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

等输入完短信,点击发送,王松林的心里也是很没有底。【无弹窗小说网】哎,这老李呀,真是摊上大事了。哎,事到如今,这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你说你呀,晚来还不如早来呢!这下,执行指令,王松林心里抓狂一般,坐立不安的等待着李喜高的消息。

这下,王松林的消息再次发过来,李喜高打开一看,他的心里也是急翻了天。“哎,去他妈的,这是干啥?三番五次,找死呀!”

“呵,爸,咋了?”这下,听着李喜高恶言恶语,李美美赶紧把李喜高的手机接了过来。

“哎,爸——”

“呵,不用管它!”这下,想想李家小学墙壁上刚才李美美给描述的,这薛民东呀,真是跟自己对着干了!呵,既然这样,事儿没有解决,我去了,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呀?心里一想到这,李喜高越发没有出门的**了。

“哎,爸——”看李喜高犹豫,这下,李美美说,“哎,爸,要不,我去?”

“你去?”看着李美美,李喜高低声说。

“嗯,是的,爸,我去!”点头答应,李美美也抬头看着李喜高。

这下,想想刘向东的催促,李喜高感觉去了总比不去要好。但是,因这,就难为女儿了。“奥,我说美美——”

没等李喜高把话说完,李美美急忙话语抢先,“奥,爸,我自个去,我就说,你有急事,出门不在家!”

“嗯,那也好。美美,你可慢点!”

“奥,妈,我知道了!”说着,李美美走出屋门,开车去了。

这下,待在教管办里,等王松林再次给李喜高发去短信,可是,对于此,李喜高一直没有回音。这下,真是把王松林给惹毛了。呵,你这老李,这是该死,不得好死!顿时,心里痛骂着,王松林站起来,走进刘向东的办公室了。

“奥,小王,怎么,电话接了吗?”

“奥,没!”

“呵,怎么?”顿时,这刘向东也是咆哮大怒,“哼,这老李呀,真是想着造反呀!”

“奥,刘主任,你先消消气,要不,我再打打电话去!”

“呵,不用了,既然他不来,老是躲着,那总有他的好果子吃的!”说着,刘向东怒拍桌子,站了起来。

“奥,刘主任——”看刘向东这样,王松林轻轻喊着,怜香惜玉的声音。

这时,等王松林和刘向东还在主任办公室里议论此事的时候,李美美终于开车赶来。

把轿车往教管办的院子里一停,李美美从车里走下。顿时,迈着急促的步子,李美美直接奔向主任办公室。

到了门口,李美美轻轻敲了敲,这下,随着敲门声,王松林把目光转移过来了,呵,这是?由于以前王松林没有见过李美美,他心里盘问。

“奥,请进!”伴随王松林的猜疑,只听,刘向东说。

这下,得到准许,李美美走了进来。“奥,刘主任,你好!”

“奥,好!”言简意赅,刘向东此时心里怒气还是不少。

“奥,刘主任——”顿时,看到刘向东这样,李美美倒是不怒不恼,娇嗔道,“奥,刘主任,让你受难了!”

“呵,你知道就好!”

这下,站在一旁的王松林听着来的这个女人说话之时跟刘向东是那么的熟悉,此时,怕是自己充当电灯泡,王松林看看刘向东,找那借口说,“奥,刘主任,我先回我办公室了,那儿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嗯,好吧!”伴随刘向东的回答,这下,王松林很知趣的离开主任办公室了。

顿时,李美美眼观四周,看着王松林走了。她甩着屁股,轻轻朝着刘向东凑了过来,“奥,刘主任——”

听着这麻醉的声音,刘向东极力克制自己,他坐在办公椅上,头也不抬。这下,循着这,李美美步步攻击,紧贴刘向东的身边了,“奥,刘主任——”轻飘飘的,极具挑逗的味道,李美美低下身子,用那饱满的胸部使劲蹭着刘向东的后背。

顿时,麻酥酥的,好似一股微弱的电流从全身激荡而过。刘向东轻叹一口,双眼一闭,立马又睁开了。

“奥,刘主任——”

“呵,李美美,你可要注意,这是什么场合?”

“奥,刘主任,你这是咋了?”说着,李美美倒是犹如院里的老鸨一样,甩着纤细的胳膊朝着刘向东的脸上摩挲。

“呵,李美美,你少跟我来这一套!”说着,嗓门一提,刘向东愣是朝着李美美摩挲自己的双手使劲一推,“呵,你给我坐好!”

