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的巨乳教师

我坐在不时落下白色的花的大槐树下,阳光在别处洒下,我的周围却是一片黯淡。 我抬眼看向远处的明亮,突然觉得那仿佛是我再也到不了的温暖世界。

“妈妈,妈妈”

我听到我现在唯一的幸福依靠的呼唤,转过身,我伸开怀抱:“冉冉。”

“妈妈。”

我拥抱着柔软的温暖,心中踏实了很多。若不是她的存在,现在,我又怎么可能有笑容。

“妈妈,有个叔叔在找你。”我望着眼前单纯的面孔刚想说些什么,可是却看到清澈的瞳孔,一阵疑惑。

“叔叔,哪个叔叔”我自然的皱眉询问,却在话音落下之后听到自己心中清晰的响声。就像是石子砸入深湖,转瞬不见,湖却能听见沉落的声音。

“就是那边。”怀里的宝贝转过头指向远方,我顺着视线望去,停滞一秒,然后拉紧冉冉落荒而逃。

“妈妈,怎么了我们要去哪儿”冉冉在我身后一边小跑,一边询问。

“冉冉,妈妈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要去办,你愿意和妈妈一起走吗”

“好。冉冉和妈妈一起走。”

“嗯。乖女儿。”我的宝贝虽然不解,但还是愿意和我一起逃。我一边向公园的大门疾步,一边回头去看让我心慌的面孔。

只是一转眼,一转眼,我就跌入了一双美丽的明眸中。

那双眼睛不再深沉,像是经过了阳光的沐浴与洗涤,褪去一切的阴暗,清澈得让我恍惚。可是,我知道,我不能留恋,只能远离。

“咏茉,白咏茉”

我转过身继续奔走,听到身后的呼喊,我的力气几乎流失了一半。我真怕我逃不掉。

可是庆幸的是,一辆的士,刚好开了过来。

“冉冉,快上车。”

我慌张的坐进车里,脑子有些空白。

“你们要去哪里”司机转头望向我。

“哦,那个,华宁小区。”

“啊这不是就在公园旁边,你们步行五分钟就到了。”司机愣了一下,好心的指路给我看。

“抱歉,我说错了,是中央商城。”我扶了一下眉头,急急的说道。

“哦。”司机转过头发动车子,我的心终于冷静了一丝。

“咏茉,咏茉,你别走咏茉”

窗外的呼声让我再一次惊慌失措,我愣愣的转头,看到顾念黎愧疚失落的向我跑来,我像个孩子一样往车子里挪了挪,紧紧的抱住冉冉,不再去看他。只想着,快点走吧,快点走吧

“妈妈”冉冉不安的望着我,眼中有惹人心疼的泪花闪动,我一边吻着她的额头,一边安慰她和自己:“没事的,没事的。”

“咏茉”

车子外面的呼声有些嘶哑,就像是在拼尽力气去挽留什么一样,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回头不能心软。

顾念黎,从我知道你的名字是“顾念黎”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不会在一起了。

即使,我已经爱上你了。

是啊。我口口声声说,爱顾凛轩比谁都深刻,还一直坚信,我爱顾凛轩,会贯穿我的这场人生的旅行,可是后来我发现。顾念黎,是我爱顾凛轩这段旅程里,最美里最危险的风景。明明不该停留,却深藏在了记忆中,甚至,改变了旅行的意义。

“咏茉”

车子已经开始奔驰了,我不敢回头,却在车子的后视镜中看到疯狂追逐的他。我咬着嘴唇,假装不为所动,可是冉冉却在这时,说了话:

“妈妈,在车子后面追我们的叔叔,是我的爸爸吗”

我愣住了,转头望向我视为珍宝的女儿,眼泪不受控制的砸到了衣服上。

“是吗”冉冉的眼中也噙满了泪水。

“不是。”我笑了,抱着冉冉,有些颤抖:“白恩冉,你姓白,我也姓白。你是我的女儿,不是别人的,你,没有爸爸。”

“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我突然大吼了一声,让前方的司机都冷颤了一下,可是下一秒,我居然抱着冉冉,哭了出来。当着别人的面,骄傲的我,就这样哭了。

“呜呜,妈妈”

我以为自己不会想他不会孤单不会阴郁。可是四年之后的今天我知道,我爱的顾凛轩,像是我自己幻想的一个唯美的爱情梦,而顾念黎,却是我最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爱情。

从认识他,我就知道,他身怀秘密,可是他接近我后,我却发现我抗拒不了他。他对我温柔对我霸道对我展现脆弱和不甘,我明明应该反感嘲讽,却不知为何竟然越来越受他掌控。

我被嫉妒挡住了心,把对他的喜欢怪罪在顾凛轩爱以薰,对不起我这件事上,从来没敢真正的想过,我爱上了顾念黎。

直到,他醉酒后,告诉我,你知道我的真名叫什么吗我就顾念黎,我,姓顾顾顾凛轩的顾呵呵,我t顾凛轩一个父亲可是,我从来不知道我父亲究竟长什么样子

我永远忘不了我当时看着他,震惊的几乎缺氧的场景,也忘不了我照顾他一夜,自己一夜没睡,辗转反侧却帮他隐瞒真相的决定。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我知道,我爱上他了。

我开始远离他。而他,也装作利用我后,就把我抛弃的样子。我们各不相干,我想我们就该就此陌路,可是,一周后,他来找我。

他说,白咏茉,你离开顾凛轩吧。我想你是我的。

我嗤之以鼻,你别闹了。

不,如果,你愿意不爱他,我愿意放下我的不甘和仇怨,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我们正大光明的在一起,过我们的生活。

呵呵。顾念黎,你别开玩笑了。

什么你刚刚,叫我,顾念黎。你,都知道了

我是啊。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爱的一直是凛轩。如果你想伤害他,我会毫不犹豫的与你为敌。

白咏茉

我潇洒的离开,然后,顾念黎就绑架了莫以薰。我不知道他是爱我,还是开玩笑。他打电话给我,如果,你坚持在顾凛轩身边,以后可能会更伤心,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你现在看清。

顾念黎啊顾念黎,你真的是好傻。辛辛苦苦准备了那么久的报复,却因为我,改变了轨道。你不是说会让你的父亲和哥哥都身败名裂吗不是说好让他们家族都名誉扫地吗不是想给你在巴黎孤独死去的母亲一个交代吗你怎么最后就用最笨的方式绑架了莫以薰,毫无悬念的被警方带走了呢

顾念黎啊,我也想我们如果能在一起多好。可是,我们偏偏都在彼此最阴暗,最罪恶的时候相遇。你有你的深沉心机,我有我的嫉妒狠毒。我看到你,就会想起我有多少次想害莫以薰,有多少次想让顾凛轩对我臣服,又有多少次以伪装的善良,在娱乐圈玩转活跃,最后觉得自己虚伪不堪,简单不再

我转头看向后视镜,镜子中的自己,泪已搁浅,镜子里奔跑的顾念黎已跌到在地。

终于,我们再也不会相见了吧。这样,你就会知道我的决意。你是不会再来找我的,我知道。

就这样吧。我们注定不会在一起。我们给彼此的,最美好深刻的,不过是记忆。

不。我比你还多。我还有,我们的女儿。

我会带她好好生活,请你也好好的。带着现在的清澈,映着阳光,一片明亮。

这便足够了。

这便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与恩赐。

与你盛装相遇,再不得不与你别离。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