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乱纶

自从参加了宋明洲儿子的满月宴后,沈凌乔就有些神思不属,常常走神。

两年前,宋明洲终于抱得美人归,和姚汀喜结连理,如今,竟然连孩子都有了,想着宋明洲那有妻有子万事皆足的幸福模样,再想想自从爸爸跟着表舅环游世界,萍姨也退休了,过上安享晚年子孙绕膝的生活,偌大的沈家,只住着他和沈凌松,显得空空荡荡冷冷清清。

当然,副楼里也住着佣人园丁,不过他们总在主人家看不到的地方忙活着。

沈凌乔的异样,沈凌松自然注意到了。

晚上,宽大的kingsize床*上,沈凌乔倚在沈身后精壮的胸膛上,眼睫毛一眨不眨地盯着一本谭消寄来的摄影集,看似神情专注,其实思绪早不知道飘向哪里。

“最近怎么了?”沈凌松手指穿过沈凌乔的头发,状似随意问道:“这两天看你总是在走神。”

沈凌乔把影集搁在床头柜上,翻身面对面抱住沈凌松,侧脸靠在对方胸膛上,红润的嘴巴被压得微微嘟起,一道温暖的气息从随着叹气呼出,正好打在沈凌松褐色的一点上,引得沈凌松如铁钳般箍在弟弟瘦腰上的手臂紧了紧。

似乎看出沈凌乔的犹豫,他亲了亲对方的发顶,诱哄道:“什么事不能跟哥说?”

“没,其实……”沈凌乔抿了抿嘴,抬眼迅速地瞄了眼沈凌松的下巴,说:“哥,我们今年都30岁了,是不是该要个孩子?”

沈凌松抚摸着沈凌乔发顶的动作一顿,一个翻身将人压在身*下,一本正经道:“是该要个孩子。”

他摸了摸沈凌乔的肚子,揶揄笑道:“原来小乔还有这个功能,那哥今晚就加把劲,埋在你里面一晚不出来,这样哥的种子就不会流出来,白白浪费。”

“我哪生得来!”沈凌乔拍开在他小腹上作祟的爪子,恼羞成怒道:“我指的是代孕,你以前不是说,说我们一人一个吗?”

“哦……哥想起来了,”沈凌松失笑道:“怎么突然想起这事,哥还没过够二人世界呢。”

估计再过十年也嫌不够,沈凌乔暗暗腹诽一句,说:“我已经考虑了好多天,哥,我们要吧?”

“已经想好了?”沈凌松将人往上抱了抱,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小孩子很闹的。”

“想好了。”沈凌乔顺势捧住沈凌松的脸颊,认真地反驳道:“你小时候就一点也不闹啊,哥的孩子一定又乖又聪明,我们先要一个嘛,明天就让孙医生找代孕妈妈,怎么样?”

沈凌松拨了拨沈凌乔的额发,轻叹一声,“那好吧,干脆找两个代孕母亲,你一个我一个,到时候一起出生。”

也不知是因为沈凌松的玩笑,还是太想要个孩子,沈凌乔当晚就做了个诡异的梦,他竟然梦到自己大腹便便得窝在贵妃榻上,沈凌松耳朵贴着他的肚皮,轻轻笑道:“孩子动了……”明明是在柔情不过的神情,沈凌乔却生生被吓醒了,寂静的卧室一片只有暗淡的壁灯开着,沈凌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抱住沈凌松的胳膊,继续沉入黑甜梦乡。

原来只是个梦……

沈凌松第二天就把这事吩咐给孙医生,经过一周的筛选,孙医生联系到两名代孕母亲,她们各项身体指标都十分完美,三代之内无家族遗传病史,并且都有过一次代孕经验。

四周后,两位代孕母亲分别成功受孕,沈家把她们单独安置在长鸣医院的vip病房里,彼此并不相互认识。

沈凌乔时常过来看望,尽管已经到了三十而立的年龄,他看起来依旧像个腼腆的大男孩,再加上保密条例,因此,两位代孕母亲都不知道他竟然会是孩子的父亲,只当他是医院的实习的医生。

而沈凌乔也的确是这么跟她们介绍自己的。

怀孕第六周,两位妈妈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妊娠反应,特别是怀着沈凌松孩子的林女士,孕吐得尤其厉害。

看着林女士从早吐到晚,一点荤腥油腻都闻不得,气色也差了许多,沈凌乔就不由对母亲这一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尊敬。

