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甜宠吸乳限H

有了娜塔莉这一嗓子,两个人可算都安静下来了。不过,艾薇儿仍不断以诡异难测的目光扫着昊明的身子,尤其总在他的胸肌、腹肌、脐下三寸扫着。

“另外,布莱德,你还是穿上上衣吧。”

娜塔莉看向他那张俊脸,不断摇头:“鼻子里还塞着两卷卫生纸呢,一点都不帅。”

昊明看向落地镜,的确,那两卷自己做的鼻塞就像天牛的触角。自己先前没觉得,现在被娜塔莉指出来,似乎还真不是很好看的样子。

“咳咳,我这不是准备洗澡嘛。”

他嘿嘿一笑把上衣穿上,艾薇儿则哼了一声:“娜塔莉,我用你的浴室先洗了?喂,那个什么莱特,禁止你进我们那间浴室,不然老娘罚你看一百部猛片却给你戴上贞草带!”

放下一句狠话,艾薇儿砰砰跺地地走人了。

当浴室关门声响起后,昊明摇头道:“娜特,千万别让这丫头常住这里,不然我迟早会被她闹得神经崩溃!”

娜塔莉直到现在还端着牙杯呢,看昊明一脸郁闷的表情,她扑哧一笑:“不需要让我看看你鼻子了?你不会想让我就这么给你处理伤口吧?”

昊明瞧瞧自己,结实健美的身材虽然不太夸张,但也算很不错的嘛。

不过,瞧娜塔莉一副“你不穿好衣服我就不给你看鼻子”的模样,不假思索地考虑到利害关系,他还是手脚麻利地把衣服穿回去了。

“这还差不多……”

娜塔莉也是真好笑,谁不知道昊明到底在抽什么风。倒是得承认,他的身材确实能叫大多数女孩看了面红耳赤,就算自己绝不是花痴类女生,也难免不对他的上身扫上几眼。

所以才要让他穿上衣服啊,不然要是被这小子偷窥到自己偷窥他,脸皮该往哪里放?

昊明往客厅沙发上一坐,两颗鼻孔仍塞着两卷手纸,嘿嘿乐道:“娜特,你真不愧是外科医生的女儿啊,原来对耳鼻喉科也有研究?”

娜塔莉压根就懒得搭理他,从卧室床头柜取出棉签等相关道具,毫无声息地坐到了昊明身边:“我先把你这两卷纸摘出来了啊,真是的,你瞧瞧你塞得多难看!”

说着,她就把纸卷抽出来了。

顿时,两人都没了动静。

被塞了半天,纸卷尽头当然被鼻血浸染了,但与此同时,更有两股青色的粘液被拉了出来。

昊明:“……”

娜塔莉:“……”

昊明:“咳!”

娜塔莉:“嗯,不错,你没患上鼻炎。”

昊明:“……挂到上嘴唇上了。”

娜塔莉:“你不会还指望我帮你擦吧?”

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昊明赶紧拽一张卫生纸擦鼻子。

真是窘大了,就算没患上鼻炎,怎么能让鼻涕被拽出来呢?而且是那么大一股鼻涕!都被扯到上嘴唇上了!

娜塔莉表情还算淡定,也没有面红耳赤的小姑娘模样,但尴尬仍是在所难免了。在昊明嘿嘿笑着擦鼻子的同时,她准备着棉签,目光却忍不住瞥向墙角天花板,一副照顾长不大的弟弟的模样。

“好了,娜特,我擦完了。”

待昊明干巴巴说道后,娜塔莉这才又白了他一眼,倒是没再说什么了,棉签捅入他鼻孔检查了起来。

“不错,伤口不算严重,而且鼻涕可以阻塞细菌渗入。这里教你一个医学常识,千万别以为鼻涕是污秽物,那就是鼻腔分泌物而已。它是由粘蛋白构成,具有湿润鼻腔膜、湿润吸进的空气的功……”

“那个,娜特,医学常识教育回头再说,能不能打开台灯啊?别拿着个手电照来照去好不好?我很尴尬的。”

“庆幸我不是肛肠科医生吧,不然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撅屁股?”

“我是鼻子有问题吧?”

“上面有问题,就要从下面进行疏通,有什么不对吗?”

