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根手三根手指摩擦花核

uen.geeleenbyi("reaerf").lassnae = "rf_" + rse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uen.geeleenbyi("reaerfs").lassnae = "rfs_" + rseef()[3]

林逸民下打量了几眼青年,探出手笑道:“不错,我是林逸民。www.wenxue6.com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齐展白,无名之辈。”青年和林逸民握了握手,不卑不亢的开口道。

“大隐隐于市,齐兄玉树临风,气质不凡,才是真正的高人。”林逸民呵呵笑道。

在齐展白的带领下,林逸民二人进入了阁楼,还没进入内阁,便闻到了扑鼻的茶香味。

杨冰凝看了眼林逸民,微笑道:“逸民哥,你可有口福了,齐老正在泡制香茶。”

林逸民咧嘴笑了笑,他可不是喜欢喝茶之人,白开水反而更让他觉得爽口。

一名满头白发,身形挺拔的老者轻抚着胡须,盘腿坐于低矮的茶几前,一脸微笑的看着走进来的三人。

在他面前的茶几,有一副古香古色的茶具,一壶热茶正在散发着香气,而在茶几放着三个空着的茶杯。

老人精神矍铄,眼神深邃而清澈,看相貌也六十多岁,丝毫不显的苍老,但林逸民却感觉的出来,此老年纪恐怕不下于八十岁。

“齐老,晚辈来看您了,这是逸民,冒昧带他来此,希望齐老莫怪。”杨冰凝恭敬的行了一礼,看了眼林逸民介绍道。

“呵呵,难得你会带男孩子来看望我,这位想必是林宏宇那老家伙的孙子淮西林家大少吧?”齐老爷子爽朗的一笑,眼神犹如潭水一般,散发着岁月沉淀过的睿智。

看着眼前的老人,林逸民也弯了弯腰,轻笑道:“齐老,晚辈正是林逸民,或许名声不太好听,想必齐老也有过耳闻。”

“哈哈……!年轻人充满了锋芒,桀骜不驯一些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心坦荡,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何必在乎那些庸人的眼光。据我所知,你的女人缘不错,连冰凝这丫头都为你倾心,可见你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林少爷想必也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齐老爷子微微笑道。

杨冰凝俏脸微红,羞喜的横了眼林逸民,心里犹如吃了蜜一般,能得到齐老的认可与赞赏,杨冰凝知道很难得,此老可不是会夸赞人的个性。

林逸民俊脸尴尬,挠了挠头,心里也是暗自猜测,这老头到底是干什么的?京城居然有这么一号人物,自己竟然不知情。人老成精,看待事情更深刻一些,林逸民也不觉得怪。

而让他诧异的是,京城果然卧虎藏龙,见到齐展白的时候,他便看出了齐展白是个练家子,虽然只有玄阶期的实力,可是放眼国内外,除了自己这个变态,以齐展白的年纪有此实力,可谓是百年难遇的才。

这时候又见到了齐老爷子,林逸民更加惊讶,以他天赋异能可以一眼看清对方实力界别的能力,竟然感应不到这老头的界别。

当然,齐老爷子或许并不会功夫,可林逸民却有种感觉,这老头绝不是普通人,唯一能解释通的便是,这老头也会隐藏实力。

他见过会秘法隐藏实力的人除了苏九媚和白金凤两女,便只有守墓老人一人,而眼前的齐老爷子莫非也是那个年代的强者?

看到林逸民一脸茫然,精神恍惚,杨冰凝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臂,小声道:“逸民哥,想什么呢?齐老在和你说话。”

“哦,不好意思,齐老,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林逸民回过神来,认真的说道。

“林少爷,冰凝,先坐下来陪我喝杯茶,有什么话慢慢聊。”齐老爷子指了指对面的两个蒲团,微笑道。

两人落座后,杨冰凝深吸了一口气,笑道:“齐老,您泡茶的技艺是越来越高超了,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品尝一下。”

“呵呵,你这丫头也会溜须拍马,你应该知道我不吃这一套。”齐老爷子摇摇头,看向林逸民道:“林少爷,不知道你对茶道了解多少?可否闻茶香辨茶名?”

