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胸罩被剪掉

第二百十二章一剑刺向太阳(大结局)

这一场屠杀进行了三天三夜,而熊倜如雪的白袍始终洁白干净。 WWW..COM

纵使周围火光滔天,纵使四周哀嚎遍野,纵使深蓝的海水便染得猩红,只要熊倜依旧站在桅杆上,便是支撑熊帮所有人继续杀戮的支柱。

一千人与四万人,力量上是多么悬殊,而熊帮却逆袭了,以一敌四十的绝对力量席卷着。

其实在熊倜等人杀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后,这一场战争的结局已经可以预见了。

“不!不要杀我!我投降!”

“我也投降!大侠饶命啊!”

一声声此起彼伏的求饶声响彻每一艘船舰。

在远处沙滩观望的七大门派心里都泛起一丝难言的怪异感觉。

他们这辈子都不想同熊帮为敌。

凌俊风叹了口气道:“我们似乎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徐玄天接过话道:“是啊,听说熊帮有上万帮众,今日仅仅是一千人都如此恐怖!我真有些后悔,当初竟然妄想同熊帮主一战。若不是他手下留情,当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今看来倒是峨眉弟子眼光长远,同熊帮主的两名弟子交好!”青城派掌门意味声长地望向空明师太,眼中带着几丝艳羡,似乎恨不得自己座下也多几名女弟子,可以以此攀附熊帮这棵大树。

空明师太一甩拂尘,冷冷望了一眼刘双迎和敖白桃。

敖白桃赶紧低下了头,面色微微泛红,那艳丽的殷红如被同被火光染红的天际一般,偷偷望着东方微微泛白的鱼肚。

一声号角声宣告此战的结束,而远方的军队正以水陆两军朝此处驶来。

水军的将领熊倜不认得,而陆军的将军傅友德熊倜却很熟悉。

傅友德望着已经被熊帮收复的一万余倭寇,瞪着不敢相信的眼睛。

熊倜嘴角微微一扬,道:“傅将军,又见面了。”

傅友德急忙下马,施礼道:“傅友德参见熊少保!”

“免礼,你们来晚了,这些倭寇已经被我熊帮与七大门派合力拿下了!这些倭寇已经投降了,包括这些战舰,你也处理一下。”

傅友德面色微红道:“不知……不知熊少保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否和我们一起回去面圣?”

“不了,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我会去找他的。”

语毕,熊倜便不再理会傅友德,对七大门派施礼道:“今日之事多谢各位!”

傅友德在旁看着,面色越来越难看,他知道朱元璋的打算,所以才会故意拉长行军事件,等的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熊倜不仅没有和六大门派大打出手,而且关系看似十分密切。

凌俊风抱拳施礼道:“熊帮主,不必客气,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

“总之熊帮谢过各位了,若是往后有什么用得着熊倜的地方,各位尽管开口。熊倜愿同七大门派永远交好。”

语毕,熊倜飞上熊帮的船舰离开了。

熊倜回到了绿柳山庄,静静等待着他和岚的孩子出世。

七年后,春风吹过大地,绿柳山庄再一次染上了一层鲜嫩的绿色。

余云飞和夏芸站在山下相视一笑。

七年的光阴几乎没有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却刻下了深深的幸福笑容。

“爹娘,这绿柳山庄上有什么好玩的?”余静月拉着两人的手,奶声奶气地问道。

夏芸笑道:“这里啊,虽没什么好玩的,不过爹娘最要好的朋友就住在这里。”

余静月微微嘟起嘴,粉雕玉琢的小脸越发惹人怜爱,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突地挣脱了余云飞和夏芸的手道:“爹娘,那我们找点好玩的吧!我们比赛,看谁先到山上!”

语毕,便闪身朝山上飞去。

一袭粉衫的余静月顿时化身从林海中的一点殷红,特别的鲜艳美丽。

“嘭!”

“哎哟!”

余静月只觉眼前一花,一道白影猛地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一时收不住脚力一头撞了上去。

她痛呼一声,险些摔在地上,却被一只温暖的手拉住了。

她缓缓睁开眼睛,打量着眼前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孩。

男孩穿着一件白色宽袍,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十分好闻的栀子香。

而男孩的容貌也像那洁白的栀子花一样,干净,好看,好看得让身为女孩的余静月莫名地有些嫉妒。

余静月看着看着,便痴了,良久才回过神道:“你!你谁啊!干嘛挡住我去路!”

男孩望着她俏生生可爱至极的模样,心不由动了下道:“我叫熊启,这里是我家,你又是谁呢?可爱的小妹妹?”

余静月面色一红,道:“我……我叫余静月,爹娘都叫我小月。”

“小月!”余云飞和夏芸也赶了上来,打量着眼前的熊启。

“像!真像,一定是那家伙的儿子!哈哈!”余云飞忍不住大笑起来。

熊启微微皱眉,松开了余静月的手,冲两人施了一礼道:“两位想必是云飞叔叔和芸姨吧?娘在山上等你们多时了,请随我来。”

“果然是小小熊,和小熊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小年纪,便如此有礼,你怎知道我们是谁?”夏芸伸出手,溺爱地抚摸着熊启的脑袋。

熊启眯眼一笑,顺从地接受着,道:“小二叔叔的听雨楼寄来消息,娘已经煮好了茶,让熊启下山来接你们,没想到遇见了小月妹妹。”

“哼!谁是你妹妹!”余静月望见自己的母亲如此宠溺地看着熊启,不由吃起了醋,嘟起了粉嫩的唇。

“小月,不许对你熊启哥哥无礼!”夏芸眉头微蹙说道。

熊启不过比余静月大了两岁,但行为举止却十分乖巧,比起自己的女儿不知强了多少倍,夏芸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呵道。

余静月闻言,心里越发不乐意了,眼泪不禁在眶中打转,那模样看得让熊启心揪了一笑。

他挠了挠头,一手轻轻拉起余静月的手道:“小月妹妹喜欢花吗?这山上别的没有,但花有很多,我带你去看好吗?”

