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裸交有声性动态图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作为签署投降协议的人,巴迪用自己签字的手将普鲁曼帝国变为历史,也宣告了普鲁明斯克家族对普鲁曼帝国统治的终结。在这之后,这位老人谢绝了赛芙琳忒的邀请,选择回到帝都的自己的家中隐居,再不问世事。“以后就交给你了。我看得出来,殿下虽然身为女性,却有着一颗不逊于男人的雄心。把国家交给你这样的人管理,那是在合适不过了。身为普鲁曼帝国的宰相,我没能够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挺身而出,而是亲手将她送上绝路。我不是一个好宰相,对于殿下的邀请,恕我不能从命。”赛芙琳忒完全理解巴迪的心境,身为帝国重臣却签署了亡国协议书——统治帝国的普鲁明斯克家族灭亡,普鲁曼帝国已经是名存实亡,那些独立的行省就是佐证。再让他为造成这一切的自己效力,这的确太为难他了。战争的结束,压在他们头上的暴政解除,令所有希望终结战争的人们欢呼雀跃,无不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庆贺着和平的到来。作为和平最大的缔造者,赛芙琳忒自然受到了整个大陆的尊敬。尤其是那些饱受帝国战火波及的地区,更是将赛芙琳忒当做救世主,光明神派下人界的万军,狂热的信徒甚至还提议为她建造石像以纪念她伟大的战绩。这一做法让赛芙琳忒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不会脸红。”玫琳说道,坐在她对面的女孩小脸红扑扑,很是可爱。“我好歹也有那么点羞耻心好吧。”赛芙琳忒说,“没想到我竟然也有这么出名的时候。”玫琳被逗笑了。“心安理得的接受吧,这是你赢得的。还有一件好消息我先给你透个底,你在圣战中的功劳有目共睹,又亲手消灭了挑起圣战的暴君。功劳之大远远超过其他人,你就等着接受奖赏吧。”作为圣战中功劳最大的赛芙琳忒,教廷在经过商议之后决定,由她来暂代普鲁曼的职责,将帝国原本涣散的势力再整合起来。于是赛芙琳忒就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暂时代理人,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物。首先是将国家的指挥中枢再度启动,为此少不了要依赖帝国贵族。值得庆贺的是忠于皇室的贵族基本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贵族都是投降派,赛芙琳忒调度起来会相对轻松很多。日耀军团由帝都驻军改为帝国边境集团军,负责防守北方,抵御兽人的入侵。将这支帝国最后的精锐调走,远离政治中心,算是消除了一个心腹之患。其次是那些原本在战乱中各自为政的行省,原本是因为叛乱而造成各行省总督拥兵自重的现象。赛芙琳忒代表教廷出面处理帝国事物,一方面实力不足不足以割据一方,一方面对教廷和帝国也还算忠诚。在女孩向帝国全境颁布法令之后,大多数行省总督纷纷选择重新成为帝国的封臣,回到帝国怀抱。还有一些有野心的总督并不买账,他们借口赛芙琳忒的同盟军是侵略者,身为帝国总督镇守一方,是帝国的忠臣,要他们向赛芙琳忒这个毁灭帝国的家伙效忠,简直痴心妄想。赛芙琳忒对这些总督不乏鄙夷之意的回信很不满意,只是现在有一大堆事情要她处理,抽不开身,只能先在心里摸摸地记住他们的名字,以后找他们算账。还有一个就是北方的兽人,皇帝阿萨拜亚为了对抗赛芙琳忒,将驻扎在北方边境用于抵挡兽人的强军调离,直接导致了大规模的兽人闻讯南下。在赛芙琳忒击败普鲁曼帝国时,原本处在山脉以北的兽人已经大规模迁徙到原帝国境内,北方十几个行省沦陷,在那里的人类正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教廷的军队总指挥和见证过赛芙琳忒和帝国宰相巴迪签署了投降协议后不解散军队,直接全军开往沦陷区去解救被兽人奴役的同胞去了。但通过和教廷联络中得知,教廷军在北方打的并不顺利,占据一度陷入拉锯战。而教廷方面也有让赛芙琳忒出征一同讨伐的意向。只是帝国占领区这里需要有人坐镇,这才没有实现。