杨冰凝眼帘挑起,美丽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她也不知道林逸民懂不懂茶道,心既有些期待,也觉得能看到林逸民为难的情景很好玩。

毕竟人无完人,术业有专攻,林逸民是懂得很多东西,也让杨冰凝折服,但至少林逸民不懂古董,这一点杨冰凝见识过,至于茶道,林逸民会吗?

林逸民再次挠了挠头,心暗自好笑,这老头莫非是在考验自己吗?幸亏在撒旦僧兵曾经学习过这些东西,否则今日岂不是又要在杨冰凝面前出丑。

在撒旦僧兵的时候,林逸民和雪骷髅等人都有过很多教官,有传授他们格斗技能的,也有枪械知识,潜伏,刺杀,用毒,解毒,化妆易容等等专业。其也让他们学习各种知识,包括各国的人地理,风土人情,各行各业的专业知识等等。

而美酒,茶道,园艺等领域,林逸民也很精通。

刚才始一闻到传来的茶香,林逸民便已经猜到了里面的人在泡制什么茶,清香型的铁观音,极品。

深吸了一口气,林逸民装模作样的皱了皱鼻子,沉吟片刻道:“香气馥郁,清香悠长,齐老的茶艺已经是登峰造极,如果我猜得不错,您老泡制的应该是铁观音,选用的是山泉水。”

齐老爷子微笑着点点头,眼神流露出赞许之色,哈哈笑道:“好,不愧是能让京城震动的淮西林家长孙,一个懂茶道的人,算得智者,而一个深悉茶之精髓的人,则算得人人了。很好,很好。”

杨冰凝也是一脸惊喜,看着林逸民,美目异彩涟涟,好的问道:“逸民哥,你能闻到铁观音的香气不足为,可是你怎么知道齐老是用山泉水炮制?为什么不是纯净水或者矿泉水?”

林逸民咧嘴一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笑道:“在进入这里之前,我便留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听到了泉水的流动声,这里依山傍水,山泉水应该是来至于地下渗水,纯天然的泉水。以齐老爷子对茶艺的造诣,自然是选择最佳的水质,所以猜到是山泉水。”

“哈哈哈……好,好,非常好,林少爷,你果然不凡,见微知著,心思细腻,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出彩也说不通啊。”齐老爷子欣慰的大笑道。

杨冰凝也是流露出崇拜之色,喜悦的看了几眼林逸民,笑道:“齐老,现在可以品尝香茶了吧?”

齐老爷子点点头,亲手倒了三杯,看着林逸民笑道:“林少爷,请品尝。”

“齐老,您还是叫我逸民吧,这样亲切。”林逸民笑了笑,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点头笑道:“齐老,茶香浓郁,醇厚甘鲜,入口留余香,回味甘甜带蜜味,好茶。”

齐老爷子再次点头微笑,看了眼二人开口道:“最近京城传来很多关于你的消息,老朽也略有耳闻,逸民,你有什么打算?”

“齐老,这次来拜访老爷子,也是希望老爷子给晚辈指点迷津。”林逸民诚恳的说道。

杨冰凝暗自偷笑,她带林逸民来这里,也是让自己敬重的齐老认识一下林逸民,也是为了和林逸民有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来...废话不再细说,闲话休得再提,放下这个不写,单说其他。

欧洲英国!

一栋占地面积庞大,古香古色的宫殿式古堡内,装饰典雅奢华的房间,盘腿坐着一名古铜色肌肤,背绣着血色骷髅的男子。

及肩的长发在脑后扎起,阴柔的脸庞隐现红光,双手在胸前摆动着诡异的姿势,一团血红色光芒组成的球团在两手间释放着庞大的能量。

随着男子邹然睁开的双眼,一道红芒瞬间从眼激射,冰冷的气息在房间内弥漫,整个房间都被映成了暗红色。

长出一口气,男子缓缓收功,挺拔的身躯站起,看向房门淡淡的开口道:“进来吧!”

