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描写得比较详细的小说

之一《青牛仙歌》

次年的春天,在周啸市长的督导下,在各方人士共同努力下,云集市拿出了一台专门在卧牛山文化景区演出的大型山水实景歌舞剧《青牛仙歌》。【最新章节阅读】吴明负责为歌舞剧挖掘文化元素,配合省和江城歌舞团专家完善剧本。

试演的这天到了,小范围来了江城和云集市的几位文化口的分管领导和局长,还有省歌舞团和江城歌舞团的几位专家。

吴明和一帮主创人员今天做观众坐在场下,心里兴奋却忐忑不安。

当四周的灯光亮起,一群扮演采茶女和农夫的男女演员跳进舞台时,吴明眼前一亮,不禁笑出声来。原来,他在女人中间看见了杨春花。她的舞姿妙曼婀娜,完全看不出曾经发过癔症的样子。她知道他痊愈了,回乡务农,种植茶园,还和甘百味介绍的一个回乡退伍军人结婚了,可是不知道她被导演选中为群众演员。他打心眼里为她感到高兴。于是,他情不自禁鼓起掌来。

吴明一鼓掌,在座的人于是响应鼓掌,他不好意思地一吐舌头,心里笑,我鼓掌为杨春花,你们干嘛跟着我鼓掌呀。

随后《青牛仙歌》几经修改完善,正式和游人见面。这一台节目成了景区的品牌节目,渐渐声名远播,还几次走出去在外地演出舞台版,受到热烈欢迎。

之二歌仙辞世就在李巧云外出闯荡后,崔奶奶的身体状态一天不如一天。她的咳嗽越来越厉害,睡不好觉,吃不下饭,面容憔悴。她常常一连几小时坐着发呆,嘴里哼唱着神秘的歌谣。

乡亲们听说后纷纷来看望老人,陪她聊天。有老人听出来了,崔奶奶唱的这是有年头没唱过的民间史诗《地母经》。尽管李巧云爸妈不出去打工专门在家陪她,还为老人做好吃的,但老人实在吃不下东西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终于,一天的清晨,坐在木椅上晒太阳的崔奶奶突然站起来,浑身发出气势,高声唱罢“乾坤朗朗说地母,子子孙孙说不尽。天地唯有一清气,万物化生道分明。”便身子一歪,与世长辞了。

吴明认为,崔珍能在歌声中离世,是她的宿命和福气。

吴明闻讯前去吊唁时,看见李巧云正和一位中年男子一起跪拜崔珍的遗像,心里道;“两人啥关系?该不是新相好吧!”

果然,看见吴明,李巧云介绍中年男人是她的男友。这男人倒也大方,主动伸出手和吴明握手,还直爽说道:“我听巧云几次说起你,知道你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仙人’,崔奶奶生前也蛮喜欢你的!”

吴明一时涩然,心慌慌,赶紧寒暄几句,朝着站在人堆里的牛旺田喊了一嗓子,然后说声“对不起,我去打个招呼。”就急忙离开。

李巧云知道吴明心里啥想法,看见他的囧样微微一笑。如今,她已经很坦然了。

之三何家转运一天下午,吴明在江城市文化局公干完毕,人家接待的人热情邀请他下班去喝茶。

当走进一家新开的名叫“云翠”的茶室时,吴明眼前一亮,不觉张大嘴巴。接待的人一拉他,朝他坏笑,接着揶揄,“哈哈!吴夫子也好色吧!没见过这里的绝色美女吧!”

原来,这茶室老板不是别人,正是何娇。她也看见了吴明,款款走来,风情万种地一笑,“吴哥!你终于来了!”

吴明又想起了崔珍生前提醒过自己的话“不要直视何家女人的眼睛”赶紧转过头去,嘴里回应,“真巧呀!你如今安稳下来了,有了自己的营生,我和一批人都为你高兴!”

身边的同行惊讶地张大嘴,“我搞错了!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呀!”

忽然,吴明像是被蝎子蛰了,又睁大眼睛。原来,从茶室一间屋子里走出一位抱着男娃娃的美女,不是别人,正是何媚。她扭着腰走到吴明面前,递过孩子,笑吟吟道:“吴哥!你看看孩子多可爱!”

吴明立刻意识到这孩子是何媚和凤三山的,于是抱过来,看着粉嫩的小脸自己不觉绽开笑容,下意识扮着鬼脸逗着孩子。

身边的同行这时眼睛瞪的比牛铃铛还大,不敢明说,心里却道:“吴明呀吴明,你太厉害了!这茶室里两大美女你都认识,还抱这孩子,是啥意思?”

