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男友从身体里拔出去

“乔木,我哥那天找你去是为了什么呀?”

游欢一边梳着头发,一边想起了这茬,随口那么一问,还真问出了什么不对劲的来!

乔木叠着被子,支支吾吾的想蒙混过关,装没听清一样,“啊?”

游欢是什么人,乔木这点小心思还能骗的了她,放下了手中的梳子,转过身对着乔木,“乔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每每一听游欢这语气,乔木就觉得牙疼,摸了摸下巴,“真没事儿!”

“乔木……”游欢折身走了过来,拉住乔木的手坐到床上,把人才收拾好的床坐的一团乱,“是不是我哥又说什么难听的话了?”

乔木苦着一张脸,那还真没有。

游欢一见乔木这表情,还以为游越城又背着自己欺负自家小木头来着,一拍大腿,“不行……”

说风就是雨,游欢忿忿的起身,作势就要去找她哥理论,明明都说了不准为难乔木,游越城还想怎么样呀!

乔木赶忙拉住激动的游欢,“没,你哥真没难为我!”

“真的?”游欢明显不太相信,最近她哥是没事找茬,游欢都烦了,能不能来个痛快呀!

乔木点着自己的小脑袋,显得有些闷闷的,“嗯,真的!”

“那你们到底说了什么?你怎么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要是这样说游欢就有些不理解了,她哥是说了什么才让这人一副为难的样子?

乔木有些扭捏的捏着自己的衣角,支支吾吾的说道,“他……他说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

一听这架势不知道要说多长,游欢赶忙止住乔木要长篇大论的架势,没好气的拍了拍乔木,“捡重点的说!”

乔木显得特别为难,好半天才开了口,“他说……我们也该成亲了……”

乔木一直是男儿身示人,除了亲近的几个人,没人知道她是女子,所以就算是要娶亲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可是……

游欢真是白担心了一场,看着乔木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总觉得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手抱在胸前,冷漠的盯着乔木。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愿意?”

乔木诺诺的抬头看了游欢一眼,明显感觉出游欢在生气,轻轻的靠了上去,搂住游欢的腰,耳朵贴在游欢的肚子上。

“欢,我没有……”

乔木的声音小小的,糯糯的,像是小孩子的撒娇一般,听得游欢也生不起气来。

“好了,你要是不愿意就别理我哥,他那点小心思就是想为难你,别理他就成了。”

游欢捏着乔木的耳朵,软绵绵的特别舒服,要是人乔木真的不愿意娶自己,难道她还要巴巴的往上凑不成?

乔木紧了紧手上的力度,“欢,我想娶你,可是……可是我没有家财万贯,也没有权谋势力……我怕委屈了你……”

乔木不是没想过要娶游欢,毕竟在别人眼中她们也算是男未娶女未嫁,就这么草草的住在一起,难免不会有好事的人!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游欢才是真的不高兴了。

耳朵也不捏了,直接抬起乔木的下巴,“乔木,你说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是和我玩玩而已?”

乔木是不知道游欢是怎么理解成这样的,总之是吓得不行,连连摆手,“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我?”

“那你为什么说怕委屈我的话?”游欢真的是有些生气,“还是说我们的感情是以你心中的利益来衡量的!”

乔木理会了游欢的意思,拉着游欢的手,摸着自己的心口,一脸的真挚,“游欢,无论是我家财万贯,还是我一贫如洗,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

乔木从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游欢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喜欢进了骨子里,想分也分不开,她又怎么会像游欢说的那样,以利益来权衡两人的感情。

只是比起卫云楚、空澈来说,她乔木显得太普通了,她不可否认,她有些自卑了!

游欢脸上的冰解冻开来,看着乔木一脸实诚的样子,突然觉得这种木头就该逼一逼才好,放任自由只会让这人想些有的没的。

柔弱无骨的瘫软在乔木的身上,手在她胸口上画着圈圈,画的乔木有些腿软,“乔木,你不娶我也没事的,就算我哥以后让我嫁给其他人,你也要相信,我的心里只爱你一个人……”

游欢说的那是凄凄惨惨的,好像游越城马上就要逼她嫁给什么公子爷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乱编乱造的。

可是乔先生当真了啊!

乔木不仅是当真了,还特别当真,急的一脑袋的汗,越想心里越忐忑,紧紧的攥住游欢的手,心里下定了决心,“欢,那我娶你好不好?”