房门打开,首先进入房间的是一名鹰钩鼻的白种男人,同样及肩的长发微微带卷,向着两侧披散在肩头,一身黄金色精神锦袍,脚是一双黑色皮靴。

在他身后跟随着两名金发碧眼,肌肤白皙的妙灵女子,穿着鲜艳,却也暴露,微微低着头,在她们的手一个端着铜盆,铜盆搭着毛巾,另一个手里则捧着一套银白色衣衫。

“主人,各方势力头目已经齐聚,您该动身了。”鹰钩鼻男人恭敬的弯着腰,用流利的华夏语说道。

男子眼神一冷,淡淡扫了眼鹰钩鼻,后者浑身一颤,脑门冒出了冷汗,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忙低下头,语气轻颤着说道:“主人赎罪,属下该死。”

“哼,让他们等着,你先下去吧。”男子冷冷的说完,对着两名金发美女招了招手,三人向着一旁的沐浴间走去。

鹰钩鼻擦了把额头的冷汗,一脸畏惧的退出了房间,才长出一口气,快步向着楼下走去。

将近一个小时,男子身穿一袭银白色长袍,戴着银色骷髅面具走出了房间,在两名女子的陪同下走下楼来。

密宗喇嘛王詹姆斯?艾伦已经等候在楼梯处,看到男人出现,恭敬的弯腰道:“主人!”

“走吧,去地下城。”男人淡淡的说完,带头向外走去。

密宗喇嘛王亲自开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前后则分别是四辆法拉利,里面坐着的是密宗喇嘛王手下十二生肖骑士以及十二神使,九辆车组成的车队缓缓驶出古堡,十分钟后,出现在了一栋高大的建筑物前。

门外,八名身穿黑色西装,体型壮硕的白人男子分立两侧,恭敬的弯腰让一行人进入。

地下城,并不在地下,而是密宗喇嘛王在英国的势力据点,这里有他的心腹部下大力神王贝汉掌管。

光线略显昏暗的地下城大厅内,此时坐满了形形色色的男女,一个个凶神恶煞,相貌诡异,穿着更是另类。

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围坐在不同的桌子,喝酒的,叫嚣的,男女间搂抱在一起做亲密勾当的,更有甚者,一名气质不凡的黑袍男人,正优雅的搂抱着一位美丽妖娆的金发女郎,亲吻着女人的脖子。

如果普通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吓得当场昏过去,因为男人露出两颗锋利的獠牙,不是在亲吻女人,而是在吸食血液,女人精致的脖颈,有两个清晰可见的血洞,正在向外溢着鲜红的血水。

密宗喇嘛王一行人的进入,喧哗吵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停止了各自的举动,目光畏惧而不安的看向了戴着骷髅面具的挺拔男人。

男人一路走向里面,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当的一把黄金椅,而密宗喇嘛王则恭敬的站立在男人的身旁。十二生肖骑士和十二神使分散开来,站立于大厅的四周。

在密宗喇嘛王的注视下,所有坐着的人站起身来,随着密宗喇嘛王恭敬的跪了下去,异口同声的喊道:“主人!”

男人面具下的眼神犀利的扫了眼所有人,缓缓的摆了摆手,所有人这才站了起来,再次归位。

在男人的眼神示意下,密宗喇嘛王高声道:“各位,主人这次召集大家是有事情宣布,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一名光头壮汉前几步,跪下恭敬的开口道:“主人,黑手党党魁罗蒙因妻子死亡,未能赶到。”

骷髅男人眼神一厉,微微哼了一声,随即对着密宗喇嘛王点点头。

密宗喇嘛王心领神会,沉声道:“既然他妻子死了,他应该永远陪着妻子,十二神使,立刻去杀了罗蒙,将黑手党党魁的位置让给有能力,忠心效忠主人的人。”

