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女厕所漫画

“那好,明晚八点见。”伊布布挂掉了电话。

“你和,,你父亲之前也经常电话交流吗?”木方问道。

“是的。”伊布布看着遥远的星空,回答道。

“之前,有没有邀请过你见面?”

“……没有,他之前很忙的。”伊布布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将木方往外推了推,“离。离远点,要不是你感冒了,我……”

“好好好。”木方向床的外沿挪了挪。

其实木方是拒绝上床的上的,可他这两天的感冒却是越来越重了。伊布布本来提议自己睡沙发,被木方一口回绝了。最终,伊布布提出用两床被子,中间用东西隔上。伊布布还是很担心的,她不知道木方睡着后会不会有多动症,万一半夜……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没办法,病人的待遇必须要高一点。

“那时候,是因为你妈在吧。”木方直言。

“不是的!”伊布布厉声回绝,随后却软下了声调,“他只是很忙而已。”

木方不再多说什么了,“晚安。”

“晚安。”

当然,伊布布的担心是多余的。

小小的双人床,准确的说,应该是1.5人床。适合情侣,却不适合当前的两人,两人睡在一起已经勉勉强强了,当然是支持不了其中任何一个人摆大字的。

木方被一巴掌打醒了。

“怎么了?”木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黑暗中,那边模糊的身影向他压来,他感觉到有个软绵绵的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脸上。

“什么东西。”他下意识的推了推,“嗯,好柔软……”

随后他心中一凛,这个好像是。。

他慢慢在枕头底下拿出了手机,单手寻找着解锁键。终于找到了。摁下,用微弱的光线想要看清,是不是自己想象的东西。

白色的睡衣完全睡乱了,没有文胸,酥胸半露,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

“唔!”下面起反应了,“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脸却不肯离开那一坨东西。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用微弱的视线(大部分都没那一坨挡住了。)寻找着手机的照相功能。

突如其然的一脚,将自己踢下了床。

木方先是惊慌,后来发现她并没有醒,才松了一口气。幸亏她将自己踹下来了,自己也清醒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自己也彻底失眠了,刚刚的触感,温度,香气,无时无刻都在自己的脑子里缭绕着,折磨着自己。

“我要睡觉……”木方绝望了。

还好周日是假日,不用上班。

伊布布醒后,发现天色尚暗,木方呢?

。。回沙发了?

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电风扇的声响突然地占据了自己耳朵的注意力,再也睡不着了。

那就起床吧。

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那身衣服。

木方应该还没醒,那就。。先换上吧。自己早已等待不急了。

关上窗,换换褪下白色衬衫。

慢慢穿上了内衣内裤,拿起了那白色长裙。

轻叹。

爸爸一定还爱着妈妈,一定是的,自己是他们两人的结晶,而爸爸一直都很关心自己。

离异,一定是有其他原因。

虽然一直不能接受,但自己一直在逼着自己,假装接受。

“咚。”有重物掉在了地上。

伊布布回头,木方正在从地上爬起来。

四目对视。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伊布布音调音量越来越高了,“你你你,一直在醒着?”

“……没有绝对没有,我我我,我做了个噩梦摔了下来,绝对没有看你换……”木方突然意识到说漏了。

随后枕头将自己砸飞了。

向后摔倒的那一刻,他似乎听不到了伊布布的尖叫了,只听到了自己的心声:血赚。

一天的道歉加上美味无比的食物,伊布布终于决定原谅他了,不过,她又提了一个要求。

“待会儿你陪我去,可以吗?太晚了。。”伊布布问他,“不过快到的时候不要跟着我,,让我自己进去。”

“好。”木方点头答应。

伊布布从沙发上起身,仔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细微褶皱。

时间逼得越近,她就越慌张。

差不多三年没有见到他了。

“出发吧。”

某咖啡馆。

木方等伊布布进去后,过了一段时间后,自己也进去了。他看到了异样。

伊布布的面前,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年轻少妇,年轻少妇衣着不菲,怀中还抱着一个孩子。

木方眼睛微眯,似乎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随便找了一个近的位置坐下了。那个位置只能看到伊布布的背影,但他知道,伊布布会是怎样的表情,会是怎样的心情。希望她能挺住。

“她就是你之前的女儿?带孩子没问题吧。”少妇随口说着。

“住嘴!”中年男子瞪了她一眼,随后,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向伊布布。

“这几年过得好吗?”

