。。他会有家人么?好像没有听他提起过。。

“啊!还有一个人!”夏知恩突然想到有个她梦里见过的人,“黛,我在梦里见过财神爷!不,也许不是梦,是真的!”

“什么财神爷?”黛觉得奇怪,现在又扯到什么财神爷?搞不懂夏知恩在说什么。

“有天夜里,梵子兮在我家客厅和财神爷说话,我看到他们,以为是在做梦!后来梵子兮带我回到就百年前,我又看到了梦里见到的财神爷,梵子兮说那个是他的六哥,金色的龙!”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黛都被他搅糊涂了。

“怎么说呢!”夏知恩想了想,慌忙的拉着黛的手说,“反正我们现在就去买机票,我要去海南!”

“啊?什么?现在去海南?”黛根本就没搞清楚夏知恩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就被夏知恩拉着跑了起来。

夏知恩拉着黛回家,然后拿了所有的证件和现金银行卡出门。那慌张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要去跑路的重刑犯。夏知恩到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到了售票窗口,竟然得知只能买到明天下午的机票。

夏知恩买了机票,坐到休息大厅里等着。黛坐到她旁边问,“你不回家休息么?别告诉我你要这么坐到明天下午?”

“我还能去哪里。”夏知恩默默的说着,“现在我只能前进,不想后退。”

“傻女人。”黛说着站了起来,“那你坐着吧,我去那边看看。”

黛觉得很无聊,想站起来走走。他还是第一次进机场,觉得这里特别有趣。

一个小时后,夏知恩听到了广播。

“请夏知恩女士听到广播后,来警务处一趟。请夏知恩女士听到广播后,来警务处一趟。”

夏知恩拿着包,去了警务室。

“嗨,夏知恩。”黛坐在警务处里和她挥挥手。

“我们觉得你的朋友行事古怪很可疑,而且他不能提供身份证。”警务处的人不知道黛是个什么人,一身的绿衣服,头发也是绿色的,于是把他拦了下来。

“我是个精神科医生,这是我的病人。”夏知恩看了看黛,她不想在上飞机前惹什么麻烦。

“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

夏知恩拿出身份证,给警务处的人拿去检查。

没过多久,警务处的值班人员把夏知恩的身份证还给了她,“那你能证明这个奇怪的人的身份么?”

“他没带身份证,我也没办法证明什么。”夏知恩随意的说着。

“没带身份证,他怎么登机?”

“我也是碰巧遇到他的,他应该不是来坐飞机的。”夏知恩无所谓的说着。

“不是吧,夏知恩你在说什么?”黛一脸的茫然。

“别找我了,等下赶紧回家去吧。”夏知恩微微一笑,向对病人那样和善的语气。

“看着也像个神经病。”那个问话的警务处人员自言自语着。

“是啊,我可以走了么?”夏知恩准备站起来。

“好吧,没什么问题了,你最好打电话给你病人的家属,让他来接一下。”

“好的,我会的。”夏知恩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黛的肩膀,带着黛出了警务室的门。

夏知恩没有讲话,就这么一直走,走到了安检附近的休息区坐下。

“对不起,我不再瞎转悠了。”黛先开口了。

“没事。”夏知恩没什么表情的说着。

转钟了,夏知恩看着大大的落地玻璃,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为什么一刻也不能停止对梵子兮的担心?为什么两个人才刚刚和好,刚刚说了要好好在一起过日子的时候,梵子兮就出事了?是因为我们不该在一起么?

一直等到天亮,一直等到太阳升起来,照的夏知恩的眼睛发酸。。

夏知恩像雕像一样,坐在椅子里发呆。早上站起身来的时候,腰感觉又酸又疼。

就等了十几个小时,自己都会觉得漫长,那梵子兮等了九百年,他是怎么过的?

应该说是三界吧。。等了那么长的时间,然后和我再次相遇。。夏知恩默默体会着梵子兮的心情,想着梵子兮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激动地拉着自己的手说,“小恩,我是三界!”

原来等待是这个滋味啊。。夏知恩的眼泪流到下巴。。

上飞机之前,夏知恩去卫生间洗了个脸。她让黛把龙鳞蝉翼项坠取下来,让黛恢复到海草的样子。

“夏知恩,你要讲信用哦,到了海南,你一定要再次给我带上项坠,不然变成海草的时间太长了,我会因为缺灵气而耗损法力的。”黛双手放在项坠上,最后交代着。

“我知道,你放心。”夏知恩说着。

黛撇撇嘴,极不情愿的取下了龙鳞蝉翼项坠,放到夏知恩的手中。黛盘腿坐到地上,无奈的双手抱肘,抬头看着夏知恩。

微笑的瞬间,夏知恩还能看见黛信任的眼神,但下一秒,黛已经变成了一株海草,躺在地上。

夏知恩把项坠戴在自己脖子上,然后把变成海草后的黛捅进荷包里。

走出卫生间,夏知恩镇定的过安检,然后登机。

一路上,夏知恩都在摸龙鳞项坠,想着落地后的一切行为步骤。

到了海南,夏知恩一下飞机,基本就是用跑的。

一刻也不想耽误,夏知恩直接去了卫生间。

“黛,我不知道要怎么弄,你自己来吧!”夏知恩蹲在地上说着,她把项坠放在地上摆好,然后从荷包里拿出海草放在项圈的中间。

瞬间项坠升到了半空,黛的身体也显现了出来。

“哇,憋死我了!”黛说着,还动了动脖子,“再去哪里找三界的哥哥,你带路吧!”

“恩,快走吧!”夏知恩拉着黛出了卫生间的门。

。。。。。。

。。。。。。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