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131图片大全美女

<h4>正文 第5章 ·开丹田</h4>

洗衣服……

夕河与苏沐二人又凑到了一起。

苏沐:“呆瓜?”

夕河:“啊?”

苏沐又好气又好笑:“哈哈!你还真答应啊?哈哈哈哈!”

夕河倒不觉得什么:“有什么事吗?”

苏沐:“诶!你是真傻还是装的啊?别人叫你呆瓜你怎么还答应啊?”

夕河:“……我不知道,反正你刚才有叫我对吧!”

苏沐:“好了不逗你了,今天早上跑步时你怎么没搭理我啊?”

夕河:“啊?你今天早上跑步时有叫我?”

苏沐:“怎么没有啊?我都给你使了眼色你没看见啊?”

夕河:“你光是使眼色我怎么看得见,你干嘛不叫我啊?咱俩就离得这么近。”

苏沐:“你没看见田伍长在咱们身后吗?如果我跟你边跑边说话他又该骂咱们了。”

夕河:“哦!”

苏沐:“什么哦啊!诶!今天早上田伍长讲的那些东西你懂了没?”

夕河:“什么东西啊?不懂!”

苏沐:“就是丹田军魄啊!你没听?”

夕河:“我在吃饭!”

苏沐(哦!我真的是够了,居然对着一个榆木脑袋在说话。):“你还是继续洗衣服吧!”

为了赶上能够在中午饭点前赶回营地,所有人都加快了手脚无论是洗衣服还是打水。

两个时辰后营地……

此刻已经有几个手脚快的先头兵赶回了军营,其中当然包括铁牛。

铁牛:“嘿嘿!伍长俺回来了,你交代的任务俺全部完成了。”

这铁牛不光是体力惊人,就连个头也比田伍长高一节,再加上魁梧的身躯,两个人站一起就连田伍长自己都有些不自在。

田伍长轻咳了两声:“咳咳!那什么……回来就坐下吧,别站在这……”

铁牛呵呵一笑:“诶!好勒!”

田伍长:“铁牛啊!今天跟昨天两天的训练感觉怎么样啊?”

铁牛摸了摸脑袋:“感觉?没什么感觉啊,就是有点累。”

田伍长(这小子资质非比寻常,将来恐怕是个做将军的料):“是吗?感觉身体能够适应吗?”

铁牛:“俺睡一觉体力就回复过来了,而且今天感觉力气比昨天还大,嘿嘿!倒是其他人,他们的身体好像不太行。”

田伍长(一天就恢复过来了?果然这小子有天赋。):“你的资质相比其他人确实好上不止一点,这样晚上你单独来找我,我给你做特别的训练。”

铁牛:“特别?什么特别,跟着大家一起就挺好。”

田伍长:“你的资质比较好,我是为了不糟蹋好苗子,如果快的话半个月后你就可以进入什长的训练营中……什长是我的长官,你在他手下训练成长一定会更加迅速。”

铁牛:“哦!原来伍长是为了俺着想,呵呵!谢谢了!”

田伍长(这人就是脑子笨了点其他什么都好,既不违法军规又踏实):“记得晚上来找我!”

洗完衣服……

河边大部分人已经回去了,可依旧还有数十个新兵,这些人磨磨蹭蹭大部分是身体吃不消,光是早上就跑了六十多里的路,到了河边后又要花时间恢复体力,因此才磨蹭到现在。

夕河:“喂!你干嘛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洗衣服啊?”

苏沐被忽然出现在身后的夕河吓了一大跳,为了不让人发现他洗的衣物为此特地跑到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的下游河道。

苏沐被忽然出现的夕河吓了一大跳,就像是做什么坏事被人发现了一样,三魂丢了两魂,手忙脚乱地把衣桶倒扣过来,压在身下,生怕被夕河看见。

苏沐:“你这人怎么靠近也不出声!”

夕河一时半会儿也没反应过来苏沐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大反应。

夕河(摸了摸头):“哦!我的衣服洗好了,准备回去,所以特地过来叫你的。”

苏沐看了一眼天,此刻正烈日当头,好不容易找了个有水又阴凉的地方,还没呆多久就又要回去,况且回去又要走四十多里的路光是想着就头皮发麻。

苏沐(依旧抱着衣桶):“嗯……我不回去……这么大的太阳,走回去就被晒死了!”

夕河:“那怎么办?晒死也要回去啊!不回去就赶不上吃午饭了!”

苏沐眼珠子一转主意瞬间蒙发:“诶!之前我看见这河里有鱼,你不是会做饭吗?要不我们中午就不回军营了,咱们吃烤鱼怎么样?”

夕河听苏沐这么一说,心中咯噔一下(这苏沐真是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说,随便一说都是违反军规的事。)

夕河:“啊?不回去啊!那会不会被伍长骂啊?”

苏沐:“哎哟!不会的!不会的!你放心吧,我们晚些回去等太阳没那么大我们再走,伍长不会发现的,再说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会难为两个连饭都没吃的可怜人啊?”

夕河(无奈):“那好吧!我现在去找些柴火,等等下河抓鱼……”

鱼烤熟了……

苏沐扇了扇:“呜!好烫好烫!”

咬一口……

苏沐:“虽然没外面的那么好吃,不过相比起军营的伙食实在是好太多了。”

夕河:“这么说你还喜欢我烤的鱼?”

苏沐点了点头眼睛依旧不离手上的烤鱼,再吃一口:“缺了点盐!这个如果是在客栈吃再沾上点佐料那就完美了,哈哈!”