伊布布点头。

“她……你妈怎么样?”

伊布布又点了点头。

短暂的沉默。

“我想争取你的抚养权,你同意吗?”

沉默。伊布布不停地搓着裙边,似乎是一直在忍耐着什么。

她就在那里低着头。

“啊,我不该提这个,这么久没见了,应该先叙叙旧。”中年男子笑着,“我的女儿,长这么大了啊。”

“嗯。”伊布布点头。

“我直白说了吧,阿宝需要人照顾,我才同意你来我家,你上学的,应该很缺钱吧,开个……”

“你闭嘴!”中年男子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你凶什么凶!不要忘了谁是这一家之主!”那少妇不顾怀中的孩子大哭大闹,狠狠地回了一句。

“你先回车上去。”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儿。

木方知道,伊布布已经哭了。因为她在颤抖。自己要不要上去帮她一把?或者说,让她自己慢慢接受?哎,没有办法,有些事,必须要认认真真的品尝它的痛苦磨难,渐渐的不再觉得痛苦了,才能慢慢长大。

这是她必须要经历的,不能逃避,自己也不能去帮她。

只剩父女两人了。

“布布,你要不要来我这边?”中年男子柔声问到。

“你还…爱着我妈妈么?”伊布布突然问道。

“啊?你在说什么。”中年男子尴尬的笑着。

“你之前,是一直在躲着她吗?躲着她和贫穷。”伊布布继续反问。

“你在说什么……我和她已经离婚了,这……”

“我只是再问你,爱与不爱。”伊布布缓缓站了起来,“你,你还是我爸爸吗?”

“我?我当然是啊。”

“你不是!”伊布布双手握拳,狠狠地锤在了桌子上。

滴答,滴答。

两滴晶莹的水珠,落在了桌子上。

“你只是一个其他人而已。我没有父亲,他已经死了。”

中年男子不再出声,只是看着她缓缓起身,慢慢离开。

木方随后起身,却被那人叫住了。

“少年,等一下。”

“我?”木方没打算回头。

“你和她一起来的吧?”

“……”木方点头,“所以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还要追她。”

那个中年人默默地站起来,向门外走去,“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和他认识,但你一定要答应我。”

他走到了木方旁边,递了一张名片。

“保护好她。”

木方接过名片,抢先一步走了出去。

他要先追上伊布布,伊布布是怕黑的。

伊布布出门就跑了,虽然记得路,可路灯和路灯的间隔好远,每次想到下一个路灯,都要跑好远。

太累了,也太恐怖了。

黑暗和念想折磨着自己的大脑,她想哭,可路灯之外全是黑暗,她不敢哭。

路灯之下,圣洁,明亮。

“谁?”伊布布听到身后的黑暗跑来了一人。

“是我。”木方回应。

“不要过来!”

木方停下,站在光明之外。

“你先回去吧。”

“不可能的。”木方坚决地摇头。

伊布布突然跑了,她跑向了下一个路灯。

是因为身后多了木方,自己才敢这么冲进黑暗啊。

下一个路灯,他追上了她。

他摁住了她的肩,猛的一拽,将她搂在了怀里。

“放开我!放开我!!”她用力锤击着他的后背,最后,一口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忍着剧痛,不动声色,只是不停的抚摸着她的头。

“假的,都是假的,什么爱情,都是假的。”她边哭边喊。

“会没事的。”他轻轻安慰。

“你什么都不懂!都是假的!他忘记了一切,他忘记了他给我买的裙子,他都忘记了!!”她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衬衫。

“会没事的。”他依旧那么柔和。

她又对着另外一只肩膀,咬了下去。

“轻一点,别硌到牙。”

“……”她稍稍迟钝,随后松开了嘴巴,扑在了他的怀里,失声痛哭。

他长叹,抚摸着她的长发。

“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