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日本顶级大胆艺木

苏家是一个略有些神奇家族,主家只有那三个兄弟,父母早亡,全靠早些年一直都是靠苏玄言一个人撑着,苏玄卿和苏流年的身份是在几年前苏流年出道之后爆出来的,不然其他人还查不到这两位少爷的消息。

照理来说人丁稀少,和其他分家交流不多的苏家不应该还稳稳列于其他家族之中,但是其实他们才是七大家族之中那个看似最无害却最惹不得的家族。

苏家的产业没有什么固定的方向,向来都是有着每一代的家主自由经营,喜欢什么搞点什么,但是也正是因为产业遍布的以及分家众多的关系,苏家的地位和财力一直都很稳固,虽然提起来人们总是会人他排在七大家族的末尾,可是这谁又能说的准呢。

知道纪紫晨要查苏玄言的时候沈崇文表达了自己不赞成的意见。“苏家虽然看上去无害,但是其实他们主要负责的并不是商业或者其他什么的东西。这个家族是七大家族之中最为古老流传最为长久的家族,日常的相处交朋友可以,但是深入了解甚至调查什么的还是不要做了。”

能让沈崇文如此谨慎的一个家族,纪紫晨也不敢托大,他现在不是孤家寡人,出事了大概关系着整个沈家,所以他对雪翎表达了自己的无能为力的抱歉。

雪翎耸耸肩道:“不用这幅帮不上忙很愧疚的样子,我不需要对他家有多了解,只要知道他叫什么就可以了~”

“他能让你找回你的尾巴吗?”纪紫晨不懂,雪翎找这么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尾巴丢失在了穿越时空的时候,现在却说依靠一个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的苏玄言?

雪翎撇撇嘴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能说的东西。就像你身怀系统一样,苏家传承这么久,自然有他的特殊之处。”

纪紫晨知道他这是不打算告诉自己的意思,耸了耸肩道:“你不想说就不说好了,只要拿回尾巴飞升之前记得来看我就好了。”

“会的,让目睹一下大爷我的风采~”雪翎一仰头,兴高采烈的又躲回纪紫晨的身体里面去了。

他的修炼到了关键的时候,只要在过几天,就能够完全脱离纪紫晨的身体了。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是他更加想念自己那些可怜的尾巴,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

纪紫晨见他消失不见,也转过身去,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了。虽然并没有什么什么好收拾的,他当初来的时候就什么都没带。

年假已经快要休完了,沈崇文需要回去工作,纪紫晨的工作也快要走上正轨,所以两个人收拾收拾之后便回家了。纪紫晨在家陪闹脾气不理他的汤圆玩了两天,然后才开始上网恢复工作状态。

正如苏流年所说的,各位大牌作家都不在乎纪紫晨过年有没有和他们打招呼,一见纪紫晨冒泡全都围着问他最近跑去哪里了是不是被大魔王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八卦的要命。

纪紫晨想了想这样回他们。【晨曦:抱歉,过年之前家里出了点事情,所以一直没有和大家拜年(>﹏<)】

【人间失格:∑(っ°Д°;)っ小晨儿家里出事了?!你没事吧?!和大魔王有关系吗?!我就知道在他手底下干活凶多吉少!】

【踏碎凌霄:看小晨曦这个状态应该是没事了吧~回来工作就好了~我们会好好配合你,不会让你被大魔王折磨的!】

【素之:小可爱不要怕,大魔王要是欺负你你就和我们说……我们可以……嗯,可以……】

【绿豆卷:可以精神上支持你!】

【笑忘书:==】

【素之:咦,大忙人也出来冒泡了,你不是最近闭关改剧本吗?】

【笑忘书:听说我的小编辑冒泡了,出来看看。小可爱!我家乖儿子说你生病了!现在还好吗?要乖乖听话吃药,不要做剧烈运动。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有活力,但是要克制(-i_-`)沈崇文那个家伙看起来还像模像样的,没想到居然是衣冠禽兽,下次见到我替你揍他!】

【晨曦:呵呵呵呵……】

【崇文尚理:揍我?】

【笑忘书:揍得就是你!晨儿这样的小可爱你也欺负,以为他娘家没人是吧!小紫恩现在忙得不可开交无暇他顾,但是我可以替他照顾小晨儿的!你在欺负他我就让白白带他到我家住!】

