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别放东西在里面好涨

我把车开了出去,直奔青云山而去。

山上的茶馆很多,能在秀美的风景里品茗,也不啻于一种人生乐事。

这个时节树木郁郁葱葱,鸟语花香。没有比这个季节更适合游山玩水了。

我们进了一个庭院式的茶楼,古朴的实木建筑,前面带一个庭院,庭院里有个湖,湖边有假山。庭院角落里有两棵广玉兰正在盛开,那些硕大的洁白的花朵,有蜂蝶围着那些花朵飞舞,蜜蜂还钻进花朵种的黄蕊里去采蜜。

空地上摆着很多古朴的桌椅,茶客们品茗闲聊,当然也有不是来休闲的,而是来谈生意的。

房梁上挂着灯笼,放着一些经典古筝曲子。曲子似有若无,不会影响到茶客们闲聊的注意力。

茶楼四周古木参天,凉风习习。真是个惬意的所在。

我们是爬山上来的,车停在山下。

一路上我已经把我代理王蓉男友的事给夏梦讲了。当然我并没有提到我借高利贷的事,也没提到我做王蓉代理男友我将得到十万块的事,我只是说王蓉以炒我鱿鱼威胁我必须做她的代理男友。当然,这是有期限的。

其实根本没有炒鱿鱼一说,我在太阳雨服饰的工作,一周前已经被王蓉炒掉了。

我们在庭院的湖边假山边上的座位上坐下,要了一壶绿茶,一边品茗一边闲聊。可能是夏梦太喜爱那把宫扇了,所以爱不释手,一直拿在手里,也没见她扇几下,估计是怕弄坏了。

其实我们老家那边制作的宫扇,材质都是很好的,哪那么容易弄坏。

我们聊了很多话题,思维信马由缰,从我爷爷的病情,聊到夏梦的工作,再聊到我想攒钱去北海道的计划。

俩人都聊得很开心。我们人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人,大多数都是泛泛之交,因为性格、兴趣都不尽相同,各自都抱持着自己的观点,所以遇到能够相谈甚欢的人几率不高。

鱼水之欢,我认为不单单是指男女情爱,还指友情,像我和夏梦在交流时,彼此心里都能感到鱼在水里般的愉悦。

夏梦知道我有个初恋女友叫苏芮,而且她抛弃了我,嫁了人,在北海道定居了。

“是到北海道看苏芮吧?”夏梦看着我说,“你觉得她还会再见你么?”

听她这么一问,我突然就愣住了。

我确实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想过苏芮会不会见我。我只是一直计划着想去北海道看她,起初的时候这种想法很强烈,但后来去北海道的决心被一件突发事件给截断了,那就是我奶奶因为车祸住进了医院,生命危在旦夕。

奶奶离开后的半年里,我一度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暂时也把去北海道找苏芮的想法搁浅了。

半年后去北海道的心才慢慢复燃,但那时候我已经没钱再去北海道,我管陈凯借的那五万就是给我奶奶支付医疗费用的。而且,还有一个心理障碍堵在我前面,那就是如果我去了北海道,我要如何面对苏芮?

是愤怒,还是悲伤,面对抛弃了我、嫁给有钱人的苏芮,我将要如何面对她?

诸多原因导致我的北海道之行,至今依然没能成行。经济方面是一个原因,心理障碍是另外一个原因。

但是,我一直没想过苏芮会不会见我这个问题。在我心里,苏芮的形象依然停留在从前,在我的印象里,她依然还是那个深爱着我的女孩!然而,事实上,她也许完全变了样,不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我让我觉得十分陌生的女人!

也许在她当初决定离开我时,她就已经变了,彻底变了。否则她怎么会抛弃一个相爱五六年的男友,嫁给别的男人,还跟着人家去北海道定居了?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夏梦的这个问题,确实把我问住了!

“也许,”夏梦抬手拢了秀发,抬头看着我说,“阿狄,你该是时候放下了。物是人非,离开的人只适合保留在记忆中。也许苏芮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她并非把你彻底忘记了,也并非不曾想过你,只是时过境迁,你们已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见我低头不语,只是不停地用力吸烟,她接着说:“如果现在你突然出现在苏芮面前,也不能再改变什么。也许苏芮婚姻幸福,还有了可爱的儿女,你的突然出现,只会让她感到尴尬,也只会加重她内心对你的愧疚感……”

“可是,”我突然抬头瞪着夏梦道,“苏芮不一定真爱那个男人,她只是需要钱,在她提出分手之前,她在北海道给我写了很多信,说她想继续深造,她需要很多钱……如果知道她会因为钱离开我,我哪怕是去抢银行也要帮她弄钱,当时我一个穷光蛋,哪有那么多钱送她去国外念书深造……”

我从部队退役之前,苏芮已经去了北海道,我退役后的一年里,跟在部队里一样,我和苏芮仍旧是鸿鹄传情。我无法再忍受相思之苦,一年后我准备出国看她,就在那个时候,苏芮突然向我提出了分手。到现在我们已经快六年没见面了!

唐朝诗人李商隐说得好,“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啊!

“也许,”夏梦看着我说,“也许苏芮就是不愿意看到你为她去抢银行,不想看到你变成一个坏人,才选择嫁给了别人。她那么了解你,肯定知道你会因为帮她而去干非法的事,她不想毁了你。我相信她是很爱你的,也许她一直爱着你……”

“你说的都是也许!”我突然瞪着她道,“事实就是我被抛弃了,被一个我爱了五六年的女友抛弃了!就是这么简单!”

俩人目光相触,夏梦欲言又止。我也感觉自己的情绪太激动,俩人都低下头去不言语。

过了好一会儿,夏梦抬起头对我说:“阿狄,我们走走吧!”

“去哪?”我抬头问她。

“这附近不是有座古寺嘛,”她对我笑了一下说,“我们去看看吧!”(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