余静月抬起头,板着脸道:“不许你叫我妹妹!我也不认你这哥哥!”

夏芸正欲开口训斥,却被余云飞一手拉住。

余云飞摇了摇头,眸中满是笑意地望着熊启。

熊启笑着点点头道:“好,那我就叫你小月,好吗?”

余静月点了点头道:“你姓熊,以后我就叫你小熊!”

“好的。”

“你会不会做花环?”余静月高傲地抬起头道。

熊启讪讪一笑,面色微红地摇了摇头。

“我会,小月给你小熊做!”

“好,那小熊带小月上山好不好?”

余静月满意地点了点头。

熊启会心一笑,冲余云飞和夏芸点了点道:“云飞叔叔、芸姨请随阿启来。”

语毕,他将余静月拉入怀中,轻快地向绿柳山庄跃起。

夏芸道:“阿启小小年纪,轻功不错。”

“你也不看他是谁的儿子,自然不会差。”余云飞不由笑道。

转瞬功夫,一行人便落到山庄前。

熊启一手拉着余静月一手,将众人引入了正殿。

焚香煮茶,满屋飘向。

岚身着一袭白裙,微笑地迎向众人。

清丽的容颜如往昔般美好。

夏芸瞳孔一缩,猛地捂住自己的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余云飞惊叹道:“岚,你的脸?”

岚轻轻抚了抚自己如细瓷般的脸庞,笑道:“阿启出生后不久,我和熊倜上了趟九华山,拜祭鬼医,没想到鬼医并未离开人世,我的脸是他替我恢复的。你们都坐吧,熊倜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夏芸失魂落魄地坐下,她低垂着头,下意识地接过岚递来的茶。

“岚姐姐,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

“你既叫我一声姐姐,那么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了。现在我们不都很幸福吗?”

夏芸紧咬着唇,点了点头。

余静月见屋内气氛怪怪的,越发不想呆下去,轻轻晃了晃熊启。

熊启一愣,立刻猜出了她的心思,对岚道:“娘,我带小月在山上逛逛。”

“嗯,去吧。”

熊启的脸上露出一丝孩童纯真的笑容,拉着余静月跑开了。

岚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由笑道:“这两个孩子倒是有缘,才刚见面,就那般要好。”

夏芸叹了口气道:“我和云飞感念当初天女宗宗主孤月的救命之恩,也希望这孩子将来恬静可人,特意起了静月这个名字,没想到如今如此顽劣。”

岚道:“静月,我倒是看着孩子很是活泼,不像阿启像足了熊倜,小小年纪,已经沉闷的很。”

余云飞抿了口茶,笑道:“好了,我看你们俩也别尽瞅别人家的孩子了,若是这两个小家伙愿意,往后我们做亲家!”

岚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便别走了,据我所知,这几年你们已经走遍了所有的名川,也是时候安定下来了。”

“我们也有这想法,对了,熊倜那家伙呢?”

岚又为两人斟了茶道:“去皇宫了。”

皇宫内,朱元璋身前伏案上的参茶再一次进了熊倜的肚子里。

七年了,他七年没有见到熊倜了,可眼前的人依旧英姿勃发。

而他,却是真的老了。

他干咳一声道:“熊少保好久不见。”

熊倜摆了摆手道:“开门见山吧,我不想做什么少保,往后我熊倜和朝廷没有任何瓜葛。”

“你不是说过,要一辈子看着朕……”

朱元璋话未说完,便被熊倜打断道:“一切都是你自己选的,往后你做什么,是对是错,我熊倜都不会管。今天我来便是想告诉你,如今的熊帮已经不是你能动的了的。”

语毕,熊倜便从御书房消失了。

朱元璋最佳微微抽动着。

他怎会不知道这七年来熊帮的发展。

一夜崛起的听雨楼,熊帮弟子同各大门派女弟子的联姻,熊帮弟子在大漠建立起的势力。

熊倜就好像一只蜘蛛,七年的时间织了一张巨大的网。

朱元璋知道熊倜不会主动找自己的麻烦,但他也知道有生之年他再也无法好好安睡,他忌惮熊倜的实力,却没有能够彻底扳倒他的能力。

熊倜毫不停留地飞回绿柳山庄,直奔逍遥子和柳陌的坟前。

熊启正握着一根树枝练剑。

他除了踏雪无痕与天枢九道外什么都不会,所以在同余静月的切磋中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熊倜望着自己的儿子,道:“阿启怎么了?”

“爹!你回来了,爹,你教我练剑吧!我不想输给小月?”

小月?熊倜立刻明白了是余云飞和夏芸的女儿。

他不由俯身,笑道:“阿启,爹的剑法只能杀人,你向用它来杀小月吗?”

熊启摇了摇头道:“我怎么伤害小月,我想要保护小月!可我功夫比她差……爹,你教我吧!”

熊倜揉了揉熊启的脑袋,望着即将落下的残阳,嘴角泛起一丝温柔的笑意道:“这一招是你爷爷教爹的,你可要看清了!”

他一手成剑指,刺向那血日道:“一剑刺向太阳!”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