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妖精女配H

“你管我是执行哪儿的法,你个小百姓懂得个屁!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子的话就是法!”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推唐远,想把他从门口推开,好进入到酒坊里面。

以唐远现在的身体强度,他若是不相让的话,那人根本推不动他。不过这次唐远并没选择对抗,而是顺着那人的力道,就势向后一退,把门口让开,让那人进入到酒坊内。

一进到酒坊里面,那人还有两名助手就忙活开了。从包里取出一打封条,将酒坊内的各种物品都用封条给贴上。

虽然得到了唐远的吩咐,见那些人在酒坊内捣乱,蓝凤凰迈步站出来,喊一声,还是想要阻止他们。

“凤凰,退后。”唐远一把拉住她,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乱动。

蓝凤凰不明白唐远心中所想,有些气愤地说道:“老板,何必退让,我们又不怕他们。”

“刚才他们不拿工作证,那是他们不讲规矩,教训他们一下也无所谓。现在他们已经亮出了证件,那么我们暂时就不要明着跟他们对抗,不是怕了他们,而是在明面上,我们都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

“放心吧,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把这些封条给撕了,现在贴得越结实,过几天他们揭起来就越费劲。”

那几人在贴封条时,外面院子中剩下的那些人也都跟着进入到酒坊内。跟在吴先生身边的两人一进入酒坊就开始四下乱看,将酒坊的各种器具都翻了一遍,又去研究盛装五仙原液的那个瓷坛子。那个坛子不大,又是放在墙角,贴封条的那些人都没注意他。

“你们要做什么?”蓝凤凰冲过去,向瓷坛子前面一挡,不让他们继续看。虽然他们不会从五仙原液中得到更多的收获,不过能找到装五仙原液的瓷坛,也能说明这两人有些本领。

“你做什么?”跟唐远发生过冲突那人脸上露出惊喜,从蓝凤凰脸上,他仿佛意识到自己找到了这次任务的关键点,“这两人就是我们请来的专家,专门负责研究你们酒坊污染环境的原因。你不能妨碍他们的工作。”

“凤凰过来吧。”唐远喊了蓝凤凰一句。

他已经想好了,不会在这个时候跟这些人闹翻。虽然不害怕现场这些人,真要跟他们闹翻的话,他们后面有国家力量作依靠,这对目前的唐远来说可是一个庞然大物。要对付这些人,还是先找机会把他们的靠山给解决了。

“哼,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些原液可不是你们能碰的!”蓝凤凰咬牙说道,“随便碰一下就能受到伤害甚至会送命,万一谁要是不小心丢了性命,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们。”

对于蓝凤凰的话,没人去相信。小小的一个瓷坛子,随便碰一下就能受到伤害甚至会送命,真当他们是三岁的幼童,就那么好胡弄吗?“

那两人的手刚摸到瓷瓶的外壁,就听到一阵滋滋的响声从他的手上传来。低头去看,他忍不住就惨叫一声。他摸到瓷坛上的那只手仿佛是被蜜蜂给蛰了一样,手指头已经肿成了胡萝卜。

“你敢下毒?”那个吴先生走到唐远面前,冷着脸很是气愤地望着他。

他以为是唐远连夜把酿酒的材料都下上了毒,不想让他得到五仙酒的配方。在河川还没人敢在他们吴家面前放肆,没想到他却在唐远这里接连碰壁。

一开始的时候,这个吴先生以为他只用吴家的气势就把唐远给压服。结果在茶楼里,唐远根本不理他,说走转身就走,让他的第一次谋划失败。

今天他特意找了人来,本来是想着把唐远的酒坊给封了,为了生意着想,唐远一定会屈服,然后把配方献出来,他再赏唐远一点酒坊的股份,这件事就会结束。结果呢,他的手下只是摸一把坛子,那手指头就肿起来了。

生气之下,吴先生顾不得那么多,冲身一个直拳,朝着唐远的面门就捣过去。

唐远摒指如剑,朝着吴先生的手腕一点,正中他手腕上的神门穴。一阵酸麻的感觉顿时就袭遍了吴先生的半身,他的胳膊也是无力地垂了下去。

“跟我动手,你还差一点!”

说着话,唐远再抬腿一脚,踢到吴先生的肚子上。被踢中的吴先生弓着腰,捂着肚,就象是大虾那样,后退两步后,一下坐到地上。

其他人都被唐远的动作给惊住了。

“你们继续,继续贴你们的封条!”唐远拍拍手,对着前来查封的那几人说道。

再一指坐在地上的吴先生,“这人又不是你们单位的人,你们尽管放心就行,你们不是在执法吗,我不会阻碍你们的。”

“妈的,敢打安少,你是不想活了!”

站在屋内的还有一人,应该是这个吴先生吴安的司机,他见到吴安被唐远一脚踹得坐到地上,惊喊一声后就朝着唐远冲过来。

那两个肿了手指头的也是吴安的手下,只不过他们的身手不行,所以两人没敢凑到唐远身前,却是去了吴安那儿,想着把吴安从地上扶起来。

“呀,安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他的身上冰凉?”

“不会是死了……吧?”

两人的手刚一扶到吴安身上,立时就脸色大变,互相看一眼,一时愣在那儿都忘记了自己过来是要做什么。

“安少!”

“安少!”

两人小心翼翼地喊一声,仔细去观察吴安的情况,发现他的呼吸还算正常,这才放一点心。

“你们……在……做……什么,还不……快点把我……扶起来!”吴安的双唇哆嗦着,舌头也变得不利索,结结巴巴地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安少,你这是怎么了?”两人听从吴安的吩咐,用力把他从地上搀起来,小声向他询问情况。

“冷!”吴安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怎么觉得我的身体像是被冻到冰里一样,连流动的血液都变得冷了。”

似乎是配合着吴安的话,他的手背上,脖子上,脸上,都开始结成一层薄薄的细小冰屑。

另一边,吴安的司机兼保镖跟唐远斗在一起,几个回合后,被唐远一指戳中,也是感觉到一阵冰冷袭遍他的全身。

“快救安少!”司机一边喊着一边跑到吴安身边,抓住吴安就向火炉边上拖,同时还对那两人叫道,“快把安少抬到火炉边烤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