【晨曦:阿姨……他没有欺负我】

【笑忘书:都把你做的生了那么大的病!还没欺负你!】

【晨曦:阿姨你胡说什么呢!!!】

【绿豆卷:信息量好大……他们刚才在说什么呢,风尘好大迷了我的眼……】

【踏碎凌霄:书书发第一段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世界观碎了……】

【素之:我真是日了狗了……】

【流年不利:素之大大,不要爆粗口。】

【人间失格:∑(っ°Д°;)っ这个时候不爆粗口怎么表达我们想要从楼上跳下去的心情!!!这是什么鬼!!!小可爱和大魔王是怎么回事!!!这信息量简直要爆炸!!!】

【流年不利:怎么回事⊙▽⊙就是你们脑补的那么一回事啊,小晨儿就是沈崇文领了证的媳妇,或者是你们一直在说的那个大魔王后面的小魔王……】

【绿豆卷:哦……no——(〒_〒)我还想着把小可爱拐回家呢!!!这就变成别人家的了?!(〒_〒)好好的白菜怎么就被猪拱了啊(〒_〒)】

【人间失格:天啦噜……这个世界太玄幻,容我换个世界静一静……】

【崇文尚理:^_^是不是我太久没有管过你们,所以你们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素之:我选择狗带(﹏)~】

【绿豆卷:我选择死亡▄︻┳═一马上就自我了结……】

【笑忘书:o( ̄ヘ ̄o#)我又没有说错话,你欺负小晨儿还不让人说了!我家白白都没有生过这么大的病。】

【晨曦:(*/w\*)我身体不好,不关他的事。】

【笑忘书:o( ̄ヘ ̄o#)小晨儿不要怕,阿姨保护你,他再欺负你你就和白白说。】

【流年不利:肖阿姨……你今天吃炸药了?】

【崇文尚理:大概是儿子又被人拐走了不开心吧。】

【笑忘书:(╯‵□′)╯︵┻━┻】

【流年不利:看样子猜对了。】

【崇文尚理:晨儿,下次去见他联系你学弟,带着他你不容易被欺负。】

【晨曦:哦……】

【绿豆卷:天啊(〒_〒)为什么静下来想了想觉得这样西皮有点萌……】

【素之:因为你荤素不忌,是个杂食动物。】

【人间失格:老衲要出家了,各位施主自行保重……】

【踏碎凌霄:格格不要想不开啊![尔康手]】

纪紫晨没想到自己打个招呼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看起来他们会折腾上好一会了,干脆关了光脑进了书房,戳了戳沈崇文的腰道:“你忽然冒出来干嘛……你不出现肖阿姨不会那么激动的。”

沈崇文摸摸他的脑袋道:“她说的也没错,你生病本来就是我的错,被骂一骂也是应该的。”

纪紫晨见他一提到这件事情就一脸的自责,有点郁闷,想了想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像是蜻蜓点水一般一触即开,沈崇文还没说什么呢,他自己就红了脸。

沈崇文让他坐到自己身上,搂着他道:“害羞了?那天晚上看你一脸决绝的,倒是没怎么脸红啊。”

纪紫晨回想了一下当天晚上自己的心态,那种豁出去了的勇气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现在想想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沈崇文也只是调戏一下他,见他羞红了脸忍不住捏了捏纪紫晨的脸,只是也没有再做多余的动作。

纪紫晨的身体还需要调养,最近他都没打算碰他,最多只是每天晚上搂着睡觉,像是多了个小暖炉。

时间飞逝,年假很快就休完了,纪紫晨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因为他本人意愿的关系,沈崇文同意了让他从实习生做起,把他安排在了新人编辑组。但是笑忘书那边的工作还是纪紫晨在负责,所以他变得忙碌了起来。

生活充实起来自然也不会胡思乱想太多,纪紫晨也渐渐不去纠结自己这到底算不算被沈崇文养着,他只是希望自己有一块可以发光发热的地方,让他慢慢的往上走,可以做到和沈崇文并肩。