十二神使领命,快速退出了大厅。

在场的所有人面露恐惧,噤若寒蝉的坐在那里低着头不敢说话。

“现在整个欧洲,西欧,北欧,东欧各国的势力已经全部效忠主人,接下来我们要进犯欧,南下占据南欧,谁愿意带领你们的精锐为主人效力?”密宗喇嘛王大声道。

密宗喇嘛王话音刚落,下面站起三人,一名穿着暴露,戴着鼻环的妖艳女人,以及一名身材魁梧,扎着一条辫子的高大黑人,第三个则是那名优雅的吸血男人。

“主人,属下妮娜愿意带领旗下紫罗兰骑士成员当先锋。”妖艳女子首先开口。

“妮娜,欧最大的势力可是撒旦僧兵,你的紫罗兰骑士遇到撒旦僧兵只有送死的份。还是我们火焰特战军团更合适替主人分忧。”高大黑人撇嘴冷笑道。

“主人,属下愿意带领血族六大圣骑士进犯欧,统一我们血族,收服撒旦僧兵以及征服狼族。”优雅男人一脸恭敬的开口道。

“好,既然三位都有此意愿,愿意为主人效力,那我现在封布鲁赫圣骑士为这次行动的指挥官,紫罗兰骑士和火焰特战军团协助这次行动。”密宗喇嘛王得到了骷髅男人的暗示,一脸满意的大声道。

再次商量了一些细节后,密宗喇嘛王高声道:“铁狮子团长留下,其余人可以离开执行主人的计划了。”

待大厅内安静下来后,密宗喇嘛王看着下方一名黑塔般的壮汉说道:“铁狮子,你夫人丽莎等人在华夏遇难,杀死他们的人是一个叫林逸民的人,主人现在命令你去华夏做一件事。”

铁狮子握紧了双拳,眼神爆闪着仇恨的怒火,冷声道:“是要我去杀了这个林逸民吗?”

“不,你杀不了他,因为他是僧家武神。”密宗喇嘛王呵呵笑道。

铁狮子脸色惊变,一脸的难以置信,摇头道:“算他是僧家武神,在几大杀手的围攻下,他怎么可以杀了他们?”

“僧家武神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他的实力绝不在校派高手青龙和密宗战神等人之下。”密宗喇嘛王淡淡的开口道。

铁狮子再次色变,点头道:“那需要属下去做什么事?”

“你带着你的心腹赶去华夏,那里自会有人接应你们,去杀一个人,嫁祸给僧家武神。”

“好,那属下立刻去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

目送着铁狮子离开,密宗喇嘛王一脸恭敬的看向骷髅男人,问道:“主人,这样能除掉僧家武神吗?”

“除不掉,除了我,没有人能杀得了他。”骷髅男人淡淡的说道。

密宗喇嘛王微微一愣,犹豫了一下,没敢多问,心里却是十分不解,既然杀不掉僧家武神,何苦多此一举。

“我只是让他走投无路,将他引到欧洲来,在这里杀掉他。”骷髅男人突然开口道。

点点头,密宗喇嘛王笑道:“主人英明,属下明白了。”

“派人调查的情况有结果了吗?”骷髅男人随口问道。

“回主人,各方数据显示,您所说的那把兵器在欧洲,属下还需要一点时间查证。”

“我没有时间久等,半个月内找不到,你知道后果,我身边不需要没用的人。”骷髅男人沉声道。

密宗喇嘛王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开口道:“属下一定全力查找。”

骷髅男人没再多看密宗喇嘛王一眼,眼神深邃的看向东方,嘴里轻声道:“媚儿,很快我会回到你身边,以我最强的状态。”

京城!林逸民赶回淮西林家后已经是夜晚十点钟。

没急着回后院,林逸民来到了十二邪君居住的院落。

鬼面于金城等人平日里都是呆在淮西林家大院,只有淮西林家有人外出的时候,他们才暗保护,这是林逸民的意思,淮西林家老小每一个人他都不想让出事。

尤其是现在京城风云变幻之际,林逸民不敢大意,让这么多帝阶高手当保镖,也只有林逸民有这样的大手笔。

“少主,您怎么过来了?”看到林逸民进来,鬼面于金城众人围了过来,一脸欣喜的问道。

“过来看看你们,闪电神魔紫不凡,去把天煞孤星冷一凡找来,我有事情安排。”

不多时,闪电神魔紫不凡带着天煞孤星冷一凡赶了过来,一行人围在林逸民的四周,等待他的命令。

“福建林家和浙东钱家已经和r本人勾结在了一起,内忧外患,这一次是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我了。”林逸民微微笑道。

“少主,要不我们先下手为强,直接灭了福建林家和浙东钱家,杀个一干二净,以现在咱们的实力,整个华夏谁能挡得住。”疯虎胡一笑开口道。

“大开杀戒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那样只会让华夏陷入危机,国家大乱,民不聊生。我要让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步步将这两个家族的势力与影响力削弱。所以我需要你们做一件事,去r本,由天煞孤星冷一凡和闪电神魔紫不凡带队,另外再带领八名暗影一族的精锐,你们可以使用任何手段,让r本政府乖乖听话,不再纠缠这件事,主动承认错误。”