林女士见沈凌乔这么紧张自己,不禁心里一柔,在华国,代孕母亲的权益根本无法保证,由于法律不支持,这一行一直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虽然在代孕前,双方会签订合同,但这些纸片并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很多代孕妈妈,能顺利生下孩子,拿走报酬的,情况还是算好的。如果在代孕过程中发生一些意外,她们根本就是求助无门,更不提十月怀胎的艰辛,以及对腹中孩子产生的感情。

林女士本身是个年轻漂亮的单亲母亲,当初她的孩子车祸瘫痪,丈夫丢下他们母子二人,巨大的后续疗养费,让她不得不从事代孕这一行,好歹来钱快一点。

上一次她代孕,怀孕期间仍然在一家小超市当收银员,还要照顾瘫痪的儿子,其间心酸不提,由于刚入行,险些被中介机构坑掉所有报酬。

而这次显然幸运多了,不但报酬丰厚,她的孩子还能转到长鸣接受治疗,而客户提供的vip病房,简直就是一间家居小套房,还有护士的特殊照顾,虽然孕吐很严重,但反而没有第一次辛苦。

见沈凌眉头担忧地蹙起,她目光柔和地安慰道:“没事的,我听老人家说,孕吐越厉害,宝宝就越聪明,说不定我这回会生个天才宝宝。”

“真的吗?”沈凌乔双眼放光地盯着林女士的已经开始显怀的肚子猛瞧,心里泛起一阵骄傲自豪,哥从小就是学霸,他的小孩想来智商一定很高。

想到这他不禁又有些忧虑,另一个代孕妈妈除了头两天会晨吐,之后该吃吃该喝喝,一点事都没有,难道他的小孩以后也跟他一样,又是个小学渣?

唉,算了,这事强求不得,沈凌乔心有戚戚地自我安慰道,有个会划重点的哥哥就行了。

虽然林女士说没关系,但沈凌乔还是每天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尤其是后来对方的肚子越来越大,身体日渐笨重,双腿慢慢浮肿,走路都不好走,沈凌乔就感到一阵揪心。

或许是太紧张林女士,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沈凌乔觉得最近身体有些不好,容易疲倦,腰酸背痛,胸口胀痛,刷牙的时候常常恶心,挑食厌食,明明吃得少了,体重反而增加了。

不过他没有多想,以为是肠胃问题,再加上现在正是一年最热的时候,说不定只是苦夏了。

一周前,沈凌松去美国出差,正好今晚回来,人说小别胜新婚,更不提沈凌松正值虎狼年纪,当晚就压着沈凌乔一起做运动,誓要补回这一周的量。

昏黄暧*昧的灯光下,沈凌乔四肢紧紧地裹缠着在他身上不断耸动着的坚实躯体,眼角绯红,犹如桃瓣,长长的睫毛湿漉漉的,像被雨露打湿的鸦羽。

“哥,慢、慢点……嗯……”沈凌乔早已泄*过两次,然而凌松却一次也没交代出来,听到沈凌乔带着哭呛的求饶,胯、下动作不减反增,双手如铁臂般紧紧地锁住沈凌乔细痩的腰,不让身下猎物有一丝逃跑的可能。

这几下狂风暴雨般的撞击,次次精准地擦过肉xue里的敏感点,沈凌乔几乎承受不住这潮涌般的快、感,呜咽一声,头颅后仰,露出一节线条修长优美的脖子,白皙的肌肤上一层密密的汗水,在灯光下,犹如泛着莹润光泽的美玉,又显得分外诱、惑淫、糜。

猎物主动露出脆弱的要害之处,沈凌松自然不会客气,俯下身,神情里似乎带着一股凶狠,叼住沈凌乔精致的喉结,动作看似凶猛却并没有真的咬下去,反而用犬齿轻轻地磨,用舌尖柔柔地舔,分外的危险,又极度的缱绻。

喉结处酥酥麻麻的感觉令沈凌乔又发出一声难以自制的喘息,他双手攀着沈凌松,脚背骤然崩成一道湾弓,然后从沈凌松的腰上颓然滑下,却被对方一把捞起,架在肩上,身下狠狠一送。

这一下进入,前所未有的深,快*感似电击般贯穿全身,沈凌乔“呃啊”一声,一丝津*液从嘴角滑落,却被沈凌松细细舔过,嘴上是温存的亲吻,身下却是愈加激烈的抽*动。

终于,在一记深深的撞入后,一道热流似激流般射*入体内,沈凌乔感到小腹一热,后*穴下意识一缩,沈凌松本要拔出那物,这销*魂的的一收,让他舍不得离开身下温暖的巢穴,于是就着相连的姿势,侧身躺下将沈凌乔拥在怀里,双手则紧紧地裹缠着怀里的窄腰,占有欲十足。

回过神来后,沈凌乔拍了拍沈凌松搁在自己肚子上的手,闷声道:“出去。”

“让哥再待会儿,”沈凌松轻轻地挺了挺胯,餍足地叹道:“里面好舒服……对了,两位代孕妈妈怎么样?”