吴明问:“这是三伢子的娃吧?”

“是的!如今我知道了是牛队长给了我和凤三山几十分钟,才有了这孽障。我打心眼里感谢他!”

何娇装作生气了,“哎呀吴哥,你抱着不放手不累呀?来瞧瞧我的孩子。”

她拿过坤包,取出一张照片,是她的孩子照片。吴明还是抱着孩子不放,右手接过照片,然后和怀里的孩子一对比,哈哈笑道:“何家转运了!何家转运了!”

何家两姐妹也咯咯笑起来。原来,两姐妹的孩子都是儿子!

身边的同行眼珠直转,种种猜疑涌上心头,觉得快晕倒了。

这时身后又传来一声:“我说大丫头,二丫头,你们就不逗‘吴仙人’了!”

出现的正是何翠。

于是两姐妹赶紧去张罗招待,何翠和吴明聊起来。如今,经历了生活风雨的何翠淡定许多,也不再像当初那样对警察拿自己母女做诱饵引牛猛上钩那么气愤。

她告诉吴明,那天牛猛不顾安危来医院看自己母女,却自投罗网,使她感动万分。过了二日,何翠去公安局探视,却被警员拦在门外不让进,说是还在侦查阶段也没判刑进牢房,不许探视。何翠豁出去了,冲向看押室大喊大叫,虽然被警员拦住,但她扯着嗓子反复大喊的一句话“牛猛!何媚是你的娃!”却迅速传遍了公安局。

不久,有人偷偷告诉了牛猛,他闻言仰天长啸:“苍天呀!我知足了!”此时,他已经意识道自己的家庭和企业会出现问题,以后很可能不能再过富足的生活。可是,上天却给他送来了一份礼物,给他精神上莫大的安慰。

果然,牛猛入狱后,他的老婆毅然决然和她离婚,财产分割。之前,他的祥云集团经历了收缴、罚款、赔偿等诸多财务付出,加上管理层瘫痪,企业经营实际上停止了,企业净资产所剩不多。这样,牛猛名下的合法财产最后只剩下了11万元。

进了牢房,何翠频繁去江城监狱看他。由于说破何媚的身份,两人就犹如夫妻一样说话。

一天,牛猛郑重其事提出,把自己剩下的11万元拿出来,叫两个丫头拿去做一点营生,这钱算是自己的股份。何翠回来后和何娇夫妇及何媚开家庭会商量,接受了提议,并商定开办茶室。出发点既是为了有一份稳定的营生,也是为了牛猛出狱后有一份收入。

何娇的老公况富是她以前跑广告时认识的江城一个设计师,一直苦恋她,何娇出事后,他依然痴心不改,后来有情人终成眷属。

何媚打定主意等凤三山出狱完婚,并抱着孩子去看他,告诉他这孩子是两人血脉的延续。尽管凤三山激动的一边喊叫一边痛哭,但是他还是劝何媚另外找个好人家嫁了。何媚执拗地坚持,加上何媚请动凤翔宇一起去探视劝说,终于使凤三山心神稳定下来,下了争取早日出狱两人团聚的决心。何媚告诉吴明,孩子的名字叫“凤鸣峦”是凤翔宇取的名字,蛮有诗意,自己和三山都喜欢。

何媚对于自己的亲生父亲牛猛的感情经历了一个过程,开始认为他只顾自己发财,不顾自己的骨肉,不管何翠的生活。当何翠一五一十讲述了过去的事情,且告知从来没有向牛猛透露自己是牛猛的亲骨肉时,她才开始转变看法。又联想到以前暗中牛猛对自己姐妹的帮助,后来明知有危险还是来探视何家母女等举动,慢慢开始接受这个天上掉下来的爹。

于是,她抱着孩子,在何翠和何娇的陪同下,去探视凤三山,三人相互印证告知了何媚的身世。凤三山这次不停拍自己的脑袋,一边说:“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这就是命呀!”

在何翠和吴明聊得热烈时,何家两姐妹没有露面,让两人专心聊。期间有女服务员端茶倒水送小吃,也亲热地称呼他“吴仙人”。他纳闷的问何翠:“她们也认识我?”