除此之外,各地的战后重建工作也在教廷的资助下展开。7月,赛芙琳忒终于将各项计划顺利推行下去,并收到一系列成效。月底,赛芙琳忒让菲安丽雅坐镇帝都,赛尤西亚、基里奥斯担任副将,亲自带兵三万,目的是收复那些被不听话的帝国总督把持的行省。军队高歌猛进,士气高昂,一路快速推进。各个妄图自立的总督们根本不是这支军队的对手,投降的投降,战死的战死,自杀的自杀。赛尤西亚和基里奥斯战果丰硕,不到三个月,赛芙琳忒就讨平了割据势力。除了北方的沦陷区,普鲁曼帝国算是都掌握在她手里了。大获全胜的女孩带兵回到帝都,各有封赏不提,她准备在帝都和好友们一起庆祝新年。这天,教廷派出使者来到帝都费撒琉斯,给赛芙琳忒带来了教皇的任命。“赛芙琳忒·希律尔斯在战争中中功勋卓著,表现活跃;身为圣战总指挥身先士卒,深入敌境,亲手斩杀暴君阿萨拜亚·费迪南·普鲁明斯克;解放被异教奴役的帝国人民,拯救了战火四溢的大陆全人类;为阻挡魔族入侵立下赫赫战功;在治理内政上效果显著,挽救了无数濒临破产的人民。经教廷十二主教、七十二审判长投票表决、教皇陛下首肯,封——赛芙琳忒·希律尔斯为帝国合法管理者、帝国合法继承人;希律尔斯家族升格为皇族。即日起诰书大陆,以示嘉奖。”尽管事先有所预料,但在切实听到要将整个帝国交给自己时,女孩还是有些晕眩。“感谢教皇陛下恩典,这是无上的荣耀。”回过神来的赛芙琳忒赶紧从使者手中接过任命状。在由烫金花纹点缀的羊皮纸上,确确实实地写着她所听到的文字。她心里难以抑制地激动,但脸上却努力保持平静,样子别提有多怪。好在所有人都认为这一荣耀非她莫属,倒也不在意这些细微末节。使者先是向赛芙琳忒道了个喜,又道:“还请殿下务必要记住,历代王朝,皇帝都必须去教廷接受正式册封方能成为大陆上王国公国的皇帝。”“谢谢阁下的告知,我记住了。”恭敬地送走教廷使者,在场听授的人欢呼声直冲穹顶,整个帝国正殿鼓掌声、道贺声响成一片。赛芙琳忒即将成为皇帝,他们这些跟随者自然水涨船高,或是入阁拜相,或是镇守一方。他们所有人都将成为贵族,从此拥有自己的领地,自己的封臣,功萌子孙。而他们追随赛芙琳忒的事迹,也必将成为吟游诗人弹奏演唱的歌词。赛芙琳忒像个要嫁人的女孩那样被围在中间,红着脸接受着四面八方的祝贺。每个人的喜悦都溢于言表。“祝贺你,赛芙琳忒。”女孩一愣,下意识地去寻找声音的来源,但目之所及尽是喜气洋洋的人脸,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当然,也不可能有。是幻觉吗?我刚才……好像听到尤古朵拉的声音了。这样的喜事,自然要摆宴庆贺。赛芙琳忒向全城发出邀请,不管是同盟军将士,还是原帝国官员贵族,都接到了这封请柬。同盟军自不必说,为了讨好赛芙琳忒,同时也为了获取更多的好处或保住现有的利益,他们都非常乐意前来捧场。就连城墙上执勤的士兵也分到了许多酒水和美食。觥筹交错间,身着盛装的赛芙琳忒带着菲安丽雅各个女将穿梭在宴会的各个地方,接受大家的称赞和敬酒、恭维和讨好,忙的不可开交。就连恪守教义不怎么沾酒的教廷使者,也架不住同盟军将军们的热情,被灌了好几瓶。前朝宰相巴迪也接受邀请到场,但他却拒绝了同僚们的邀请,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里慢慢地品酒,细细地回味着酒的醇香。在年轻的时候,他也曾向在场的所有人那样开怀畅饮,高谈阔论。但现在他只想像一个普通的老人那样,安安静静地坐着,独自回忆过去的时光。“欢迎你的参加,阁下。”赛芙琳忒自然注意到了在角落里的老者。巴迪向女孩微微欠身,“祝贺您,殿下,这是您应得的。”“大家都从中获得了好处,也算是各取所需吧。”找个位子坐下,绷直四肢舒展一下筋骨。她不想刻意去掩盖什么,所以这些平日里的一面也就没有回避。“阁下或许不知道,我并没有什么野望,最初的想法不过是鼓捣点发明,让自己过得好一些而已。只是命运之神并不打算让我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总喜欢制造些麻烦出来折腾人。如果不是形势所迫,谁会去干同盟军总帅这种累人的活。不过我和命运女神不对路,和幸运女神倒是合得来呢。”“殿下对我说这些,就不怕我去宣扬吗?如果让教廷知道他们选择的皇帝,会是这么不虔诚的人,一定会收回命令吧?”巴迪问道,一双老眼饶有兴趣地看着女孩。赛芙琳忒也不避讳,直视着他说道,“忠诚分很多种,或是恩情,或是友情。