沈凌乔本来要抗议,听到沈凌松这么问,顿时被成功转移话题,兴致勃勃地聊起这一周的事来。

室内保持在舒适的二十度,薄薄的空调被下,两人赤*裸相依,沈凌松听着怀中人的声音,时不时亲吻对方的耳尖和下腮,气氛一时温馨无两。

沈凌松缓缓地揉捏着沈凌乔的小腹,突然笑道:“最近是不是又贪嘴了?”

“没有啊,我这两天苦夏,都没什么胃口。”沈凌乔郁闷道。

“那你怎么长出小肚子来了?”沈凌松又捏了捏掌下明显柔软了许多的肚皮,“你看,这明显突出来了。”

沈凌乔一惊,掀开被子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小腹真的微微隆起一块,在沈凌松的挤压下,显得尤为明显。

最近身体不舒服,心情烦躁,他都没怎么仔细注意过体形,身为一个舞蹈演员,没有管理自身的身材,实在太不应该了,简直就是失职。

他懊恼地抓了抓肚子上的软肉,嘟囔道:“怎么会这样,我最近经常反胃想吐,都没怎么吃啊。”

“别担心,可能是肠胃问题,明天叫孙医生过来看看。”沈凌松宽慰道,似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他轻轻地拍了拍沈凌乔的肚子,调笑道:“也可能是怀孕了。”

沈凌乔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给我出去,我要洗澡!”

“还早呢,这才八点多,”沈凌松那物轻轻地抽动了下,暧*昧笑道:“说不定真的怀了,你看哥这么努力,怎么会不怀呢,来,我们再加把劲。”

“哥!我、我不行了,你、你别来……嗯……”最后一个抗议被化为颤抖的呻*吟,最近一直胀痛的胸口被沈凌松温暖的大手掌一把裹住,重重地揉捏,顿时有一种释放的痛快之感,沈凌乔推拒的双手随之顺从地抚上沈凌松结实的肩膀。

“小乔,你怎么这边的肉也变软了,”沈凌松按住掌下的胸口,顺时针地按摩着,低声一笑,“该不会真的怀了哥哥的孩子,这是涨*奶了?”

“?!”沈凌乔惊得自摸了把另一边的胸口,眼睛倏地瞪大,惊愕地看着上方的人,真的……也变软了……

怎么回事?!

他想起最近的身体症状,越想越惊恐,晨吐、厌食、疲倦、背痛、还有体重增加,简直就是林女士的翻版!

再加上小腹隆起,胸口胀痛,肌肉变软,还有一个月前做的那场梦,不是吧……

“哥……”沈凌乔为自己的猜想吓坏了,赶紧制住沈凌松的动作,慌张道:“我、我好像真的……我、我这段时间,碰到一点荤腥,就会犯恶心,常常背痛,胸口也涨涨的,有时晚上还会脚抽筋……就跟代孕妈妈最近的症状一模一样。”

沈凌松神情一肃,不再调笑,问道:“多久了?”

沈凌乔想了想:“好像是从你走后开始的,怎么办,哥,应该不是吧,我是男的呀……”

“别急,我们先把孙医生叫来。”沈凌松轻轻拍抚着弟弟的后背,“不要多想。”

沈凌松当然不会认为沈凌乔这是怀孕了,虽然他嘴上调笑,要让对方给他生个孩子,但是,毕竟男人生子,怎么想怎么荒诞,除非……小乔是隐形的双*性*人。

但他马上否定了这个猜想,因为沈家人每年都会做全面的体检,如果他是,不可能没被检查出来。

所以应该是得了什么病,如果是这样,他倒是宁可沈凌乔这是怀孕了,毕竟他从没听过什么病,症状会跟孕妇似的,万一是什么疑难杂症……

想到这,沈凌松的指尖就不受控制地一抖,虽然只是个毫无根据的猜想,他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担忧与惊惧。

沈家大厅里,灯光明亮,恍如白昼,沈凌乔说完自己的症状后,就焦虑地看着孙医生。

“小少爷能让我看看你的腹部吗?”