“那是下水管道吧……”

嘴里不断打着对方的趣,娜塔莉检查得倒也用心,发现伤口位置后,便体贴又专业地用棉签将一股股青鼻涕挑出来,然后再沾着碘酒进去消毒。

近距离坐在一起,女郎身上清淡的香水味不断飘入昊明的鼻腔中。在那张近在咫尺的美丽娇颜上,则尽是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着她忙来忙去给自己处理伤口的样子,半晌之后,昊明忍不住开口了。

“谢谢。”

这句话当然早就该说了,娜塔莉刚把又一根棉签扔进垃圾桶,玉葱般的手指点点他鼻梁道:“你可是将我背了整条八达岭呢,这点事算得了什么?”

昊明低头看向娜塔莉的脚踝,色泽仍有些发红,不过经过几小时的休息,肿胀基本已经消退了。

“你的脚腕不用再处理一下吗?”

娜塔莉也低头看来,俯身捏了捏脚腕,多少还能感到些痛感:“不太严重了,但明天去医院看看也好,布莱德,艾……”

“我洗完啦!”

说曹操曹操就到,娜塔莉刚想提到某人呢,某人就大声嚷嚷着从某间浴室里钻出来了。

昊明抬头看去,肯定是因为自己还在家的关系,艾薇儿把自己裹得是真严实,完完全全就是把外衣又套在了身上。

什么出浴美人啦,什么浴巾裹体啦,什么香莲玉足啦,都是扯淡。

就是个头发有点湿的朋克少女罢了,顶多就是熊猫眼不在。

昊明不禁撇嘴,黄毛丫头就是不行啊,哪有我家娜塔莉来得优雅动人。小时候是古灵精怪的萝莉一枚,长大了是青春少女一只,再往后更是妩媚人、妻和知性御姐的统合,绝对完爆某熊猫眼一百条街!

“喂,小子,瞅什么呢!?”

艾薇儿偏偏就是天生瞧昊明不顺眼,见他瞪向自己,大眼睛更是立马回瞪了过去:“还有,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昊明和娜塔莉面面相觑,有什么问题吗?

无非就是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一人俯身握着脚腕,一人低头观察而已。

娜塔莉再低头瞧瞧,自己穿得是小圆领衫,就算弯腰也没走光啊?

昊明顿时不乐意了,起身对艾薇儿道:“看看表几点了,睡不睡觉了?你还想和我们玩个夜场派对不成?

不过这次,艾薇儿却没被挑衅成功,看到娜塔莉正检查自己受伤的脚腕,她大步向前耸了下昊明身子:“你让开。娜塔莉,还难受吗?要不要去骨科医院看看?”

娜塔莉起身摇头道:“不必了,估计今天晚上就能消肿了。布莱德,既然伤口帮你处理完了,就赶紧洗洗睡吧。爬了一天的长城,我也累了,想早点睡。”

此话有理,昊明看看时钟,时间都已经到零点前后了,便起身道:“那我去洗澡了,喂,那个谁,我先确认一下,你没打算在娜特家常住吧?”

昊明盯着一脸倔牛样子的艾薇儿,心里还真有点打鼓。天知道这丫头来北京要玩多久,她一日不从这里滚蛋,自己就等于一日在面对着护花使者啊。

该死的,她和娜塔莉也就认识了几小时吧,这么烦我算什么意思?

艾薇儿哼了一声,倒是没再说什么了。她到也清楚,就算自己不知怎么着,就是瞧昊明这小子不顺眼,人家也是堂堂正正的娜塔莉的邻居,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孩确实算不得什么。

不过,瞧着这么个小子也对自己天生不对付的架势,让她就这么闭嘴,那怎么行!?

“我就在娜塔莉家常住了,你管得着吗?我还要在北京玩上整整一百年的时间,这段日子我全都要住在这里,不行吗?你管得着吗?”

“一百年?不好意思,本国的房产有效期只是七十年而已,后三十年你恐怕要睡在大街……”

“咳!”

娜塔莉是真的无奈了。

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这么两句话也能吵起来?

听到户主发言了,两个人也都立刻消停了下来。艾薇儿再哼了一声,便呼呼作响地找了间卧室闪人了,临经过昊明时还不忘了撞他一下。

“今天这都是些什么情况啊……”

昊明无奈扶额,对同样一脸无奈的娜塔莉道:“那我也先去洗澡了。”

娜塔莉苦笑摇头,真有些觉得,自己邀昊明入住一晚的决定下得太草率了:“去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