几人面面相觑,天煞孤星冷一凡淡淡的开口道:“我同意。去r本可能会遇到r本密宗明王,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和他分出高下。”

“不可轻敌,r本密宗明王绝不简单,全球兵器谱前三的高手,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绝招,不过你和闪电神魔紫不凡联手,r本密宗明王也要退避三舍。”林逸民严肃的说道。

愈演愈烈的舆论压力席卷华夏国内,林逸民出名了,由先前的匿名,在有心人推波助澜,娱乐记者的旁敲侧击,抛砖引玉下,终于露出了庐山真容,这一事件的罪魁祸首脱颖而出,淮西林家长孙林逸民扬名国内外。 阿甘

而新闻媒体,路报刊也在打着对台戏,一边是宣传国际动态,r本国的强烈反应,国际社会的谴责与关注。

同时也在报道林逸民回国后的一系列恶性,种种事件逐一丑化,夸大,连林逸民在滨海为了黎亮,废了两名城管的事情都曝光了出来。

还附了如今那两名植物人凄惨的生活照片,这不是罪有应得,这是视人命如草荠的凶残,活生生的两个人,却被残忍的打断了四肢,天理何在?

更有夸张的报道,淮西林家长孙好女如命,强抢民女,一名十七岁的祖国花朵惨被他爱,玩腻了还b着人家去当小姐,被打了马赛克的照片下,是这名受害女孩痛侧心扉的哭诉,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屈辱与羞愤,对林逸民这个好女之徒的憎恶抒写的淋漓尽致,天神共愤。

更有名爆料,国内最牛杀人王,最凶残刽子手,罗列了一系列死亡人数,死亡时间以及死亡事件背后的真相,无一例外,这些人都和林逸民有牵连。排名前几的人员便是云南铁胆王父子,浙东钱家二少爷钱乐乐,以及被林逸民大寿之日拍碎脑袋的两名京城大少,以及军区副督军张益丰。

名们仔细一数,好家伙,百人呐,这些事情都说的有板有眼,一时间,声讨林逸民这个杀人恶魔的队伍再次庞大。

而另外的新闻媒体,报刊络帖子,则在宣扬林逸民回国后做的好人好事,说他捐款一个亿用于希望工程,亲自花钱购买了地皮,修建了房子,安置孤儿。

还有名爆料,淮西林家长孙是个好心人,喜欢扶老奶奶过马路;喜欢陪老大爷下象棋;还喜欢给小朋友讲故事,不过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则是除暴安良,惩戒贪官,hn省的多名官员公开发布记者招待会,声称hn省落马官员为什么这么多呢?那是因为淮西林家长孙现居滨海,厌恶贪官污吏。

最有影响力的一篇报道则是来至于滨海日报,是一名漂亮清纯的少女,用自己亲身的经历,讲述了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一个濒临破灭的家庭,瘫痪在床的母亲,无依无靠的少女,是淮西林家长孙给她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还医治好了久病卧床的母亲。

在少女被贩卖人口的恶人抓走后,淮西林家长孙配合公安武警英勇相救,将少女安全的救出了火海。美丽的女孩没有马赛克,清纯貌美的形象堪那些国内当红的玉女明星。

女孩深恶痛绝的驳斥流言蜚语,逸民哥是好人,他不可能是个好女之徒,自己感激他,也暗恋他,想要以身相许,逸民哥都没有占自己便宜,却是像妹妹一样关心呵护自己母女,这样的人怎么会做出那种恶行?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一对,心里一琢磨,立马调转枪口痛骂被打了马赛克的女孩,你的都不敢以真面目见人,一定长的其丑无,做贼心虚。看到人家女孩多漂亮,像天仙般的少女,淮西林家长孙都不垂涎她的美色,怎么会强暴你这样的丑女?你那身材,像搓衣板似得,老子看了都没感觉。