“哦哦,好的。”沈凌乔赶紧撩起衣摆,点缀着几点可疑印记的小腹顿时就暴露在灯光下,孙医生就跟没看见似的,神色如常地看了看沈凌乔的肚子,然后说:“可以了。”

沈凌乔这下也意识到自己窘境,怒瞪了眼沈凌松,板着张红通通的脸,状似什么也没发生地让孙医生继续按了按他的腹部。

“这里会疼吗……那这里呢?”

孙医生接连按了几处,沈凌乔都是摇摇头。

“我再把把脉。”孙医生微微笑道。

沈凌乔“咻”地瞪圆了眼睛,把脉?!他一下子想到电视里演的滑脉,不会吧……

他紧张兮兮地看着一脸沉吟的孙医生,问道:“到底是什么病?”

孙医生抬眼看了看一脸紧张的沈凌乔,问:“你最近是不是每天去看望两位代孕母亲?”

“嗯嗯,这……有什么关系吗?”沈凌乔疑惑道。

“林女士妊娠反应很严重,你是不是为此十分焦虑。”

沈凌乔点点头,“我看她路都走不好,真怕她不小心摔倒了。”

“小乔这样和代孕母亲有关?”这时一直沉默的沈凌松问道。

“没错,”孙医生点点头,说:“小少爷这时患了拟娩症。”

“什么症?”沈凌乔重复了遍孙医生的发音,“nimian?”

“就是假孕。”孙医生细细解释道:“不过假孕指的是女性所患的病症,一般是极度渴望生子的女性由于心理作用,出现闭经、呕吐,甚至腹部隆起,胎动的迹象。”

“而男子的拟娩症,指的是准爸爸出现怀孕症状,主要是因为压力和移情促进准爸爸体内释放某些化学物质,降低雄性激素,而催乳素水平上升,导致一些妊娠反应,还有□□和腹部隆起的症状,不要担心,这种症状一般发生在怀孕前3个月,中期减轻,后期可能会再出现,等到孩子生下来,就会完全消失,主要是调节心态,没什么大事。”

“啊,所以我是因为心理作用才、才这样啊……”

意识到这一点,沈凌乔的脸以可见的速度慢慢红了起来,到最后,连耳尖都红彤彤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地板,好像在研究地毯的花纹。

而沈凌松听到孙医生的解释,心里闪过一丝淡淡的遗憾,如果真是怀了他俩的孩子……

还未细想,就见到沈凌乔一副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的模样,,不由失笑,清了清嗓子,站起来送孙医生,“大晚上的,真是麻烦您了,小乔这样,还要注意点什么?”

“调整心理,注意饮食,就跟平常一样,没事的,对了,您可以时常开开这方面的玩笑,减轻他的心理压力,过段时间就好。”

“好的,谢谢医生。”

把人送走后,沈凌松回到客厅,发现某人正像只骆驼似的,把自己埋在抱枕下,不由失笑,他轻轻伏在沈凌乔背上,凑到某人红红的耳尖,缓缓吐气,“难为情了,嗯?小乔,你怎么这么可爱,真是哥的好宝贝。”

“我想静静,你滚一边去!”沈凌乔闷闷道。

“别啊,让哥摸摸你的小馒头。”说着,沈凌松一双咸猪手就探进沈凌乔的衣摆,不顾对方的挣扎扑腾,将人按进怀里,一轻一重地对着胸口蹂*躏起来,又是抓又是揉的,还时不时按住两点凸起暧*昧地捻压旋转。

“哥,你放开我!”沈凌乔推拒着某只大尾巴狼,眼睛都红了,不知是气得,还是羞得。

沈凌松故意装出一副色*魔淫*棍的模样,淫*邪地笑道,“小美人,你倒是叫啊,叫破嗓子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沈凌乔惊疑不定地看着身上的人,这人没被换了瓢子吧?

“怎么,小美人这就吓呆了?”沈凌松似乎扮演恶霸扮上了瘾,眼神邪气露骨得很,哪有平素的温文尔雅,“来,我给你多揉揉,说不定哪天真就产*奶了,到时就能大饱口福了。”

话音刚落,不给沈凌乔反击的机会,将他的双手交叠扣在头顶,双腿压住他的下肢,撕开早已凌乱的衣襟,埋头叼住左边的一颗红樱桃,跟吸奶似的嘬个不停,右边那个也没落下,被沈凌松灵活的手指捻转着,粗暴中带着爱怜……

接下来的几个月,沈凌松的bt行为再次破了他的下限,他终于明白,节操下限三观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打破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