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吸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天照大神保佑,还好次郎没事,”韩裕母亲在旁边絮絮叨叨的念叨,韩裕母亲是标准的信仰日本本土神道教的,神道教简称神道,是日本传统民族宗教,最初以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等为主,属于泛灵多神信仰,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为神祇。【文学楼】神道信仰多神,多到什么程度呢,号称有八十万神,八百万神,或者一千五百万神明,特别崇拜作为太阳神的皇祖神:天照大神。

这位日本版韩裕母亲年纪也有四十出头了,名字叫韩美代子,这里要说明下,日本女性嫁人后是要跟夫家人姓的,美代子原来姓是上杉氏,上杉氏是古代日本一个名门氏族,古时曾经一度受命统治关东平原,也就是现在的东京地区,风水轮流转,现在的上杉氏也早就没落了,沦为普通家族。身高很普通也就16米,面容慈祥,身材微胖,身穿素色衣服和长裤。虽然对儿子韩裕的失忆很遗憾,但又为韩裕能醒了而高些,而在之后的聊天中,韩裕才明白这具身体的基本经历

韩裕,韩姓,这是标准的中国姓氏,古代春秋时期晋国贵族,源于姬姓,百家姓中位列第15位。而为什么在日本呢,并不是出国做生意,或者近代加入日本国籍,也就是所谓的华侨。而是在两千多年前中原混战,秦大举挥兵天下,韩氏家族其中之一某一分支也就是韩裕祖先这支为了避祸而远渡荒洋,无意间到了蓬莱岛,并再次生活下来。而经过千年的历史变迁,韩裕的家族并没有越来越昌盛,而是渐渐的被同化,韩裕是目前全日本唯一的韩姓了。

而为什么说是唯一呢,韩裕父亲叫韩源,在2年前因为疾病已经去世。现在的韩裕20出头,还在上大学院读书,因为父亲去世受到打击,学习也没心思了,得过且过的。韩裕小名是次郎,听名字就很好理解,韩裕家中排行老二,而大哥早在刚出生便已经夭折,连名字都还未取。“家里还真是多灾多难啊”韩裕如此感叹到,虽然前世的韩裕家里并不是很富裕,到时好歹父母和自己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其实那样也很好了。所以现在的美代子把韩裕看的很重,估计韩裕真有个三长两短,估计要想不开了。

看着美代子喜极而泣的样子,韩裕真的感慨可怜天下父母亲啊,好,韩裕就是我,我就是韩裕,我会把美代子当做亲生母亲去照顾。想到这突然感觉身体一阵轻松,日版韩裕的执念也安心的离去了。而韩裕想到远在大洋另一边的父母“这里是日本,这个世界也有中国,我可以以后去中国看看父母亲,虽然不可以思议,但是我也会去照顾他们的”只是韩裕此时并没有注意到,床头的电子表显示的是1980年,而此时的即使是同一平行世界,韩愈父母也就刚出生的样子。

在美代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下,韩裕2天后就恢复健康了,在病床上起来,规规矩矩的穿好衣服,在厕所的落地窗前看着自己,即使知道是穿越的缘故,韩裕此刻心里还是感觉很奇异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世的韩裕相貌倒是不错,身高175米,身材中等,浓眉高鼻,脸白。“嗯,有当小白脸的潜质”韩裕如此感叹到。

“次郎,我们回家”美代子的招呼声从门外传来,“哦,知道了”韩裕边应边往外走到

美代子开着三菱面包车从医院慢悠悠的开回家,没办法,日本国土面积狭小,偏偏人口3亿多,街道马路跟中国比小了一倍,但是很精致,另有一番风格,车速嘛就忽略了。

美代子指着街道边一栋很有日式风格的建筑道“次郎,到了,这是你家,还有映像吗”

最"新"$章-节f上酷;i匠网%p

嗯,韩裕心不在焉的答到,眼前的日式建筑以木材为主,楼高2层,盖着浅灰色琉璃瓦。一开门,房子四周摆满透明玻璃专柜,而里面都是小吃糕点,蛋糕呀,各种面包,还有很多日式点心,比如鲷鱼烧,一种源自东京的点心,主要以面粉,砂糖,牛奶以及小苏打为材料,所做成的形状如鲷鱼的饼干。还有团子,日式馒头,和铜锣烧等等。说实话,铜锣烧韩裕上辈子还真没吃过,只是小时候看机器猫的时候经常听到,也就有映像了。

房子门口的店名招牌叫「韩式和果子」,楼下是卖糕点的,楼上房间2个就是睡觉的。在楼梯口拖鞋上楼打开拉门,里面都是榻榻米铺地。

躺在榻榻米上,韩裕感觉真的很新鲜,榻榻米这个东西迹象表明,尧舜之后皆是以席居为主要生活方式,两汉时期是榻榻米发展的巅峰,唐后也就衰落了,现如今有日本传承发扬。

平躺在榻榻米上,望着整齐的木质天花板,韩裕陷入沉思。现如今自己到了日本,在读大学,以后要干什么呢?当翻译吗,确实,现在自己中文日语一般正常对话完全不是问题,只是在2战结束不久,日本和中国关系并不融洽,交往并不是很频繁。听母亲说自己在大学学习成绩很普通,可能是受到家庭环境影响,学的是厨师专业,日本的厨师,特别是高级厨师地位还是很高的。自己要去当厨师吗,可是自己并不会,而且也没兴趣啊,毕业好去继承这家糕点店,继续做糕点吗?嘛,不管怎么说,并不会太差,这世的家庭条件相对来说还是可以的,选择性也多。

不管怎么样,到时再说吧,韩裕打算先熟悉熟悉这周围环境,于是立马起来跟母亲代子打声招呼就出门了,美代子倒是很不放心刚刚复原的韩裕就这样出去了。“安心妈妈,我会注意的,这次怎么也不会出事的”韩裕答到。

“次郎,一定要注意安全,下次碰到那样的事,别管就好了,您出事了我怎么办啊”美代子担心的说。韩裕心里诽谤到,我还真的不会管,此韩裕非彼韩裕,我还真没有牺牲我成就他人那种乐于助人的品格。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