与此同时,宏宇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慕念雪和赖琴雅主持的会议,以妻子的身份,慕念雪铿锵有力的面对各大媒体,一脸幸福的告诉所有人,自己深爱着自己的丈夫,林逸民是个有责任感,有正义感的好男人,她永远相信他的人格,也会至死不渝的维护这段感情,对于那些抹黑丈夫,诽谤丈夫的行为,宏宇集团将不惜一切代价要为自己的男人讨回公道。

赖琴雅也毫不矜持的面对媒体,直言不讳的承认自己也是林逸民的女人,她只讲了一件事,这辈子即使无名无分,也会爱着林逸民,因为他是一个值得女人去甘愿付出一切的真男人。

发布会结束之际,赖琴雅一脸认真的提出疑问,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的男人为什么到现在也不出来澄清一切,那是因为他不屑做这一切,是非曲直,自有公论。

在一切事件沸沸扬扬之际,国内最权威的媒体发布了一段财政部重要领导人讲话,舆论可以杀死人啊,对于一个富有爱国之心的年轻人,我们为何不用正视的眼光去看待他所做的事情呢?

下面是一则重磅消息,一个庞大的仓库内,堆积着金灿灿的黄金,到底有多少,谁也不知道,看着很吓人,可以用金山来形容。

这位知名领导人含蓄的表示,这些黄金是淮西林家长孙捐献给国家的,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爱国青年,之所以会做出偏激的事情,不正是因为他有一颗爱国之心吗?

试问一个富有爱国之情的青年,看到同胞被欺负,他能无动于衷吗?

这一报道伴随着当初林逸民现场慷慨激昂的视频,勿忘国耻的激励话语,林逸民高大的形象瞬间吞噬掉了一切不利消息,他成了民族英雄。

百姓们的思维是受舆论引导的,连国家领导人都发布出来的消息,能假的了吗?不过太多人兴奋之后,心里却是暗叹,淮西林家长孙真有钱,这么多黄金都舍得捐给国家,咋不给我几块呢?

同一时间,另一个重磅消息传来,宣传部副部长受人愚弄,严重渎职,没有管理好宣传工作,致使一些虚假的新闻散播,愚弄了民众,他因为个人问题,贪赃枉法被双规了。

这名副部长落马后,天下立刻平静下来,所有不利于林逸民的报道开始消失不见,一颗红心照日月,林逸民的光辉事迹,再次被宣扬,他不止是民族英雄,还是偶像,民众们学习的榜样。

事情刚一好转,惊天秘闻出现了,一那名财政部官员因为个人问题被曝光,作风恶劣,养了情人,还包了小蜜,小蜜住的是别墅,情人开的是千万的跑车。

一系列事件曝光后,拨开云雾看事情真相,原来这位财政部官员和淮西林家有关系,那么多黄金贮备原本是国家的,是因为此人受了淮西林家长孙的恩惠,做的虚假言论。不然以他的工资,几辈子也不够给情人买套别墅。

又一名官员落马,林逸民行贿受贿,狼子野心,再次由英雄被打入了谷底,成了国内最大受贿分子。

而纪检委的一名重要官员同样发布了言论,严厉谴责这种受贿行为,纪检委将严查到底。

同时,国内一位权威大学教授也召开了座谈会,讲国际形势,讲古往今来,针对现在日益恶化的r本与华夏外交,畅所欲言的批判这一事件的隐患,一颗老鼠屎,坏了满锅汤,长此以往,华夏将成为国际封杀的国家,还有可能引发两国交战。

...废话不再细说,闲话休得再提,放下这个不写,单说其他。

一边开车,林逸民一边拨通了玲珑的电话。

“干什么?又要奴役我干活吗?”玲珑很快接通了电话,语气不悦的说道。

林逸民这几天和玲珑通过几次电话,都是找玲珑帮忙收集情报,每次玲珑都对他没有好语气,林逸民还一直纳闷,自己怎么得罪这丫头了?