你都不是,你的忠诚少有人有。你是个爱国者,你忠于的不是哪个皇族。不是个人,而是一个国家。我想你一定不会让好不容易和平下来的环境再次陷入动荡。你知道我是最合适的人选,所以你不会这么做。”巴迪脸色平静,过了许久,他苦笑一声,算是认同女孩的话。“你说得对,殿下,普鲁曼已经不能再遭受战火的侵袭了。”老人感叹着,又很认真地看着女孩,“殿下,答应我,您会治理好这个国家,不然她再次受伤。”“这是当然的。”赛芙琳忒回答得很肯定,她的话早就经过深思熟虑,并不只是脑袋一热随口说说而已。“她已经在战火中重生,我和我的同伴会一直守护着她。”8月底,赛芙琳忒参加了哈米拉的结婚典礼,这位白骑士在战争中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和她的副官、一位英俊的青年男子结为夫妻。赛芙琳忒倒没什么不高兴的,反而还由衷的祝贺她。在致词上,女孩还开起了两人的玩笑。“战争才刚结束,你们就迫不及待地结婚了呀。”看着两人窘迫的样子,女孩哈哈大笑。10月,经由帝国贵族、同盟军将军的推举,赛芙琳忒成为普鲁曼帝国的合法继承者,为了纪念同盟军的胜利,她将帝国名称命名为菲诺弥,至此,由普鲁明斯克家族创建把持的普鲁曼帝国灭亡,它的继承者·圣焰帝国诞生。但她现在还不算是完全继承了帝国的衣钵,她还差最后一个步骤。bc2014年11月,赛芙琳忒带着精挑细选出来的队伍带着厚重的礼品来到阔别12年的教廷,开始接受登基即位方面的最后练习,准备在圣山脚下、教廷所在,用于册封皇帝的场所举行登基仪式。在万人瞩目下,年迈的新任教皇为女孩带上象征着皇帝地位的桂冠,代表光明的教廷正式赋予她皇帝的身份。赛芙琳忒起身,转向人群,迎接她的是海啸般的欢呼浪潮。加上之前在帝都中册封象征君权的宝石金杖,她的皇帝身份才正式受到世俗和宗教双方的认可,帝国的帝权稳固了。在教廷驻留了几天,赛芙琳忒带着来时的队伍踏上返程。“啊,累死了累死了。”等到了帝都·费撒琉斯的皇宫寝殿,原本还沿路接受万民欢呼,贵族效忠的赛芙琳忒立即原形毕露,一脚一个将高跟鞋踢飞,扯掉身上多余的挂坠,边走边将外衣褪去,只着衬裙。随后翻身往床上一趟,陷入柔软的被褥中再也不想起来。“这也叫累。”艾萨芮恩一身甲叮叮当当跟在后面,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展开长腿。“别说我,你自己不也累的不轻?”“我当然累了,又是盔甲又是武器的,我腿又长,走路不比你短腿的,自然消耗体力。”接过雅思塔的水杯,仰头就喝。“我腿也很长好吗?”赛芙琳忒不乐意地伸直了腿,只是身高原因和艾萨芮恩比起来还是太短。艾萨芮恩秀眉一扬,一把捏住女孩的脚掌。女孩的腿被纯白色丝质长袜包裹,粉色的指甲,呈现出淡淡粉红色的健康肌肤透过丝料,脚趾头调皮地摆弄这,就像是诱人的甜点。被抓住脚的女孩一惊,赶忙想要收回,艾萨芮恩哪会如她愿,一只手钳住她的小脚掌,另一只手自然而然地伸向她的脚心。“啊哈哈哈哈……不要,尿要出来了……哈哈哈哈……”脚心处的刺激奇痒难忍,赛芙琳忒想挣脱开,却被越抓越紧。“想挣开吗?赛芙琳忒,用神圣之力呀。”艾萨芮恩一边用手刺激着女孩的脚心,一边笑道。赛芙琳忒倒很想这么做,只是被笑的没力气动弹。艾萨芮恩早就熟悉了她的身体,每次自己想憋力睁开的前一刻,她总能敏锐地捕捉这个实际施加压力,让女孩一次次的努力全都失败。“不要……不要哈哈……我受不了了,真的漏了……哈哈哈……你真想让我尿一床铺吗?哈哈哈哈……艾萨芮恩!”“怎么会呢?堂堂帝国女皇,一定会忍住的对吧?再说了,你都这么大了,还尿床啊。”艾萨芮恩坏笑着坐到床沿,握住女孩的手,倒是不再去欺负她的脚了。“呼……呼……你这个……”赛芙琳忒喘息着,刚才的刺激差点让她**,但憋尿又被挠痒痒的刺激让她欲罢不能。女孩红着脸盯着对方,“至少让我有点心理准备,你明明知道我最怕痒,尤其是脚心。”“好嘛好嘛,大不了我也给你挠啦。”艾萨芮恩说着解开靴子,脚尖迎向女孩,变着花样秀自己的长腿。赛芙琳忒趴在床上一脸期待。“如果可以的话,请用脚服侍我。”回应她的是对方温暖的拥抱,“要不要我用丝袜和你玩捆绑?”艾萨芮恩邪邪地看着女孩。“那么请用你穿过的……”话音未落,泛着粉色光泽的嫩唇便被对方粗鲁地堵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