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

蛇人寨的大门向狼天打开。狼天慢慢的朝向大门走去。但是苏烟感觉到一丝的不妙。狼天的背后一定有着很多人跟随他在走,虽然是很小的声音,但是苏烟仍能听见。

狼天带着穿着隐形衣的狼骑士进入了蛇人寨,此时狼骑士们脱下了隐形衣,苏烟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手段。就算是隐形衣,部队没有一点声响也是不可能的。但在狼天的带领下,狼骑士们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狼天,你骗我。我苏烟那么爱你,你还骗我。你到底是不是人?”苏烟这时才知道狼天没有好心。所谓的求亲,他就是想利用这次机会带领他的狼骑士进入蛇人寨内部。

“我没有骗你啊。当我把你的寨里的人全部变成奴隶,你照样可以做我的另一半。天蛇之鞭,谢谢你还给了我”狼天说。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苏烟恨意十足,他要这个负心汉去死。

苏烟的拳头比以往都用劲,但是狼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狼天。他使出了最重的一拳朝向苏烟,没有丝毫怜香惜玉。苏烟对于他只能说是幼稚的回忆,他要的是权利,要的是地盘。如果权利和地盘都有了,女人自然也会有。

“狼天,你变了,变的我不认识了。我不喜欢现在的你。你没有过去潇洒,我不要求你潇洒,我要的是你能陪伴我”苏烟被狼天一拳击中,体内乱成一遭。

“下一招,也是你能承受的最后一招。今天是你死,而不是我狼天死”狼天狠毒的连这个当初有过一夜激情的人都杀。

“我苏烟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是遇见了你,最痛苦的事也是遇见了你。能死在你的手里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开始。我只希望你少做点孽。当你后悔的时候,到了地府,我还是愿意与你在一起的”苏烟等着狼天的最后一招。实力不如狼天,但苏烟比狼天更有感情。一个没有感情的高手是要被人唾弃的。

“父亲,不要伤害母亲”苏阿娇后来知道了狼天就是他父亲,可是却不了解他的父亲。母亲苏烟从苏阿娇小时候就和她说父亲是天下最好的人。没有任何人能有父亲的风采。父亲不仅是最好的父亲,而且有着超强的实力。在井水秘境,父亲就是个霸王,永远没人敢得罪的霸王。

“你喊我父亲。小妹妹,不要乱喊人”狼天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女儿,而且女儿长得还是如此漂亮。

“父亲,你就是我的父亲。母亲说过当初有一夜你和她好后,便有了我。母亲让我陪她一起等着你”苏阿娇说。

“我有女儿啦。苏烟,你别骗我了,一个孽种,你会帮忙养大。我连死都不会相信的。哪怕真是我的女儿,为了统一大业,为了狼寨的每一个兄弟,我也会让你们死”狼天的话让苏烟和苏阿娇失望极了。

这是一个父亲吗?这就是母亲天天念叨的父亲吗?父亲如果是这样的人,我宁愿死,也不要接受这个现实。

狼天运转雄浑的法力,骑术之铺天盖地出。法力成粒状爆炸,苏烟把女儿苏阿娇抱住,她是要以自己的命维护女儿的命,就是母爱的伟大。

“你真的做出来杀女杀妻的事,你怎么变的这么歹毒?我可以算是你半个妻子,而阿娇就完全是你女儿。你不仅不照顾阿娇和我,还要杀了我们。你变的太彻底了”苏烟的身体到处都是血迹,很快就要离开人世。

“苏烟,你不要怪我。龙族不是那么轻易就放过我的。他们囚禁了我的父亲狼巴巴。而我狼天的父亲据说已经被折磨死了。龙族没有那么神圣,父亲的死,我会报。只要我将井水秘境所有的小势力收编了,建立一个和井水秘境中龙族差不多的势力,我就有资本对付龙族。“狼天对父亲的死耿耿于怀。

要不是为了苏烟,他也不会杀了快成龙的天蛇,要不是因为天蛇之鞭,父亲也不会被抓走,更不会被折磨死。这一切的源头就是自己对苏烟的爱。我狼天要把爱抛弃,找回做一个强者的信念。

“你原来是因为这样才变了,我临死之前想问你一句,你还爱我吗?如果有下辈子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苏烟的话显得很肉麻,但一个宁死之人只是想把心里话说出来。心思不属于苏烟。

“爱你是永久的,但恨你给我们带来灾难也是永久的。我不想因为你而让我的狼寨失望。我要拥有你们蛇人寨的地盘,只要我肯努力,整个井水秘境都是我的”狼天的话很张狂,但是一个强者的信念是很重要的。信念不是幻想,狼天有足够的信心完成他的大业。

“父亲,你杀了母亲。你不是我的父亲。我没有这样一个父亲”苏阿娇哭泣声很大,一个年轻的姑娘没有了母亲,这母亲还是父亲给杀的,没有一个人能受的了。

狼天看着苏阿娇,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这苏阿娇应该就是自己的女儿。狼天对自己的直觉还有苏烟的话还是相信的。

“小姑娘,以后你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没有人值得你依赖”狼天把自己对事物的一套交给了苏阿娇。

“妹妹,还有苏雅姐我在。我不会放着你不管的,只要你愿意,我照顾你一辈子。不管是什么时候,苏雅姐永远是你最好的伙伴”苏雅安慰着苏阿娇,她的话她有足够的决心去实现。

狼天的大军脱了隐形衣。在战场上,能让人隐形的东西有很多,譬如隐形丹,隐形符。但是要做到狼骑士们那么井然有序,连步伐的声音都能控制到听不到的地步,还是很少见的。

“你们狼寨是无法打败我们蛇人寨的。我蛇人寨是个有着不屈之魂的寨。哪怕没有你们狼寨的团结,但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的历史绝对不少于你们狼寨。蛇人寨的兄弟们,拿起你们的武器,保护我们的大家园”蛇人寨的二寨主苏若风说道。

“你以为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能够抵抗我们狼骑士?笑话,我狼骑士年年征战,死在我们狼骑士手里的人数都数不过来。你们蛇人寨养尊处优惯了,这片土地到了要换个主人的时候了。”狼天十分骄傲,他为狼骑士们骄傲。每一个狼骑士都是狼天的心血浇筑而成,都是狼天心中的宝。

“如果加上我们呢?”白成带着从周围要反抗狼天的寨的高手走了出来。狼天发现他的狼骑士在这么多人的包围圈中是有点小了。

“你们不是不够,而是太不团结了。你以为一群没有在一起训练过的部队能打败我们狼骑士吗?我告诉你狼骑士一千人就可以对付你们一万人”狼天说。

“那么你狼骑士都来到了蛇人寨抢地盘。你们狼寨的地盘不怕被抢了吗?狼寨现在的保卫措施恐怕很低吧”白成说。

“我狼寨的底蕴还是挺深厚的,哪怕我不在,我的二寨主三寨主都是能独当一面的”狼天对选择的人都很放心。

“你看看是不是这两个人”白成指了指两个人头,他要刺激狼天。

“狼地,狼人,你们怎么死了。白成,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狼天彻底的愤怒了,从来没有人这么欺负到他的头上。

“今天我用我的实力,我要与你比拼战术。我要告诉你,不仅实力你白成不如我,战术也不如我?我要你死的心服口服”狼天不怕白成一方人多。

双方大战了起来,不过狼天从来没看到过白成那么稀奇的战术。白成一方用了奇特的汽油,还有热水,巨石,哪怕是狼骑士也抵御不了这么多的手段。狼天一方很快就输了。

“白成,不错。即使我战术败给你的古怪。但是实力才是最关键的,来吧!”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