这时候恍然大悟,来了京城快一个星期了,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去看过玲珑,难怪这丫头心有怨气,都快积怨成灾,将自己视为不受欢迎一类人了。

“玲珑,吃饭了吗?”林逸民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随即陪着笑问道。

“你是问午饭还是晚饭?午饭已经吃过了,晚饭还不到时间。如果没什么事,我挂了,正在教孩子们学习呢。”玲珑气呼呼的说道。

“别呀,玲珑,我本来一直想请你吃顿饭,但又怕你太忙没时间,这不想问问你今晚有空吗?我请你吃晚饭。”

话筒里果然沉默下来,片刻后玲珑才娇哼道:“你把我当傻子呢,你要是想请我吃饭,还会在乎我忙不忙?说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做。”

林逸民呵呵一笑,委屈的说道:“你看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真的想请你吃饭,好久没见你,怪想念得,今晚我去接你好不好?”

“我看看吧,不知道会不会有时间,我很忙的。”玲珑语气终于柔和下来,端着架子敷衍道。

“那这样说定了,晚七点我去接你。”林逸民咧嘴一笑,随即问道:“对了,玲珑,赵洪涛那边情况怎么样?我们时间不多了。”

这几天林逸民看似清闲,却也在暗安排着很多事情,让炎黄铁骑武术学院校友会的情报人员秘密找到了赵洪涛的藏身处,一直在派人暗监视,他在等待时机。

“赵洪涛显然也在等机会,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在等待几大家族交锋之际才动手,毕竟有你这位狂人站在河北赵家背后,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玲珑轻笑着道。

“可他没机会了,玲珑,今晚我们动手抓他,让人严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你怎么这样,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吃饭吗?怎么现在又开始安排工作了?”玲珑顿时不满的抱怨道。

“菁菁,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我们先吃饭,完了再抓他,我保证今晚大部分时间都陪着你好不好?”林逸民嬉笑道。

“滚,谁要你陪了,有时间你还是陪苏九媚去吧。”玲珑没好气的呵斥道。

林逸民额头冒出了冷汗,自己和苏九媚那点事,杨冰凝几女都已经猜到了,何况是玲珑这个搞情报的,昨天晚被韩琳言辞咄咄的询问了一番,最后被问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他,只好使出杀手锏,一番胡来折腾的韩琳*吁吁,**燃烧起来也把这事给糊弄过去了。

“菁菁,我和苏九媚之间的事情,有时间我会解释给你听,绝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对了,玲珑,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真是无可救药,折腾出这么一件大事,你居然不理不问,每天还有闲情逸致陪着你的女人们谈情说爱,现在两国关系日渐恶化,为此已经伤亡了很多人,也失踪了很多人,这你居然都不知道吗?”玲珑欲哭无泪的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林逸民神色一变,语气严肃了起来。

难怪爷爷会发火,因为自己连累了无辜,林逸民心里也一阵自责,更多的则是怒火。

“据最新消息,我们在r本的同胞已经死亡了近二十人,有三十多人失踪,多家企业被破坏,连我们的大使馆也被示威游行的r本公民围攻过。而且事态还在恶化,r本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事件已经震动了国内外。”玲珑低沉的叹息道。

“什么?该死,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那我们国家面有什么态度?”林逸民眼神一厉,怒声道。

“华夏同样混乱,百姓也在打砸r本企业,打死打伤无数在国内的r本人,现在面也一筹莫展,事态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已经有大部分高层对你不满了。”

林逸民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阴郁,强压着体内的怒火语气低沉的问道:“玲珑,我是不是错了?是我太自大,连累了那么多无辜之人。”

“逸民,你不要自责,这件事一定有人在推波助澜,试图毁灭你。当务之急,我们要立刻想办法保护在r本的同胞,我大哥已经带着几大统领以及大批炎黄铁骑武术学院校友会的高手赶赴了r本,希望可以解救更多人。”

话筒对面的玲珑听出了林逸民话语的悲愤与自责,心一痛,急忙安慰了起来。

“玲珑,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先挂了,有事再联系你。”

挂了电话,林逸民将车子停在路边,掏出一支烟点燃抽了几口,拨通了天煞孤星冷一凡的电话。

“天煞孤星冷一凡,你们现在在哪里?”

“已经到了大阪,今晚准备行动。”天煞孤星冷一凡轻声道。

“立刻行动,两人一组前往r本几个重要城市,不管什么党派,什么官员,遇到杀,你和闪电神魔一组杀入东京,立刻制服他们的首相和副首相,等候我的命令。”林逸民语气冰冷的开口道。

底部字链推广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