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现在昨昔每天清晨醒来,都能看到安臻深情的目光,一点儿不加掩饰,一点儿不掺虚假。【无弹窗小说网】

这让昨昔的心每一次都很没出息的跟着颤一颤,然后再厚颜无耻的搂着他的脖子给一个甜甜蜜蜜的早安吻。

安臻也会很认真的回应着她,又克制着自己不再往下进行,以免伤着她。

但昨昔可不管这个,她就像个吸血妖精一样,只要发现安臻有了*,就攀着他一起达到*。

这让安臻既心悸又心急,后来不得不告诉他家媳妇儿,是个男人一大早就会有正常生理现象,这与其他无关。

虽然这话说出来挺丢人的,但是他是真怕小老虎没死在癌上,而死在爱上,所以只得豁出去自己脸面来制止她。

昨昔就嘿嘿坏笑,恨不得发微博上来揭露她老公被她榨干。

安臻很无奈。

也觉得很幸福。

不管怎么样,昨昔很感激这一次的生病。

*

《男神,过气不候》的拍摄正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关于这个名字,他们所有的朋友都不止一次吐槽。

安臻早就过气了,也没看你不候,反倒更像傻子一样天天把这男人当心肝宝贝的g着。

昨昔这时就骄傲了,“欲擒故纵你们懂不懂啊?”

冉斯,程溱玮一类纷纷表示想吐,“你当观众是傻子吗?”

昨昔哼了一声,窝在安臻怀里喝着苦苦的药水,却一脸嘚瑟。

安臻也会很g溺的替她擦去唇角的污渍。

冉斯叹道,“你不如把这片子改名为《虐尽天下单身狗》。”

程溱玮很敏感的一脚踹过去,“说谁是狗呢?”

昨昔哈哈大笑,“还有自己往枪口上撞的。”

安臻适时补刀,“冉斯是在自黑。”

程溱玮恍然,“原来美女医生压根没跟你处啊?”

这是冉斯的伤,他狠狠的瞪了安臻一眼,跑到角落去画圈圈诅咒他。

程溱玮原本想再和昨昔哈拉几句,可看他俩一副“你不是很忙吗“的眼神,他咽下一口血,默默离开去做最后检查。

就剩他们两个人了,昨昔痴迷的看着安臻,生怕落下一眼,安臻由她去,过了一会儿,看她有些无聊,他放下了剧本找话题跟她聊天,“今天雨菲没来?”

昨昔被转移注意力,提到这个让人不省心的丫头,她忍不住唉了一声,“和小辰闹别扭呢。”

“情理之中,他们俩的情况雨菲不得不时时想着自己只是替代品。”安臻道。

昨昔不赞同,“她就是没我心大,小思已经不在了,虽然这么说对她不公平,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她和一个已经不在世的人去争论在小辰心里的高下就是傻,好好珍惜眼前才是真的。”

“亲身体验?”安臻挑眉。

昨昔摇头,“我也是快要离世那个,哪有……唔……”嘴被堵住,雷厉风行,还夹杂着怒气的。

安臻过了好半天才放开她,他双眼微眯,带着危险的气息,“再胡说还照这力道亲你!”

昨昔一听眼睛都亮了,小嘴叭叭道,“我也是快要离世那个……”

安臻想吐血,“你就是想让我亲你也不用这样。”

昨昔咯咯笑出了声,很好听。

*

这部电影昨昔投入了全部的心血,以往拍摄的进程都是按照场地演员来安排场次问题,可是这次昨昔却弄了一次特殊,她是按照剧本时间顺序从头到尾的发展过程来拍摄整部电影,这样就必会花费一定的时间金钱和精力。

但昨昔不在乎,她可以把所有的积蓄都砸在这部电影上。

开机那一天,举行过开机仪式,昨昔正式坐在摄像机前,而第一场戏就是雨菲坐在工作室里乐的两眼是钞票的小模样。

雨菲的演技其实已经不需要她再过多指点了,她应该走的更高一些,但雨菲不愿意,就想跟着她混饭吃,哪怕吃窝窝头都乐呵,这一点让昨昔很感动。

虽然雨菲大多数心思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每一场戏都是昨昔的回忆,每一个镜头在昨昔的脑海里都有着曾经的影子。

她看到雨菲不小心瞄到安臻浴巾掉下的时候,会囧的哈哈大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她听到安臻那大段大段似真非假的告白时,也会很感动惆怅。

每一段爱情都是在走过一些路后才会更了解身边的人,只有水到渠成,没有一蹴而就的,比如她和安臻。

一开始或许是个错误,现在也可能并不是有多正确,但是他们因为爱,就是想九头牛拉不回的在一起,这就是爱情。

即便错了,也想坚持。

由于前期准备充分,演员都在状态,所以整部戏的拍摄进行的都很顺利。

可在倒数第二天时,昨昔把一切工作都交给程溱玮,自己却消失了。

连程溱玮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确切的说他在和昨昔交接的时候只是单纯的以为她累了,要观看而不是亲自执行。

安臻以为她去找秦嘉,秦嘉以为她和安臻在一起,昨昔很可恨的用一连串的“以为”轻松的逃脱了。

片场这些人自然没心情继续拍摄,都打算去找落跑的导演,但是小辰却出现制止了大家的行为。

“继续吧,”小辰道,“我姐就这么一个心愿,你们都打算半途而废吗?”

程溱玮气急败坏,“现在半途而废的是她!”