“奥,刘主任——”

再次听着李美美发来迷醉的声音,刘向东努力镇定自己,“呵,你听见了吗?”

这下,看着刘向东脸色变了卦,李美美很讨没趣低声说着,“奥,刘主任,你这是咋了?人家耳朵不聋?听见了!”

哼!看着李美美知难而退,刘向东整理整理衣服,端端正正再次坐好。

这下,心怀一股怒气,李美美按照刘向东的指示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低着头,李美美愣是不开口。

这时,看到这,面对眼前的女人,刘向东既爱又恨,“呵,我问你,你爸呢?”

“奥,刘主任——”

“快说!”

“奥,刘主任!”低声说着,李美美把头抬起来了,“奥,刘主任,我爸家里有点急事出了门。”

“呵,什么急事?”打破砂锅,刘向东想着逼迫一下,也许就能探出李喜高不来的理由了。

可是,面对这,李美美眼珠子一眨巴,立马,伴随凝重的表情,李美美撒谎说,“奥,刘主任,我姥姥病了,病情很厉害,在重症监护室,我爸去看她了,还没有回来!”

“呵,真的?”听李美美这么说,刘向东立马感觉她是在编故事了。

“奥,刘主任,真的!”说着,眼泪吧嗒,李美美表情丰富,急忙擦拭眼角的泪水。这下,一边擦拭,李美美心里暗自偷笑:呵,刘主任,我姥姥早已死了,你如若再对我爸爸死缠不放,你可要小心了,我唤醒我的姥姥,让她把你给叫去了!

这下,刘向东听着李美美精心编织的故事,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怀疑。呵,怎么这么巧呀,不可能吧。心里嘟囔着,刘向东继续问了,“呵,李美美,关于你爸的事你给处理的咋样了?”

“奥,刘主任,正在进行!”

“呵,你呀,就少给我撒谎吧?奥,李美美,我倒是要问你,今个,你知道吗?那李家小学校园外面的墙壁上写的关于你爸的那事!”

“奥,这?”

看李美美迟疑,刘向东继续问了,“呵,李美美,想必你现在还不知道吧?呵,那好,我说给你听!”

这下,硬着头皮,刘向东说话之时竟是感觉有些害臊的意思。“呵,李美美,如今这样,关于你爸那事,我可是纸里包不住火了!”

“奥,刘主任。”听着刘向东说话有所隐藏,这下,李美美心里就发慌了,“奥,刘主任,我求你——”

“呵,李美美,这事呀,不是我不给你时间,而是,现在呀,上面知道了,下面又闹了,我也夹在中间,真是难办呀!奥,李美美,”淡淡一说,刘向东又在考验李美美了,“奥,李美美,假如你现在处在我的位置,也摊上了这样的事情,那你怎么办呢?”

“奥,这——”刘向东这么一问,真是让李美美有些左右为难了。“奥,刘主任!”说着,李美美站起,又是想着来点糖衣炮弹的攻击。这下,李美美刚一站起,刘向东立马明了了她的心意。顿时,联想到这样的场合,刘向东赶紧朝她摆手了,“奥,你请坐,你请坐!”

这下,面色再一次尴尬,李美美再次坐回了沙发。“奥,刘主任。”

“奥,李美美,事到如今,你爸爸不来,打发你来,这呀,一些事,你给他做主是吗?”

“奥,刘主任——”

“嗯,那好。我问你!关于这件事你有没有十足的把握,给他摆平!”

“奥,这?”心中一想,李美美感觉还是有点渺茫。

“奥,怎么,你没有把握,是吗?”

“奥,刘主任。我再试试!”

“呵,我给你多少次机会了!你呀,就不要再耍弄我了!”

“奥,刘主任,我绝没有这个意思!”说着,李美美心里真是愁了。“奥,刘主任,那你说!”

“奥,李美美,关于这事,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假若,你爸爸要是能够摆平,不管什么方法,只要人家上面不找,下面不闹,一切话咱好说。假如,这一点,要是做不到,呵,我呀,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你爸的事儿如实汇报上面,看看他们怎么处理吧!”

“奥,刘主任,别——”这下,听刘向东这么说,李美美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了,“奥,刘主任,我求你,真的,我求你!”说着,立马进入角色,李美美的眼泪唰的就来了。

这下,看到这,刘向东倒是真是感觉李美美在演故事了。“奥,李美美,关于这事,我就这么定了,你回家跟你爸爸说,也不用他来了!”