现在看来不并肩也没有关系,他可以帮到沈崇文,给他分担一些工作,也挺好的。慢慢的他已经开始融入到世界文学网的工作流程之中去了,在家中偶尔也会担任一下沈崇文的秘书角色,一时兴起还会端茶送水。

纪紫晨也有听沈崇文踢过纪紫恩的复仇计划已经全面展开,现在纪家一半的产业已经落在了纪紫恩的名下,纪夫人那个等待了许多年的宝贝儿子也已经夭折。但是那些事情他并不想干预。纪紫恩有她自己的想法,如果真的需要他出面他可以去,但是现在没有必要,那么他安安心心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纪紫晨喜欢这样的生活。

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身边是自己喜欢的人,每天都能回到温暖的家,还有一只萌萌的宠物,虽然看起来有点平淡,但是却意外的不错。

也正是因为他的生活步入了正轨,所以雪翎才选择了离开。

他和纪紫晨道别的时候说的有点感伤,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还是有感情的。

送走了雪翎,纪紫晨才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就连系统,也有许久没有发出过声音,就像不再存在一般。

“白痴,那是因为我在升级。”就在他脑海闪过这个念头的,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宿主你也太残忍了吧,这么久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你居然一点疑惑都没有,想都不想我……太伤系统的心了……”

声音听起来还真满是委屈感,让纪紫晨瞬间就生出了愧疚感。

“抱歉,这段时间我……”他找不到什么理由,说生活太充实没有时间思考系统去哪里了,这样的话更伤系统的心吧。

“行了。”系统冷哼一声,倒是没有要和自家宿主君计较的意思。“看在我升级了心情不错的份上,不折磨你了。”

纪紫晨心说你还能折磨我?怎么折磨?碎碎念?“系统,升级是什么意思?”

“你已经成功完成了第一个主线任务啊~”提到这个系统非常的兴高采烈。“每完成一次主线任务我就可以升级一次,你完成的主线任务越多,我的福利就越大,能给你带来的好处也越大,这次升级之后开放了系统商城,你可以购买一些其他位面的东西,怎么样,开心吗?”

纪紫晨无语道:“别人的金手指都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出现,我的在我不需要的时候忽然就冒出来了……”

系统怒道:“有就不错了!你以为作为金手指的我们容易吗?!”

“那么现在我的主线任务是什么?”

“之前的支线任务已经自动升级为主线任务,同时开启新的支线任务【婚姻保卫战】这是长期任务,不着急的~”

“你的任务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因为我是教你做人系统啊~会陪伴你走完整个人生的系统。”系统笑眯眯道:“加油啊宿主君,再进行一次升级我就可以拥有能在现实世界生活的身体了。”

纪紫晨一愣,没想到系统还有这样的能力。“你能够作为一个人存在?”

系统的声音有些飞扬,明显带着喜意。“是的!只要主线任务能被完成,我就可以一直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一直到你死去。”

纪紫晨眨了眨眼睛,笑了。

沈崇文刚洗完澡出来,纪紫晨就如同一颗炮弹一般冲入了他的怀中,他被撞的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搂住了紧紧抱着自己的人。“怎么了?”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柔和。

纪紫晨没有回答,只是笑。

沈崇文等了一会,才等到他抬起头来看他。

男孩笑弯了一双大眼睛,眸中闪亮亮的满是欢喜之情,两个小酒窝一深一浅,可爱到不行。他紧紧抱着他,抬起头来用一种非常认真的语气道:“我会努力的,比以前更加的努力。”

沈崇文不知道他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但是这样明媚灿烂的媳妇看得他心痒痒的。“嗯。晨儿最努力了。”

纪紫晨嘿嘿笑了两声,勾住沈崇文的脖子,踮着脚吻上了他的唇。

送上门来的大餐哪有不吃的道理,沈崇文低下头,扣住那个亲一口就要跑的人,加深了这个吻。

纪紫晨的身体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问题已经不大了,只要按时吃药和听话身体就会慢慢好起来,所以沈崇文并没有打算放开这个难得投怀送抱的人。

夜色正好,气氛微妙,系统默默屏蔽自己的感知,以防止被这对狗男男秀一脸。

也还很长,今后的路也很长,纪紫晨知道自己熬得过这漫漫长夜,也有信心走好通往未来的那条长路。

毕竟有人同行,不离不弃。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