何翠哈哈一笑:“她们认识你,你却不认识她们。因为,这两位女服务员是以前云集市‘蓝月亮休闲屋’的技师。‘蓝月亮休闲屋’关门后,考虑到都是苦命的姐妹,就请来做服务员了。”

吴明连连点头,“你们在做善事呀!难怪在转运。”

旁边的吴明的同行专心地听着两人聊天,一时间入神了,就像在听评书。

之四“大师出山”

光阴荏苒,一晃三年多过去了。吴明升职为云集市文化局办公室主任,据说还大有升级晋位的空间。他在这三年多时间里出书二部,三篇论文分别在省市县获奖,他本人已经成了本省的知名民俗文化专家。

他把老房子卖了,新买了面积比老房子大30多平方米的房子,时不时把老妈接来住。他书房和藏书量也骤然升级。如今肖梅雪保持了一个习惯,继续为吴明动剪刀收集资料,同时使用了网络搜索的新手段。

一天晚上,吴明正在看书,肖梅雪惊叫起来,指着电脑屏幕吃吃地笑,还喊“老公快来看!”

吴明以为老婆看到了淘宝新款,不屑地说:“行啦行啦,看个网上的东东老是一惊一乍滴!”

她坚持他过去瞧瞧,他只好凑过去看,只一眼,也惊呼起来!

原来,是一篇人物专访《大师出山记》。夫妻两人都惊呼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这位专访中的大师不是别人,正是,张全法的表弟张宏宝!在文章中,大师的名字叫“张灵海”。

两颗脑袋挨在一起,一字不漏地看完专访,以及关联文章和数十幅照片,终于搞明白了。

原来,这个张宏宝当年被处罚后,从云集市销声匿迹了,结果今年开春出现在邻省的一处名胜“灵虚洞”,租了一间房子开业吃神仙饭。被障住心眼的某媒体人之所以称呼他为大师,是因为他访问出了其几件看似神通的事情。据说还有很多灵异事情大师闭口不言。

一则他为来旅游的几位官商看相、算卦、说前程极度准确,引起轰动;二则他帮助当地一名家长寻找走失的小孩子,用周易测方位和位置,真的去人一找分毫不差;三则他为当地一名矿老板做法驱邪成功。这矿老板数日莫名疼痛缠身,去医院诊治疗效一般,病急乱投医,托人找到声名鹊起的张大师驱邪。他设法坛施法,当场从矿老板家的花园里找出一条小黑蛇,说是这条小黑蛇作怪。还叫矿老板喝下符水。结果矿老板真的当场就觉得心情大放松,好了一半;四则他做好事撮合单恋男女和对方成眷属,经过他送“阴阳和合符”和暗中施法,撮合了三对男女。

媒体人引用张宏宝的自述和他店子里的一位貌似徒弟的年轻人说法,说大师自幼有奇遇,得授密不外传的道术,师傅云游之前还传授他两本秘籍。他长期淡泊名利,修炼提高自己,曾经多次做好事不留名。终于,某天夜里在梦中得到天师的嘱托说他该出山了,去为世间做一些善事,行世间修。于是他按照梦中的卦象,寻到了这处好地界,开始了为民造福的历程。

最后,文章说,某自诩文化人的大领导专门上门验证其学识和道术真伪,结果是事后聘请其为文化顾问,还要为其修法场,“张灵海”大师以“是机缘接受是福”的口吻被动接受了,同时谦虚地表示法场就不修了,可以修一所中国传统文化研习所,大家一起交流。

文章洋洋洒洒数千言,数十幅照片,以动人的语言,详实的例子,紧密的逻辑,描绘了一颗冉冉升起的道门新星,一位学识渊博却虚怀若谷的大师。

可是,这篇云遮雾绕的奇文在吴明夫妻这里看来,却是漏洞百出,一目了然。

吴明指一指一幅照片上的一张符篆,“你看,这不是《牛山密篆》里的符篆么?分毫不差!”

肖梅雪一直另外一幅照片,“这不是张全法在‘桃花局’上画的‘阴阳和合符’么?”

吴明点点头,“看来,这个张宏宝是个有心人。他学习借鉴了以前云集市几个神棍的道道,加以推陈出新,回避风险。如今看来,他一旦成势,会蛊惑很多人呀!”

肖梅雪撒娇道:“老公,文章里说了那么多神奇的事情,你就为我解解密撒!”

吴明黯然道:“太阳下没有新鲜的东西!但是,有阳光就必有影子。我想,别处也一定会有像我这样认真的人吧!也许,他或者她叫‘张明,‘刘明’啥地也未可知!’”

“哈哈哈!”

夫妻两人同声大笑,这笑声飞出窗户,惊动了窗外林中一只短耳猫头鹰。它寻思“大师要出山了,我这就去‘灵虚洞’探个究竟!”飞行的途中,它发出“咕呜…咕呜”的混合怪异叫声。

(全书完)[小说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