“奥,刘主任——”听着刘向东下了逐客令,这下,李美美脸色苍白,急着辩解,“奥,刘主任,我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去好好做做那些受害家属的工作!”

“呵,李美美,你让我怎么说呀?”这下,听着李美美的请求,刘向东却是皱起了眉头,“奥,李美美,你想着,我愿意把你爸爸的事给捅到上面去?呵,你要是那样想呀,你可是冤枉我了。哎,你说,假如,你爸的事,我不向上汇报,那私底下,你能解决吗?”

“奥,刘主任——”

这下,见李美美话语打岔,刘向东赶紧把话连起来了,“奥,李美美,假如,等到那个时候,你不能解决,那咱们的麻烦不就更大吗?”

“哎,刘主任——”

“奥,好了,你请回吧!我也下班了!”说着,刘向东再次催促着。

这下,纠缠无法,李美美只得走出主任办公室了。

这时,等李美美垂头丧脑走了出来,钻进车里,看着她驾车远去,那王松林才从他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来到刘主任的办公室。

“奥,小王,你那事情处理的咋样了?”

“奥,刘主任,差不多了。”

“嗯,那就好!”这下,看着王松林,刘向东不知有意还是故意,看过王松林一眼,刘向东说,“奥,小王,对待工作要好好干呀,只要你好好干了,总有一天会有那回报的!”

“奥,谢谢刘主任,谢谢刘主任!”低头哈腰,王松林的心里在舞蹈。

开着轿车,李美美气嘟嘟的回到家里。当李美美一进门,崔燕急着问,“哎,美美,咋样呀?”

“奥,妈,那姓刘的死脑筋,非要把我爸爸的事儿,给汇报到上面去!”

“呵,那还了得?”一听李美美这么说,崔燕差点眼珠子快要滚出来了,“呵,我说孩子她爸,他要是那样,咱该咋办呀?”说着,崔燕今个咋了?这眼泪真是不值钱了。

“哎,妈——”看着崔燕泪水吧嗒的样子,这下,愁眉紧锁,李美美急忙安慰崔燕说,“哎,妈,你哭有什么用啊?我再想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方法!”

“哎,好了,别哭了!”看着崔燕流着泪水,李喜高的心里更是涌来别样的滋味。哎,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真是昏过了头。可是,事到如今,就是想过来了,也没有回头的路了。

此时,站在屋里,李喜高孤独无助,倒是犹如一只刚刚起飞的风筝,猛然来了一阵大风,瞬间把风筝线给挣断了。这下,自己究竟坠落哪里,李喜高的心里也是没数了。

“哎——”重重哀叹,李喜高的心里算是黑了天。

“奥,我说孩子她爸,你说话呀,咱该咋办?”

这下,耳边再次响起崔燕的催促声,李喜高的脑袋立马要爆炸的样子。“呵,好了,你给我闭嘴,烦不烦人!”嘟囔着,呵斥着,在李喜高的怒骂声中,崔燕无声流泪。

“哎,妈——”紧紧一凑,李美美轻轻抚摸着崔燕的脸颊。“奥,妈,我再出去看看!”

“呵,你去哪?”

“哎,妈,你别管了!”这下,李美美甩下一句话,又开车出门了。

等李美美一走,崔燕更是泪流,“哎,我说你呀,真是不知羞臊,把我们一家人给害苦了!”

“哼,你给我闭嘴!听见了吗?”这时,听着崔燕又要婆婆妈妈,立马,李喜高彰显他的大男子主义了。

“哎,我们该咋办呀?这以后的日子,我们怎么过呀?”说着,再次在李喜高的怒骂声中,崔燕满脸流着干涩的泪水。

此时,李美美正开车行在路上,望着车前一片迷茫的夜色,李美美的心里七上八下,哎,她想,事到如今,我只能这样试试了!说着,她脚下油门一踩,轿车飞速开来。

没过多久,李美美就开车到了川东市教育局的门口。这下,轿车停在这,李美美走下来了。等李美美刚一凑近,那门口守卫的保安立马走了出来,“呵,你找谁?”

“奥,大伯,请问赵局长还在吗?”

“呵,你没看吗,都几点了?”

“奥,大伯!”这下,忍着怒气,李美美彬彬有礼。“奥,大伯,那我可以进去等一下吗?”

“呵,这?”

看保安迟疑,李美美解释说,“奥,大伯,我刚才给赵局长打过电话,他说是让我在门口等一下!”

“奥,真的吗?”

