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看着几人都是一脸慎重其事的表情,姬云泽忍不住问道:“那怎么不请人去查明原因?”

“请了啊,可是请来的那些高人,自从去了墓地之后都是失去了踪迹,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敢进墓地了。【全文字阅读】”

赵天凌皱了皱眉,出口问道:“那不知道这墓地在哪?”

听闻竟然还有人打听墓地的方位,几人都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吴大郎见是两个年轻人,心中顿时有些不忍,连忙好心提醒道:“怎么?兄弟你还准备去墓地?哪里可是会吃人的,我看你们这么年轻就还是算了吧!别白白送了性命,没什么事的话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吴大郎只是一个在庄上卖大饼的老实汉子,心地善良,为人也很温和。他可不想见到有人去送死,于是没有再聊下去,拉着几人急急忙忙的走开了。

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姬云泽和赵天凌对视一眼,想不到在天阙门的脚下,竟然有这么邪乎的事情?

赵天凌笑道:“姬兄,闲来无事,不如我们去看看如何?”

姬云泽轻轻一笑,表示无所谓,其实打心底里他也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还有闹鬼这一说。

月色阴暗,隐约见一块块石碑林立。

夜晚的墓地显得异常寂静,透露着一股阴森恐怖之气。在微弱的月光照耀之下,众多墓碑间黑暗的空旷地方就如是站立着很多你看不见的人。但是!他们却在紧紧的盯着你……

自从闹鬼的事情发生以后便是再也无人敢接近这是非之地,不过此时却有一个人影快速越进墓地附近的一棵大树之上。潜伏在茂密的树叶之中,这人并没有冒然走进墓地,而是仔细的观察着墓地的动静。

呈燕总觉得这闹鬼的事情并不寻常,而且那些驱鬼人的莫名失踪让他是更加的小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墓地都是出奇的安静,她也并没有动作,只是紧紧的盯着墓地之中。

而且她还不自觉运转了清心决,让自己融入自然之中,可谓是完美的隐藏了气息。

风吹草动,静!很静!

随着子时临近,突然刮起一阵大风打破了墓地的宁静,树叶的沙沙声和风的呼啸声都是呼呼响起。

这一静一动的骤然变化可是让李呈燕心中一惊,不禁也是感到一丝凉意,身上都是冒出一身鸡皮疙瘩。

呈燕在墓地隐藏了整整一晚,只到天亮才悄然离开大树,回到了庄里。

“师姐,那墓地真的有鬼吗?”

庄上一处客栈的房间里,几个身穿青纱薄衣的女子围绕着一个样貌出众的女子问道。

呈燕将手放在嘴边打了个哈欠,熬了一夜的她倍感疲倦,还是缓缓说道:“守了一夜,啥也没发现。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样,更别说传言中的哭叫声了。”

“师姐,你说师父为了这点莫明其妙的事就让我们下山,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一个眉毛细长的女子撇了撇嘴,明显有些不满的意思。

“呈画,你可不能这么说师父她老人家,师父慈悲之心可是世人皆知的。”这时又一个模样很是乖巧的女子反驳的说道。

“好了,呈齐,你们不要闹了,毕竟这是我们天阙门脚下,师父派我们来为庄子解决麻烦,也是应该的。我真的好困,你们能让我安静的睡一觉?”呈燕捂着额头,将几人赶了出去,不然她这几个师妹总要在她耳边吵吵闹闹不肯罢休。

既然整个吴家庄的人都在说墓地闹鬼,那定然也不会是空穴来风。

第二天,呈燕便是决定和众师妹去看看黑井水的问题,或许能找到关于闹鬼的线索。

水井处于镇子的东头,本来是全镇共用的水井,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人在这里打水,而且更是无人接近这邪恶的地方。

姬云泽和赵天凌来到水井边上,四处打量了一番,井口的石台看上去年代相当久远,看来这也是一口传承多年的古井。

用旁边的木桶打起了一桶水,姬云泽却是露出惊讶之情,木桶中的水果然是如那居民所说,漆黑如墨。

姬云泽觉得这完全是超出了常理,虽暂时无法弄清楚为何井水会变成黑色的原因,不过却是证明了闹鬼之事看来并非是事出无因。和赵天凌对视一眼,都觉得看来要查清楚事情的究竟还是要继续从闹鬼的墓地下手。

“站住,你们俩个,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突然一声娇气的呼喊让正准备离开的姬云泽两人停下了脚步。

当转头看到几个穿着服饰相同的佩剑女子,姬云泽脸上不禁露出疑惑。

“呈灵,不许胡闹!”呈燕略带责备的将说话的呈灵拉向身后,缓缓走到姬云泽两人身前,一脸歉意的说道:“两位公子莫怪,我这师妹就是性子顽皮,不知礼数。”

“无妨。”姬云泽见对方如此客气,便是笑着摇了摇头。

“这庄子近来发生了一些蹊跷的事,呈燕和众师妹奉掌门之命前来查询原委,如今庄子里的人都出去暂避了,不知两位公子在这里是……”

呈燕说话语气很是含蓄,其实她心中也好奇姬云泽两人到此的目的。

“呈姑娘放心,我们也是路过时恰巧听说这庄子闹鬼,好奇之下便是过来看一看。”赵天凌笑道,他心思缜密,自然能猜到呈燕的猜疑。

赵天凌本就英俊不凡,这一笑之下竟然让呈燕的脸上出现一丝红霞。

既然都是为了同样的目的,也就多了些共同的话题,很快便是相互认识,成为了朋友。

“这井水我和姬兄已经看过了,的确是如墨的黑色,除此以外倒也没有其它异常。对了,你们是山上天阙门的弟子?”同行之时,赵天凌边走边说道。

“嗯,我们是门下第三代俗家弟子。不曾想到在我们峨眉脚下,竟然还会发生如此怪异的事情,不知两位公子对此事有如何看法?”呈燕点了点头,说话间明显有些羞涩,天阙门只收女子,她可是很少很男子走的这么近。

“我看要查明此事,恐怕还是得从那墓地入手。”姬云泽说道。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