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女人的阴性部图片

<!--go-->

姬冥野将容锦拉入怀中,怜惜的为她整理好发丝,语气冷静的说道,“它嘴中衔着锦囊,里面是我们的发丝,依靠这个,就可以带领我找到你。而我已和阎罗王达成协议,借用百灵鸟为地府镇压厉鬼,整顿恶鬼狱。且因阻止了曾方用蛊毒控制天下人的诡计,为地府避免接受过多厉鬼,皆有功德。因而他必须答应放了你,重回阳间。若他不从,必要搅得地府天翻地覆。”

“冥野,有你真好。”容锦清秀的眸子里映着姬冥野俊逸的脸庞,她此刻感觉到莫大的幸福,他为了她,勇闯地狱,与阎罗王做交易,震慑命令一众鬼差。在她最危难,最无助的时候,他从天而降,如神祗一般,有他在身边,真的很好,很安心。

姬冥野宽厚温暖的手掌拉起容锦微凉的手,幽深的眸子映照着容锦的模样,嘴角勾勒淡淡的笑容,是宠溺和怜惜。“傻女人,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些,对不起。”

“那是我自愿的,不论面对什么困难,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好。刚才在望乡台,三生石旁,我看到了你和我的前世。前世的你可真是嚣张跋扈,残忍霸道,还是今生的你比较好。前世,我死在你怀里,你的泪水滴落滑过,我眼角才会有泪痣代表三生情缘,可现在泪痣却没有了,孟婆说这意味着我们三生情缘已尽。”

容锦此刻依然惴惴不安,甚至到现在牵着姬冥野的手,却还是担心他会突然消失。

姬冥野感受到了容锦的担忧,将她的手紧紧拉住,加重了力道,希望可以让她安心。语气温柔的说道,“现在,我就在你身边,无论发生何事,都不会离开。”

容锦清丽的眸子里噙着泪水,心里温暖柔和。从姬冥野掌心传来的温度,熟悉的触感,都让她慢慢安心。

就在此时,他们走过忘川河时,看到十几名鬼差,押解着一女鬼,而那女鬼就是和容锦从恶鬼狱出来,执意去阳间报仇雪恨的恶鬼。

那女鬼看到容锦时明显有些惊讶,看到容锦和姬冥野手拉手走在一起,他们眉目间流露着的情意浓烈,让人无法忽视。此时,女鬼大概知道为何容锦能从恶鬼狱走出来的原因了。

“你真幸运。”女鬼朝着容锦轻声言语,语气中流露的羡慕和悲伤。

“你被抓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容锦看到她被鬼差用铁链捆绑着,内心有些不忍,对于女鬼今后的命运只能表示遗憾。她心中执念太深,绝非能轻易磨灭的,其实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女鬼沉默不语,撇过头不去看容锦,鬼差厉声催促,他们一行人便从容锦面前走过,令人心情沉重的气氛,看着鬼差将女鬼押走,走上了奈何桥。

“别看了,我们该离开了。”姬冥野轻声言语,将容锦唤回。

“是啊,这里绝非久留之地。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容锦抬眸看着姬冥野,忍不住发问。

“一切皆有因果,你重生一世,阻止了曾方残害百姓,为免生灵涂炭,恶鬼横行地狱,种下善果。而你我三生情缘,岂非轻易可断。我决不允许你离开我。在你离开后,白灵鸟叼走了同心结发,带我见了一神秘人,幸得他指引,才能入得地狱,带你离开,再续前缘。”姬冥野耐心解释,眼眸里盛着对容锦的宠爱和怜惜。

他知道容锦重生本是因为强烈的仇恨和报复,但在与她的相处中,她本质的善良和淡然依然未变。容锦聪慧,因她知道爱比恨更重要。她的心性远比常人纯洁,沉稳,温暖。若她真是肆意复仇,狠绝阴沉,她绝不会走进他心里。

因而姬冥野愿意保护容锦,帮助她报仇雪恨,容锦也信任姬冥野,愿意依赖他。

“只要我们离开这里,一切就会变好,是吗?”容锦清秀的眉眼,轻轻一皱,她现在亟待安慰,在地狱里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发现,人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连苍白缟素的回忆都保不住。

“是,我答应你。”姬冥野清雅声音响起,柔声安慰,一把将容锦拉入怀中,怀抱着她瘦弱的身子,很想给她所有的安慰,一切的温暖。

白灵鸟,颇具灵性的墨色眼珠流转,它识得从地狱通往人间的道路,白色散发着光芒的翅膀振飞,姬冥野将容锦横抱在怀中,让她的头倚着温暖的胸膛,只要睡一觉,他们就可以重回阳间。

黑暗无光,充斥着冰冷的地狱,远远的一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他们的背影慢慢的拉长,朝着光芒处靠近。两人如墨的发丝紧紧纠缠着在一起,再也不分开。衣袂飘决,优雅如斯,姬冥野深刻硬朗的五官,轻抿着双唇,神色冷峻,垂眸看着浅眠的容锦,唇角化开一抹淡淡的笑容,七分满足,三分苦涩。

进的地狱,出的阳间,岂非那么容易?容锦,只要能在活着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就够了,死后尘归尘,魂归地狱,又岂是重要的,只愿死后你我二人魂魄不再相遇,往后的日子里,每一天都将极为珍惜,有关你的一切,我都铭记在心,绝不相忘。

你,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陪伴。走进我心,唯有你可。

这一浅眠,极为长久,好似过了几个年头,只觉得昏昏沉沉,头痛欲裂,不自觉的呼吸紧促起来,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喘气有些粗重。

“容锦,容锦。”低沉的语调,有些沙哑却充满磁性,语气七分惊喜,三分担忧。是姬冥野的声音,穿透在空气中的清雅。

容锦感受到姬冥野的呼喊,努力睁开厚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姬冥野俊朗面容,熟悉的神情。

