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邪恶全彩集日本

入夜,伊斯贝区的房间里,周武躺在床上。整个人却有些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并没有去让薇薇安打电话购买黑市上的那些所谓的1级变异种血液,甚至可以这么说,有关变异种出现黑市上的一系列物品都不太稳当。毕竟在这之前,他们对血液的获取途径都是通过购买输血站的过检血包。

睡不着,又眯了会儿,他无奈的睁开了眼睛,感受着体外那若有似无的那些游离的能量活性,虽然身体下意识想吸收,但却并没有了这种能力。就好像一个原因适应了在岸上呼吸的人又被重新按进了水中一样,不习惯是在所难免的。

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一楼给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把开水倒入杯子里慢慢搅拌着,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也在客厅里弥散了开来。

很奇怪的感觉,心底时不时闪过某萝莉那狡猾兮兮的目光以及有仇必报的性格,他手里的动作却也显得有些机械。

绝对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才对。心里暗道。但注意力却还是很快又被自身的状况给吸引了,现在,这才是主要问题。

抛开了自己身体因为不能吸收空气里的能量活性所带来的不适应,周武仔细感受了下右手臂那股游动在肌肉之间的物质,一种很缥缈的感觉。就像是气体一样。心理下意识评价着这股供给给这个世界的变异种们维持能力最基础的东西。

下一秒钟,被打开电灯光没多久的客厅茶几边上,那部被薇薇安安排装好的线路电话也在这时响起了。“叮铃铃!”响亮而又诡异。像极了某岛国恐怖片里场景的镜头。

把咖啡杯放在手边的桌子上,杯里棕色的咖啡打了个旋倒映出边上人的侧影。

周武平静地走了过去,把响彻客厅里的声音停了下来。平稳地把听筒拿起,嘴里却下意识冒出了惯用的接听方式。“喂?”这是他在这个国度这么久还没有改变的习惯之一。

电话那头,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杂音,传来了一声颤抖的求饶。声音断断续续的,仿佛就像是说话的那人因为寒冷而抖得牙床打架一般。“周先生,今天的那件事是我的不对,我求”

未讲完,周武皱着眉头站在原地听着,心里却还是多少能够辨认出些许那边声音的主人。越南帮的老大,陈可备。只是,却毫无上次言语之中透露的那股自信了。噼里啪啦的,那边发生了什么大事。

打架?斗殴?“啪嗒。”他平静地挂上了手中的电话,却是失去了最后听下去的兴趣,心里也多少已经有了答案。

“比想象中要快上不少。”看着客厅里的周武像是并没有多大反应似的喝着那杯咖啡,站在台阶上的薇薇安琼斯冷冷道。这件事虽然只是随手为之,但结果却有些出乎意料,只是目前这个被隐瞒者并无惊讶的表情让她一下子失去了某些说下去的**。

正是因为聪明才能成为自己的试验品吧。小女孩臭屁地提了提她脚下的那双周武赚钱后专门找裁缝给她设计的布偶拖鞋,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讲薇薇安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之类的话。

“恩,新接手的家伙是谁?”喝了口杯子里的咖啡,周武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因为其中涉及到不少这附近街区酒吧药房的生意。

“一个被陈可备欺压久了的华人头目。”薇薇安说道,这一切的这位始作俑者总有几分让人想要捏脸的冲动。“他联合了不少这段时间被陈可备触及到利益的头目,做了这次事情。”

“我只给了一点小小的提示而已。”小萝莉说道,她的眼神似曾相识,和那天谈论起给陈可备纸条的眼神差不了多少。

屋子却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电话的铃声也在这时再次响起,在客厅里回荡。周武放下手里的那杯喝到一半的咖啡,下意识又把听筒接了起来。

那头,只传来一阵莫名的喘息声,更多的却是听得清的叫喊与骂声。“砰!”隔着话筒,他听见了一声枪响从耳边传来,伴随着汽车的鸣笛,至少让这位在自己世界常用电话的男人多少能够判断出对方那头所在的环境来。街道边的电话亭。

示威吗?强忍着挂掉的冲动,他听着那边传来的说话声。一股带口音的英文从他脑子里穿过,让周武过了好久才弄懂一二来。“老老板,我们的酒吧被人放火烧了。”

耳边还回想着爱尔兰大胡子酒保的话,周武的眼睛眯了眯,平静地脸色压抑着某股莫名的脾气。“死了多少人?”他问道,等待着电话那头报给自己一个具体的数字,地下酒吧已经算是自己的主要产业之一了。

而且从目前来看还保持着扩张的趋势,带着搏击俱乐部所特有的特色在奥格兰掀起了某种地下暴力的风潮。这种时候,人们最需要的往往还是发泄。

“不知道。他们五个人带枪,从车上下来一阵扫射,看门的罗杰和乔中了三枪。我和拉米躲了起来,然后酒吧就被人点着了火”那头叽里呱啦的说着,时不时夹杂着几句听不懂含义的俚语。

周武握着听筒想了想,他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背后的薇薇安,瞧着小脑袋摇头的动作也很快冷静了下来。“听好。”打断了雇员的话,周武说着,使得对方停下了止不住的嘴巴。“先找几个人通知另外几家店的负责人,让他们赶紧关门躲好。你在办完这件事后也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位华人老板语速飞快的说着,现在却并不是急着报仇的好时候。连仇人都不知道在哪里,报仇也就变成了一句空谈。

现在,最重要却还是如何在眼下将产业损失降至最低。把电话挂掉,周武已经感觉到了,有人有计划地在暗处对付他。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

“低级的焦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气氛有些沉闷,客厅里却响起了薇薇安冷冷的说教。小萝莉用略带困意的眼神看了站在电话旁边的某人一眼,成功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去。“还有,我饿了。”

无言,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完,周武拉开冰箱门,挑了点食材朝厨房走去。

“我要吃胡萝卜丁鸡蛋加一勺盐炒饭。”

“知道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