夕河总共就捉到了两条鱼,苏沐一条自己一条。

夕河:“我也觉得挺好,除了淡了点其他都没什么问题。”

苏沐:“诶!你在家是不是经常做饭给家里人吃啊?”

夕河:“没有,平时都是哥哥做给我吃,可惜现在哥哥不在了。”

苏沐停了下来带着些许愧疚:“哦!对不起啊!勾起你的伤心事了。”

夕河连忙摆手:“哦!不,我的意思是哥哥去了远方,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

苏沐:“嗨!吓死我了,你可说清楚啊!”

夕河:“那你呢?你家里又是谁做给你吃?”

苏沐:“我家的话……是下人们做给我吃……”

夕河停下了嘴里的咀嚼不太确信自己听到的回答:“啊?什么?”

苏沐(现在不能让他知道太多):“我家是我爹娘下厨做给我吃。”

夕河点了点头,似乎对于这样的回答夕河还比较能接受。

苏沐:“诶!那你家除了你哥哥还有什么其他人吗?”

夕河:“我家里就我和我哥哥两个人,我爹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在我身边了,我是跟我哥哥一起长大的,半个月前他离开了家,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所以就来参军了。”

苏沐听到此处心中生出了些许怜悯之意(原来他是个孤儿)。

夕河:“吃完了我们就该回去了,不然伍长要骂了。”

苏沐将棍子上的最后几块鱼肉吞进了肚子,又用袖口擦了擦嘴:“好吧!既然你请我吃了两次饭,我也不能白吃你的东西,作为回报!我教你怎么开丹田怎么样?”

夕河:“开丹田?”

苏沐点了点头,一脸得意的神情:“对!开丹田!今天早上你也听见田伍长所说的话了吧,人想要激发自己的潜能就要依靠丹田之气,丹田内的真气能够让人的力量更上一个台阶。”

夕河用疑惑的眼神望着苏沐:“不是说要锻炼体格,等到体格强健了这丹田自然就开了吗?为什么还要学?”

苏沐用手指重重戳了一下夕河:“哎呀!你这个人笨死了,如果现在就学会了开丹田,以后晨练再跑个十圈百圈也就不累了啊!这个可是一份好东西,你学不学随便你咯!”

夕河想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吐出几个字:“那好吧!”

苏沐将眼睛往天上一翻(天呐!弄得好像是我求他一样……)

*********************************************************

苏沐马步状:“看好了!深吸气!尝试将这股气长时间地停留在腹腔中,然后再慢慢往下引……”

夕河照搬学样也学着扎了个马步,深吸了一口气。

1、2、3、4……45、46、47……才没多久夕河就坚持不住了,吸进去的气忍不住地想要往外吐。

苏沐:“别吐出来啊!这才多长时间啊就坚持不住了?”

夕河实在忍受不了,一下子将气全部吐了出来:“啊~啊~啊~不行~太累~”

苏沐:“你有没有感觉气往下走?”

夕河依旧大口大口地吸着气,根本没空回答苏沐,只得摆手表示。

苏沐(没有?我爹教我的时候明明往下走了一小部分啊!):“那你等等再试试,应该没错的……我记得。”

夕河瞪圆了双眼:“什么?我……我……什么叫应该没错啊?”

苏沐晃了晃脑袋:“哎哟!都……都差不多嘛!**不离十!你再试试……”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间又过了一个时辰……

苏沐:“夕河感觉怎么样?”

只见夕河一呼一吸频率极为均匀:“我倒觉得就这么平静地深呼吸深吐气就是一种享受……感觉整个人都好清爽。”

苏沐(???):“额……可能这个就是呼吸吐纳之法,要经常练习……”

夕河(恩?好像气息的确有一部分往腹部去了,腹部是丹田之所在……不过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憋气,忽然呼吸顺畅真的好舒服,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的。)

不知不觉又过一个时辰……太阳渐渐落山……

原本昨晚就没睡好的苏沐早就疲倦到极致,一个时辰前眼皮就掉下来了。

此刻:“呼呼呼……”

夕河缓慢地吐出了最后一口气,这最后一口气吐出来时还带着些许黄褐色,想来必定是寄存在体内多年的浊气无疑了。

夕河睁开眼睛,却发现一旁的苏沐正酣睡不醒。

“喂!醒醒!我们该回军营了!醒醒!”

苏沐:“花旗参鸡汤……熊掌……”

夕河(这家伙居然还想着吃啊!):“起床了!天亮了!”

这对着耳边的叫声果然有作用,苏沐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啊?”

夕河摇了摇苏沐的肩膀:“快醒醒!天都快黑了,我们要回军营了!”

苏沐被夕河这么一摇晃,再看一眼日落西山的天空,这才发觉自己刚才睡着了,顿时困意全无。

苏沐:“哎呀!我刚才怎们睡着了?”

夕河:“这得问你自己啊!”

苏沐:“天呐!我们得赶快赶回去才行。”

苏沐也没顾上问夕河丹田是否已经打开,也许是刚睡醒没反应过来,又或者是时间太紧来不及问,总之对于丹田的事苏沐一句也没有提及。

两个人各自提上一桶水,开始往军营方向急奔,也不知是幻觉还是因为休息好了,夕河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奔跑速度以及耐力比之前强了不少,而且也没有了那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而苏沐原本就打开了丹田,如今见到天色渐暗心中急于归队,也没有太在意身旁的夕河有什么异样。

二人的速度此刻其实比早上快了接近一倍。(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