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寡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言不知是睡了多久,渐渐的醒了过来。他从草堆里渐渐的爬起来,这草堆虽然扎人,但是却让沈言感觉到了与众不同的温暖,仿佛比身上披着黑色的大氅还要暖人



看见女孩一个人倚在墙角绻成一团静静的安睡,却将那张温暖的“大床”留给他,沈言的内心突然一寒。

他走过去拽了拽女孩的衣角道:“伊人!一起睡吧!”

女孩蹭的蹿了起来,浑身戒备,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那一声“伊人”是在唤她。女孩的眼神犹如窥探食物的猎豹,好久,才算是渐渐的放松下来!

“我不碍事的!几年了,我已经习惯了,你中了奇毒,切不可再感染风寒,还是你睡吧!”女孩的黑眸微微的晃动。

“若是你病了呢?”女孩似乎以为沈言要猥亵她,沈言赶忙补充道:“这里荒无人烟,我们又没有药,谁病了都难以处理,不要介怀了,好吗?”

杨伊人盯着沈言看了半天,那张本应该很动人的脸蛋确是又黑又紫,黑漆漆的头发盖了满脸,完全分辨不出是什么表情!

沈言一脸微笑:“我以大哥哥的身份命令你,和我一起睡!”

女孩微微的犹豫了一下,迅速的钻进了草堆里。女孩在几年之内仿佛经历了所有的冷和饿,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感觉到了哥哥的温暖!

沈言也跟着钻了进来,两个人挤在一起,虽然不像一个人那样舒适,但是却暖意洋洋!

女孩整夜都是背对着沈言,所以他看不清伊人的表情,沈言知道。这个女孩的身上有那些富家子女所没有的气质——坚韧。

第二天,沈言一直睡到了天色大亮。树叶上沾满了透明的露水,阳光亮白的十分耀眼,但是却没有多少的温度,沈言睁眼,却发现女孩正蹲在小石潭边准备杀兔子!

沈言不由的内心一阵的惊奇,女孩竟然能抓兔子,不由得快速起身走到女孩身边,吃惊的问道:“你抓得?”

女孩目光轻闪的点了点头,便又继续做自己的事情,用一把匕首一把扎进了兔子的脖子,瞬间,那活蹦乱跳的山跳便血肉模糊,不复刚刚激烈的扑腾!

“像你这样残忍,将来可没有人敢娶你?”沈言微笑的打趣道。

女孩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继续用手中的刀剥着兔子。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女孩不是没有好生之德,如果今天兔子不死,那么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大哥哥便会死,恶人还是自己做吧!

山跳这种东西动作极其的灵活,凭女孩的身手显然不可能捉的到,但是他在山中用绳子下了很多的的套,最近几日才套中这一只兔子,没想到便宜了眼前的这个大哥哥。

沈言见她似乎没有什么处理兔子的经验,便开口问道:“我对这种事情很熟悉,不如我帮你吧?”

也不知为何,女孩对眼前的这个陌生人莫名的信任,若是在往常,他一定以为这是一个来和他抢东西吃的,必然不会把它交给他,但是此次,女孩却毅然决然的将手中的兔子交给了沈言,又往旁边挪了挪,似乎怕妨碍沈言行事!

“我们今天要把它都吃掉吗?”女孩似乎有些不舍,毕竟自己好久没有开荤了,而这又是最近几天他才抓到的一只兔子。

沈言淡淡一笑,一脸明媚的道:“放心吧,大哥哥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以后每一顿我都会让你吃到肉!”

女孩怀疑的眼光眨了眨,显然不信!

酒足饭饱之后,两个人坐在草堆上面闲谈了起来。

“这是我此生吃到的最为美味的兔子肉了!”沈言一声轻叹。

女孩吃饱了,心情自然也好了很多,竟然与他搭起话来:“我已经好久没吃肉了!”

沈言微微一笑,对于他来说,这是他当上将军以来吃过的最草率的一顿饭,但是却觉得美味无比,而对于眼前的女孩来讲,能吃上一顿饱饭就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哪里还管什么大鱼大肉。两个年纪的人,截然不同的两种遭遇。

“我还没有完全的好转,何况凭脚力我们也走不远,我们在这里待几天,最多两天,两天之后,我们便离开这里!”

能离开对于女孩来说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虽然他不知道眼前的大哥哥是什么来头,但是至少能给自己一顿饱饭。她现在希望的,便是每一顿都能吃上白花花的馒头和喝上热气腾腾的汤!

女孩点了点头!

“我们该怎么离开?”女孩一脸狐疑的问道。

“等!”沈言斩钉截铁的回答。

“等什么?”

“我的马!我想他快回来了!”

沈言自在的在小石潭里面洗了洗手,遥望着远方盘旋的山道。

“我们能去哪?”女孩的心中似乎有韬光养晦的冷酷!

“滨州!”

“滨州?我们处在何地,现在又是什么年景?”

初见这个女孩,沈言只觉得她是一个靠挖墓为生的小乞丐,但是她说出这样的话,沈言竟隐隐的感觉到女孩身上独有的气势!

沈言的脸色已经好了一些,他没有回答女孩的话,显然是想听听女孩接下来要说什么。

女孩用手抹了抹鼻尖,眸色冷冷的道:“这里虽然是周地,但是却被北域的兵马占领,去滨州,会被认为是北域派来的奸细,去北域,又有违大周子民之道!所以我才一直待在这里,进退两难!”

听着女孩说出这样的话,沈言不由的内心一惊,赞赏的道:“你有这样的见识,着实难得!”

“切!”女孩有些不屑,“经历了便懂得!这是那些在古书里面学不到的!”

女孩说的在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你做这样的事情,若是死者是女人也就罢了,可若是男人,你会不会害羞?”沈言话锋一转,却将话题提到了女孩的盗墓之上。

他故意说的有些慢,其实他知道女孩迫不得已,也许不是这个女孩,他现在已经在鬼门关徘徊了!

女孩的面色有些苍白,自己毕竟是个女孩,抢又抢不过那些那人,为了活命也许这是唯一的出路!

人们敬畏鬼神,那是在衣食无忧的前提之下,按照那些人的说法,女孩恐怕要被挫骨扬灰,下十八层地狱!

“命都没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女孩有些心不在焉。

沈言突然觉得自己错了,也许现在,她不应该问女孩这样的问题!

不出沈言所料,千里烟云照果然是天下良驹,两天之内,在没有人引领的情况下找到了沈言的所在地点!

有人说良驹通神,所以知道主人在哪!

究竟是不是没有人会去查证,只是女孩一阵的吃惊,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马!

“这是你的坐骑?”女孩一面抚摸着千里烟云照,一面吃惊的问道。

沈言本想笑,却强行的压制住了,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

“好漂亮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马!”

沈言没有太多的啰嗦,整理了一下之后,扶着女孩上马,两人一马,飞速的前往滨州城方向去了。

“以后见到那些起居八座的大老爷,你怕不怕?”

女孩笑脸腼腆,使劲的摇头,“我以后要成为像你一样的大人物!”

沈言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山洞,也许以后要成为女孩或者沈言心中最为重要的一片回忆。女孩在这里有几年了,离开不舍是肯定的,但是留下来又能做什么呢?难道要继续盗墓为生吗?

不,这不是女孩想要的生活。

也许年老的时候,女孩会淡淡的想起沈言的那句话: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