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幽深的竹林,飘着诱人的清香,微风轻拂,煮酒的香味便顺着风来,鼻尖一嗅,尽是醇醇的酒香,抬目望去,透过层层翠竹,云飞香远远便看见一排宽大的竹屋。【无弹窗小说网】

女子款步向前,一身红衣摇曳,如天边的云霞,给清幽的竹林染上一抹绚烂的色彩,女子眉间挂着淡淡的笑,侧耳听着屋内的对话,晶莹透彻的眸子瞬间一亮。

女子身边,天神般的男子俊逸出尘,优雅高贵,光华万千,一身白衣,更显翩翩如玉,然,男子眸光四处淡淡一扫,便透着一股冷冽,不怒自威。

两人携手而来,身上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云飞香忽然感受到一股气压,然而,只是一瞬间,气压消失。

轩辕天湛笑意盈盈的一手搂住小女人的纤腰,另一手不动声色的收回,与此同时,几片竹叶唰的飞起,打在一根黄竹之上,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轩辕天湛有些诧异,这林中,竟然还有阵法,阵法虽然布置精妙,但是在他看来,也不过是小菜一碟。从小到大,研究阵法几十年,破阵无数,这些早已不在话下。

“香儿这丫头,真是有福!”赫连北看了眼窗外,一白一红两个身影紧紧相偎,心中感到无比的欣慰。

“是啊,湛儿是个好孩子,对香儿又是一往情深,我和冰儿也放心了。”云天翔早就知道轩辕天湛对自己女儿的情意,当初他也是严格考验过男人的,如今看到他们依旧相亲相爱,心中也是万分高兴。

云飞香并不知道刚才已经踏入阵法之中,大步就往屋里走去。

“两位爹爹,在煮酒,下棋呢?哎呀呀,父皇,你快输了。”小女人一进门,清脆嘹亮的声音便响起,两个男人无奈的摇摇头,皆是宠溺的看着她。

“丫头,观棋不语真君子!”赫连北挑眉,这丫头棋艺高超,竟然还跑到云天翔那边当起助手来了。

“爹爹不会这么小气吧?父皇,您不如走这儿吧。”云飞香朝着赫连北龇了个牙,果断的给云天翔当起了帮手。

轩辕天湛往棋盘上一看,云天翔确实已经只有三步路可以走了,但他却诧异的发现,这棋局,似乎有些奇怪。

像是想到了什么,轩辕天湛顿时瞪大了眼睛,云天翔的白子,连在一起,不正恰好构成了冰雪二字吗?冰雪,不正是香儿的母妃吗?

轩辕天湛身上气息一边,赫连北自然察觉,似乎也瞧出了什么,幽深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棋盘,云天翔并没有按照云飞香所说的下,而是将棋子放在“雪”字的最后一横上。

“父皇,这样走你就必死无疑了。”云飞香似笑非笑的看着云天翔,说道。

云天翔但笑不语,宠溺的看着淘气的女儿,这丫头鬼怪机灵,没看出来才怪?

“云兄,赫连北甘拜下风!”或许这一刻,赫连北才真正的释然,真正的放下,他深爱冰儿,却看得出,云天翔却比他还要爱。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他早已看淡了,万事强求不得,只要冰儿能够幸福,他怎么样都无所谓。况且,他一直都知道冰儿心里只有云天翔,冰儿之前受了那么多苦,他们在一起也不容易,他爱冰儿,便该成全她。

“赫连兄,能否答应我一件事?”云天翔看着赫连北,沉思了片刻,有些犹豫的开口。

他知道这样对赫连北或许不公平,但是冰儿一旦知道事实,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不能再看着冰儿陷入痛苦与纠结之中。

“冰儿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事实。”赫连北微笑着看向云天翔,淡淡开口,他没有问云天翔要他答应什么,却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冰儿永远都不会知道,香儿是他赫连北的亲生女儿,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曾经有过那么美好的一夜。这些或对或错,早已过去的记忆,他会永远放在心底,不会让冰儿心中有任何的芥蒂。

她在他们心中,永远都是心地善良,冰清玉洁,她永远都是如自己所期待,是云天翔的妻子,以后的日子,也将和云天翔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而他,有香儿,还有自己的两个外孙,就已经足够了。

“告诉冰儿,香儿认我做的义父!”云天翔还处在震愣中,赫连北又洒脱一笑,端起一碗酒,仰头干了。

云飞香和轩辕天湛虽然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但却没想到赫连北会这么说,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是可敬的!可以说,整个赫连家族,都是因为她的母亲,赫连北才会放弃,赫连北,并不容易。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轻松,云天翔也端起酒,敬赫连北,两个快五十岁的男人在这一刻,都是佩服的看向对方。

“两个爹爹,来,我们喝酒,今天不醉不归!”云飞香也端起一碗酒,咕噜咕噜就喝了下去,小女人这豪气的样,看得轩辕天湛眉头大皱,这酒他一闻,就知道容易醉人。

“丫头,这酒后劲大。”赫连北忍不住说了一句,却见云飞香已经飞快的端起碗,将碗中的酒喝了个底朝天。

“嗯,好喝好喝!”云飞香一边喝,一边吼着,她可是千杯不醉,之前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宜喝酒,现在身体好了,宝宝也出世了,她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痛饮一番。

“没事儿,她好久没喝酒了,今天破裂喝一次,放心,有我在。”轩辕天湛坐到小女人身边,虽然担忧,却还是宠溺的说道。

“那好,我们今日就痛痛快快的喝一场!”云天翔也觉得今日甚是快意,看着自己女儿这么快意,不由得来了兴致。

云飞香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觉得脑袋有些晕乎乎的,等回到摄政王府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极不清醒。

“王爷,盛天皇上回国了,说是处理一些交接的大事!”侍卫上来禀告,却觉得嗓子都在颤抖,他隐隐听到盛天皇上说,盛天大陆以后就只有瀚海国一个大国了。

盛天皇上是什么意思?