“我们回来了?”容锦下意识的发问,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阴间,姬冥野怀抱着她时。

“你终于醒了,自你受伤昏迷已七日有余。”姬冥野脸色有些苍白,眉宇间掩藏不了的沧桑和疲惫感,他苍白干裂的双唇轻轻抿着,显然有些颓废之感,但那精致硬朗五官依旧。

容锦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门外传来惊喜的声音,是霓裳和南屿。

“王妃,你终于醒来了,霓裳很担心你。这下好了,王妃吉人自有天相。”

“王妃,终于醒了,自王妃被曾方所伤,昏迷不醒,王爷日夜守候,衣不解带,不离左右,几夜没有合眼。幸好王妃安然无恙。”南屿如实言语,王爷时刻守在王妃身边,心里担忧极了,也得让王妃知道王爷的用情至深。王爷内敛寡言,但对王妃的宠爱却是深沉浓厚。

容锦越发的狐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清楚的记得在地狱里经历的一切,可为何他们都说她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而姬冥野日夜守护,那他也不可能下去地狱救她。

她心疼不忍,看着姬冥野苍白脸色,眼角下方浓重的青影,看得出他真是几夜都没有合眼,疲惫感十足。“我没事了,你快去休息。”

“无碍,本王看着你为好。”姬冥野推辞,怜爱的眼神看着容锦,端起旁边的热粥,动作轻盈,小心翼翼的喂容锦喝粥,一口一口喂着,他很有耐心,只是第一次喂人用粥,动作有些生疏,但他做的很好了。

容锦虽满腹的疑问,但看姬冥野如此关爱,她暂且敛下疑问,享受着姬冥野的温柔和疼爱。

期间,周崇雪和冥漠曜都有来,他们话语间都无不证明,容锦被曾方所伤,虽蛊毒深入内脏,情况凶险,但幸得周崇雪相救,解蛊疗伤,也是容锦幸运,昏迷七日终是醒来。

容锦越发的疑惑,难以置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她真的只是昏迷了,那些地狱里所经历的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场有痛有怕的噩梦吗?

姬冥野见容锦神色有些不自然,示意霓裳将容罹抱来,容锦定是最想念,担心容罹。

见到容罹这个小家伙,容锦心里暖暖的,将容罹抱在怀里,手指轻轻摸着他的眉眼,和姬冥野越来越像。甜甜糯糯的声音,叫着“娘亲,娘亲,想你。”容锦整颗心都要融化了,容罹白皙俊俏的面容,叫着娘亲,嘴角还甜甜一笑,十分可爱,容锦抱在怀里不肯放手,若不是姬冥野沉下声音,说她大病初愈,叫她歇息一会,她才不会甘心放下容罹这个可爱的小宝贝呢。

而容罹和容锦所中的母子蛊,周崇雪早已经找到了解蛊之法,现在残毒已清,他们终是健康。也许上天都不忍心看他们遭受苦难,他们该是幸福美满。

容锦在床榻之上,休息了两日,终于完全康复,脸色恢复了红润的光泽,因为这两日来,姬冥野时刻陪伴在她左右。

最重要的是姬冥野许下一个诺言,待容锦完全康复,他们一家三口便离开天冥王朝,去往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山水清秀的高丽国,游嬉山水,远离朝堂,再也不用担心置身于危险中,过着安稳平和的日子,互相守着彼此就够了。

容锦开心,因为这次姬冥野许下诺言时,言语的坚定和眼神的宠溺,容锦知道他是下定了决心。离开天冥,不论朝堂,不问世情,只愿相守。姬冥野虽少言寡语,但只要他所说,必定能做到。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不会再让容锦陷身于任何危险当中,不让再给他人伤害容锦的机会。他不慕权势,不恋虚名,只要容锦。

想来前世时,姬重寒对皇位,对权势疯狂的追求和执念,对向轻雨的爱置若罔闻,反之利用,害死了向轻雨。这一世,再也不会有前世的悲剧。

容锦整理衣裳,梳洗装扮,眉间一梅花钿点缀,映衬着白皙的脸庞,煞是清丽的秀美,令人舒心。可铜镜里,容锦原本浅笑的双唇,突然僵住。她颤抖着手指摸上眼角下方,那里原本的褐色泪痣徒然消失,光洁没有一丝痕迹,仿佛那泪痣从未有过。

褐色泪痣,三生情缘,竟在她眼角处褪去,不留下一丝痕迹,是否意味着三世情缘,真的结束了吗?那她,真的有进入过地狱吗?那真的一场噩梦吗?容锦思绪万千,不知从何忆起。

姬冥野如何能看得容锦满面愁绪的模样,想尽办法让容锦开心。带容锦去舅家拜访,享受亲情的温暖。陪容锦放烟花,走过热闹的街道。

夜空里,璀璨的星芒,升起的烟花,绚烂滑过天空。浪漫夜空下,姬冥野高大修长的身影拉长,他将容锦紧紧抱在怀中,贪恋着闻着容锦身上清甜的味道。袖间,手心里握着的红色布包,同心结发,伴到永远。

不久后,他们便收拾行囊出发,游历各地,欣赏美好山河,不醉风景,人自醉,只因身边的人是你。

天空中响起清脆的鸟叫声,白灵鸟划过天际。

夕阳西下,他们彼此依偎,身影重叠。姬冥野幽深的眸底蕴着宠溺和神情,在容锦的唇边,落下重重的一吻,彼此留下深刻的烙印,在唇角的香甜和美好,在心里的守护和深爱。

三生三世,陪你走过,跨过山河,下过地狱,越过时间,穿越前世,只为爱你。

(全文完,感谢亲们的支持,敬请期待新书)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