“你……你不是说……”游欢还得装出一副特别无辜的表情。

乔木已经急的没有耐心听游欢多说什么了,满屋子的寻她的值钱玩意儿。

到银号拿了钱之后,一个人风风火火的就跑到山上去给游越城提亲了,要是晚一点自己媳妇儿被别人娶走了,她上哪儿哭去都不知道。

游越城看着乔木送来的聘礼,他是没想到乔木这小子这么当真,这才几天的事儿呀!聘礼都送家里来了!

他是舍不得自己宝贝妹妹的,可是迫于游欢的压力,他也不敢不答应,只能是含着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乔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终于笑了开来!

卫云楚在收到乔木的请柬时,脸都黑了,猛地一拍桌子,什么都顾不上,一阵风似的就跑游欢那里去了。

“乔木说她要娶你?”卫云楚把请柬拍在桌上,一副质问的样子!

游欢毫无所谓的点点头,“对啊!”

卫云楚急的在房间里兜了个圈圈,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游欢吃着她的葡萄,“为什么没给我说过?”

游欢扬着下巴指了指卫云楚手中的请柬,“这不就给你说了吗?”

卫云楚捂着嘴直想哭,“游欢,我好歹也算是你姐姐之类的存在吧!你要嫁人居然都不和我商量商量,我真觉得太伤心了!”

“呵?”游欢摆了摆手,“卫云楚,你不就想趁着机会收拾我家木头嘛?我能给你这机会?”

卫云楚的阴谋被揭穿,特尴尬的看着游欢,“就这么一点面子也不给?”

游欢叹了一口气,“别提了,就这都还是我赶鸭子上架的,再被你吓跑了,我上哪儿找人去!”

“哈?乔木那么没胆?”卫云楚一听这哪成!

“你觉得呢?”游欢皱着眉头,乔木什么都好,就是那胆子着实是小了一些!

卫云楚摸着下巴,“还真是哈!那要不我让人给你安排一出抢亲的戏码?那时候木头铁定能好好表现!”

游欢提听这就觉得脑袋疼,拧着卫云楚腿上的软肉,“你就行行好吧!你不给我添乱就成了!”

卫云楚肉疼的紧,拍着游欢的手,“好好好,放手啦!谁愿意管你的破事!”

游欢这才放过卫云楚!

乔先生成亲那天,青州城又热闹了一把。

“乔先生长得可真俊!”路旁的小女生们兴奋的说着,坐在花轿里的游欢倒也是得意的很,她看上的人,能差得了?

乔木骑着大马,被硌的慌,一脸紧张的不行。

卫云楚和空乐在书院门口笑的那叫一个夸张,听得游欢真是火冒三丈,让你们来是帮乔木的,哪有让你们看热闹的。

正经做事的还是只有卿言和蔺沧洛,里里外外的,忙得不可开交,还得时不时管管自家捣蛋的人,真是……

有卫云楚空乐空澈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乔木的酒能少喝?

本就不胜酒力的乔先生最后喝的脸都变了一个色,愣是被人扶着才找到自己房间。

游欢听着乔木嘀嘀咕咕说胡话的声音,也顾不上什么吉利不吉利了,掀开盖头亲自将乔木扶上床,没好气的问道,“你们是灌了她多少酒?”

卫云楚耸耸肩,“也就四五瓶吧!”

游欢真的是想把卫云楚给撕了,不过碍于实在是没时间。

瞧得乔木一脸难受的表情,扶着乔木躺下,“乖,先睡一觉,我让人给你备一点醒酒的……”

说着就要去敢赶那些看热闹的人,却不料乔木一个用力拉了回来,跌在她的身上,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

“游欢……我……我知道,我不如卫云楚来的霸道,也不如卿言来的有本事……除了认得几个字之外,没什么优点……”

“乖,难受就别说了!”游欢也不管多少人在看自己,心疼的在乔木的唇上亲了亲,要是不能喝就别喝,弄得自己这么难受!

“可是,我好爱你……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我也会努力的养家糊口……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

众人靠在门口,听着一向内敛的乔先生的醉话,由衷的笑了。

卫云楚走了过去,手探在乔木的额头上,凑到乔木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乔木,我就把游欢交给你了,你可要像你说的一样,好好保护她!”

乔木眯着眼睛,头疼的厉害,还是傻傻的笑了,紧了紧手上的力度,“一定!”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