“嗯。”斩钉截铁,李美美使劲点头了。

“嗯,那好吧!”这下,看着李美美也不像是那撒谎的样子,那保安让李美美走了进来。

这下,走进保安值班室,李美美心里又是那个急。此时,她站在屋里,四处张望着。顿时,那保安说,“呵,姑娘,你是哪的?请坐呀!”

“谢谢大伯,不用了。我站着就行!”说着,李美美一边客气,一边四处游离。这下,眼珠子瞪大了,李美美可是看到了。

顿时,李美美朝着贴在墙上的一张纸走来。呵,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张有关市教育局各科室以及科室内各人员的电话号码。这下,李美美细细搜寻,终于,通过这张纸,她找到了赵曙光的手机号。呵,心里一喜,李美美急忙把它熟记心里。这下,转过身来,李美美对着保安说,“呵,大伯,谢谢了。”

“呵,怎么?”这下,面对李美美无端的感谢,那保安心里真是琢磨不出感谢的理由了。“呵,姑娘——”一边喊着,那保安朝李美美投来不解的神色。

“奥,大伯,真的感谢。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是再出去等等吧!”

“奥,那也好!”说着,保安目送之中,李美美走出保安室了。

这下,李美美走了出来,又钻进了车里。拿出手机,李美美急忙拨下熟记在心的号码。提心吊胆,贴近耳边,李美美等待着。

“呵,请问,你是?”这下,心里一喜,李美美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顿时,一听这,李美美立马感觉这就是赵曙光了。“呵,赵局长,您好,我是李美美!”

一听手机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下,赵曙光有点懵了。呵,李美美?这是谁呀?他心里琢磨着,一时半会儿他真是想不起这究竟是谁了?“呵,你是?”当赵曙光再次问起,李美美也就知道了赵曙光怕是把自己已经忘记了。

“奥,赵局长,我说你呀,真是贵人多忘事!呵,怎么,我去过你的办公室里,找过你!”

呵,这下,听着李美美这么一说,赵曙光更是云里雾里了。呵,来过办公室里,还找过我?哎,这样的人多着呢!我怎么知道你究竟是哪一个呀?

这下,当赵曙光心里一再迟疑,李美美赶紧解释,“奥,赵局长,呵,怎么,你真是把我给忘了?奥,赵局长,那刘向东你认识吗?”

“奥,好了,好了!”听李美美这么说,赵曙光一拍脑袋终于把李美美给回忆起来。“奥,我想起来了,有那印象!”

“奥,赵局长!”这下,听赵曙光终于把自己回忆起来。李美美感觉心里有了一线希望。“奥,赵局长,你在家吗?”

“呵,怎么,有事?”

“奥,赵局长,如若你在家里,我想着去你家一趟!”

呵,这下,看着赵曙光没完没了打着电话,这时,他的妻子王艳凑过来了。“呵,我说老公,谁的电话?”

“奥,一个同事!”

“呵,男的女的?”这下,面对赵曙光的诉说,王艳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呵,男的!”赶紧一说,赵曙光立马催促,“呵,好了,老婆,咱吃饭!”说着,催促着,王艳离开了赵曙光。

这下,面对这一间隙,李美美感觉出了问题。“呵,赵局长,怎么,你在家吗?”

“奥,不在!”

“呵,谁信?赵局长,我知道你的家,那我上楼了!”这下,面对赵曙光的这一阻止,李美美敲诈说。

“呵,你知道我的家?”等赵曙光低声这么刚一诉说,王艳又是催促了,“呵,老公,吃饭,你听见了吗?”

“奥,知道了,知道了!”嘴里一边说着,这下,赵曙光耳边又是传来李美美的声音了。“奥,赵局长,你是想着下楼,还是我去找你?”

“呵,你——”

“奥,赵局长,我去找你吧!”说着,李美美立马扣了手机。

这下,随着李美美手机一扣,赵曙光心里琢磨:呵,这女孩怎么这么有能耐,他咋知道我的电话呀?莫非,是那刘向东。这时,心里想到这,赵曙光立马想着拨通刘向东的手机号了。但是,等手机刚一摸出,王艳催促,“呵,老公,吃饭,你到底听见了没有?”

“奥,我知道了!”随着赵曙光一声应和,他心里琢磨:哎,就是此时,给那刘向东打电话,我怎么问呢?奥,总不至于,我这样问吧。奥,老刘,上次跟你来的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我的手机号是不是你给他的?奥,要是这样一问,八成,那刘向东肯定把自己和那个女的联系起来。这下,竟是给自己脸上抹黑呀!顿时,这样想着,赵曙光把手机收起来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