“那是因为她对你们完全信任啊。”小辰淡淡道。

雨菲向来是对小辰的话坚信不疑的,她见小辰这样,当机立断道,“继续,只剩下几场戏了,我们拍完。”

小辰看雨菲的眼神里蕴了些笑意。

冉斯皱眉看着一直沉默的安臻,问道,“你觉得呢?”

安臻很无奈的弯了弯唇,“继续吧。”

冉斯点头,程溱玮狠狠的踢了一脚身边的椅子,大喊道,“各部门准备!”

大家赶紧在各个岗位准备着。

安臻看着小辰,“她会没事吧?”

小辰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姐夫,加油!”

安臻一愣,眼眸涩痛,点点头。

小辰见所有人已经开始认真的进入到拍摄中,他凑到秦嘉耳边,背着所有人悄悄说了一句话。

秦嘉一震,又惊又喜的跑出了片场,冉斯一直观看着拍摄情况,没有注意到秦嘉的离开。

小辰稍微愧疚的看了冉斯一眼,又将目光放到了摄像机中央,那个聪慧机灵,又在他面前傻得不行的女孩子身上。

眸里温柔。

*

十个月后。

安臻再红在《男神》播出后似乎已经是没什么悬念的一件事。

他再次走上了荧幕,被许多人喜欢着,虽然否定的声音依旧存在,但是不完美才是人生。

安臻无论出席什么活动时,无名指上都佩戴着一枚戒指,大家对此心照不宣。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谁都知道他和妻子情比金坚。

但是他的妻子,那个被他捧在手心,又反过来把他捧在手心的女人却在《男神》杀青的前一天消失了,还拐走了一个人。

冉斯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脚步一刻不停歇,他语气很快很急也很气,“我说,”他瞪着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的男人,“你就不担心你媳妇儿吗?”

安臻把手机举到他面前,屏幕上是昨昔的微博主页,刚上传的她和秦嘉在一个部落游玩的照片。

“这不是安全的吗?”他微笑道。

冉斯跺脚,像一头发了怒的公牛,“但是她有病啊!医生说是一年的寿命……”幸好,他还有理智刹住了车,没有继续把这个悲哀的实情说出来。

安臻手指温柔的抚摸着照片上的人,很坚信道,“她会努力活下去的。”

冉斯一愣,很用力的坐到沙发上,环抱着肩,“那她也不用把秦嘉给整走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了向秦嘉求婚,早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结果就差那么两天,人就被带走了,你说我呕不呕!你媳妇儿怎么这么不可爱呢?”

安臻看着昨昔嘟着嘴卖萌的模样,否定冉斯,“很可爱啊。”

冉斯气结。

随后,比他更气结的程溱玮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也不管屋里的俩人,先是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干,他叉着腰吼道,“又慢了一步!叫她俩给跑了。”

其实程少爷还是很不错的,他为所有人诠释了什么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

按理说丢的是他安臻的媳妇儿,可他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追着昨昔和秦嘉的足迹全球各地的跑,被俩姑娘溜得跟孙子似的。

冉斯很不地道的白了他一眼。

安臻起身,将手机揣进兜里,对两人道,“我走了。”

“去哪里?”另外俩人异口同声。

“回家,”安臻笑道,“吃饭,运动,看书,洗澡,睡觉。”说完,他就离开了。

冉斯不解道,“媳妇都丢了,咋还这么气定神闲的呢。”

程溱玮可不信安臻不着急,他喷道,“装相呗,说不定每晚都偷摸猫在被窝里哭呢。”

冉斯点头,很同情的目送安臻已经消失的背影。

程溱玮一脸八卦的凑上来,“哎,我说,你知道我这次追上去听到一啥消息不?”

冉斯斜着眼睛瞅他。

程溱玮一拍大腿,很兴奋道,“据说她俩刚刚游玩的那个部落首领,相中秦嘉了!”

冉斯一个鞋底踹在程溱玮雪白的裤子上,恶狠狠的咬牙切齿,“你去死!”

*

时光公寓。

安臻给自己做的晚餐是一碗排骨汤,白米饭,森林小炒。

很丰盛,也足够一个人吃了。

吃过饭后,他刷完碗,又坐了一会儿运动,开始背下部戏的剧本,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他洗了澡躺在g上,身边留着那个人的位置。

他闭上眼睛。

仿佛又看到了初见时的情景,那个蠢萌蠢萌的小老虎。

他想,他知道为什么小老虎会选择离开,又隔三差五的在微博上发着她的照片。

因为她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诉心爱的丈夫,她还安好,并且在努力的活着。

不然她怎么会带走对医学如痴的秦嘉?

让冉斯着急继而明白珍惜是一方面,到各地去拜访名医偏方让秦嘉研究出帮她继续活下去的办法是另一方面。

他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一年之期。

如果小老虎健康安全的回来,他可以很骄傲的告诉她,你瞧,我有替你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如果她……

不能,她一定会回来。

因为她会时刻记得,有一个男人,在做错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后,已经爱她如生命。

她那么善良,怎么舍得他伤心。

安臻拿出了手机给昨昔的号码发了一条信息。

亲爱的,陌生花开,可缓缓归矣。

他握着手机,慢慢入睡,相信这个夜晚,梦里依旧有她灿烂的笑颜。

于是,他也就错过了在凌晨十二点那一刻,一条短信悄悄的进入了他的手机。

亲爱的,我爱你。

【剧终】

****

也许他们不是那么完美,但是都是耳朵努力塑造的,不知道你们是否喜欢,来,不管怎么样,结束了就为我鼓个掌吧。

接下来可能会写一些番外,也不知道你们想看哪一对儿,或者都不想看,反正你们都做安静的美读者。

大家新文再见,我爱你们。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