“阿湛,你怎么有四只眼睛?”果不其然,小女人喝醉了,眼前迷蒙一片,脑袋似乎也不太清醒。

“……”轩辕天湛抱着小女人,任由她的手在他脸上胡摸,要不是他最后极力阻止,只怕香儿会喝得不省人事,可怜那两个老头子,竟被香儿灌醉了!

“阿湛,你的胡子又长长了……”

“香儿,你喝多了。”

“我今天开心!”

“……”

……

今夜,月光很美,却也有些清冷,慕容睿独自行走在回国的路上,想起这十年来的点点滴滴,心中竟是难以割舍,放也放不下,尤其是想到两个小家伙纯洁的眼神,竟然忍不住有要回去的冲动。

冷风看着自家皇上,不由得心疼,皇上身体本就纤瘦,最近更是越发的瘦弱了,那孤独,落寞,又惆怅,不舍,忧思的背影,让人只一眼,便跟着心疼。

爱一个人,真的这么难以放下吗?

他忽然想起自己刚刚出世的时候,皇上为了追一只烈焰火狐,为香儿姑娘一件披肩,将自己置身险地,危机重重。

其实,在那个时候,他就该明白,这个女子,是皇上永远的劫。

五年后

盛天大陆上的盛天王朝,瀚海国,南月国,再加上西域三国六族,在短短五年时间之内,融合为一体,三国推举瀚海国皇帝轩辕策统管三国,改三国统一为天瀚国,为了便于管理三国,迁都原盛天与瀚海国交接地带楼城,并改楼城名为瀚都。

天瀚国元年,皇帝轩辕策封四王,分别是西域王战北野,管理西域一带,由余牧大将,袁大智军师,共同治理西域。

镇北王,司徒清风,由大将秦天逸辅佐,盛天原文官忠臣选拔入朝参政,武将皆听镇北王调遣。

南威王云飞龙,统管原南月国地带,原南月国文武百官选拔一批入瀚都为官,另一批镇守南方一带。

东离王青慕,统管雪浪碧海,主要致力于雪浪碧海与大陆上的通商,打通海上之路,并探索对外海航线。

另外,车子离车丞相继续担任丞相一职,在朝辅政,云飞鸿为护国大将军,左右摄政王分别为慕容睿和轩辕天湛,两个摄政王不分等级,权倾朝野。

经过五年的时间,盛天大陆局势基本稳定,天瀚国休养生息,推行仁政,逐渐走上富民强国的道路。

天瀚国五年,左摄政王慕容睿辞官,从杳无音讯,天下震惊!左摄政王为官以来,为国为民,呕心沥血,深受百姓爱戴,左摄政王辞官,引起天瀚国五年来最大的轰动。

天瀚国十年,皇帝轩辕策退位,安心做太上皇,皇长孙轩辕晟十一岁登基继位,其父轩辕天湛摄政,仍为摄政王,车子离为丞相,云飞鸿为护国大将军,三驾马车齐心协力在朝辅政。

这一日,云飞香闲着无事,在宫里教孩子读书写字,两个小家伙都十分聪慧,许多东西一点就通,也不知道是不是小的时候,他们两个爹爹讲得太多,开化得厉害,小家伙们竟然过目不忘,大脑发育得极快,她这个当娘的都要自叹不如了。

“哥哥,慕容爹爹说会来看我们的,为什么一眨眼都五年了,他怎么还没有到啊?”

云飞香喝茶的手一顿,险些打翻了茶杯,慕容睿,还能回得来吗?

“宁儿别着急,慕容爹爹答应了我们,他一定会回来了。”轩辕晟极力安慰自己的妹妹,心中却有些不确定。

“哥哥,你骗人,已经过了慕容爹爹和我们约定的时间,慕容爹爹不会回来了!”轩辕宁忽然嚯的一下站了起来,泪水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轩辕晟也是一愣,心中涌出一丝惆怅和担忧,慕容爹爹还好吗?

云飞香也忍不住眉间染上一抹忧愁,五年前,慕容睿病重,太医诊断,竟然是太过劳心,又时常心中郁结,才导致了身体不堪重负。

阿湛说,医得好他的病,却治不好他的心,慕容睿大限将至,阿湛和妙手真人都没有办法,最后还是龙阳真人突然出现,带走了他,说是有一线生机。

但是他们都知道,慕容睿已经不在这片大陆上了,父皇和母妃也曾离开过这片大陆去另一个大陆,但他们回来之后,在那边的记忆全部消失,因而一无所知。

终归,是她欠了慕容睿的情!她这一生,欠了太多的人,她不仅欠了慕容睿,还欠了大师兄,当五年前她故地重游,才在黑水涯,看到大师兄的墓碑!

“爹爹,你说的是真的吗?只要宁儿成为这世上最厉害的人,就可以见到慕容爹爹了?”云飞香还在沉思,却听到宁儿半信半疑的声音,不由得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儿,认真的对视着。

“当然,爹爹什么时候骗过宁儿?”对于慕容睿,轩辕天湛有种说不出的情绪,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希望慕容睿还活着。

“宁儿要成为这世上最厉害的人!”

“晟儿也要成为世上最厉害的人,去找慕容爹爹!”两个小家伙,竟然雄心勃勃的,要去找他们慕容爹爹……

而此时,一身青衣的温润男子,正站在门口,目光柔和的看着他的两个小宝贝,要不是他晚来了一天,还不知道小宝贝们是如此的惦记他……

(全文完)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